我們為什麼不能做自己(三):逃避不可恥,但是沒用

我們為什麼不能做自己(三):逃避不可恥,但是沒用
Photo Credit: 張路 @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做自己」應該理解為一個「過程」,不是本來就有一個「自己」在那邊等著你去實現它。是在不斷地走錯路、不斷地受傷害的過程中,你才會發現自己真正想走的路是哪一條,就算你會受傷你還是無怨無悔地想去做。

文:厭世哲學家

一、引言:我就是「不想做自己」不行嗎?

在我當上老師之後,我才發現這個世界上竟然有這麼多「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不知道自己擅長做什麼」的學生。有的學生可以考試考很高分,但你一問他對什麼有興趣、將來想讀什麼、想做什麼,他就一個字也回答不出來,只能說「我也不知道」——而且這種學生通常是班上最乖、最守規矩,是老師與家長心中最溫柔和順的孩子,而他們往往也是最沒個性的人。

有人說:

什麼適性發展、適性教育都是假的啦!大部分的人就是沒有自己的想法,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麼——你只要讓這種人走上社會的既定軌道,變得跟大家都一樣,不要作奸犯科,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按照這種論調,大部分的人其實都沒有「特殊性」,他們就只是平庸平凡的;硬要他們要發展出自己的長才,找出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反而是我們在「逼」他了——逼他不要做那個庸庸碌碌的自己。

甚至有人說:

像你們這種叫大家「做自己」的人,都是非常優秀的人。在這個社會上,只有優秀的人才能「做自己」,所以拜託你們不要再用自己的價值觀去勉強別人了。我就是不想「做自己」,難道不行嗎?

確實,如果某個人表現得很優秀,得到大眾的認可(也就是功成名就),會讓他更有資本去挑戰社會的壓力,走出自己的路。如果一般人沒有繳出漂亮的社會成績單,卻還想要「做自己」的話,大概就是被別人說成不知羞恥、自甘墮落的東西。

17522667_977299195733979_602224232474333
Photo Credit: 厭世哲學家粉絲頁

所以,根據我的觀察,那些「不想做自己」的人,其實不是真的「不想」做自己,而是「不敢」做自己。他們的內心充滿不安與恐懼,害怕未知與傷害,所以已經習慣戴著面具生活,久而久之,他們就把面具當成自己本來的樣子。我們逼他「做自己」,就是要摘掉他這張用來偽裝的面具,所以他當然會痛苦、會反抗。

二、人生,是「找自己」的過程

我是一個很情緒化的人,常常陷在低潮的漩渦裡,獨自痛苦地思索。這裡所說的「情緒化」不是容易對別人發脾氣,而是我容易受外界事物的影響,內心有很多情感湧動。譬如厭惡、憎恨、嫉妒、羨慕、自卑、空虛、痛苦、失望等「負面」情緒。我總是要花很大的功夫才能疏導它們,所以「活著」這件事對我而言還蠻累的。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會那麼厭世(笑)。

雖然很累,但每當走過一段低潮期,我就覺得自己好像又成長了許多。能夠找到與外界應對的方法,而且更懂得如何與內在的自己相處,讓情感得到合理的疏通;我所學到的是,如何在紛繁錯雜的人事關係中穿梭,卻仍然保有自己,不委屈自己的本性,就如同庖丁的刀一樣「游刃有餘」。(當然我還不可能做到這個程度。)

只要還在社會上生存,我們就一定會被外在的事物所牽引,會互相碰撞、傷痕累累,一個把持不住就萬劫不復,但我們也只能見招拆招,在過程中不斷學習、磨煉。我想,人生的問題也許沒有徹底解決的一日,不是「頓悟」後就能一切幸福美滿;佛家說,真正的修行是從「悟」後才開始,成佛其實是一條永無止境的漫漫長路。

大家都說要「做自己」,好像我們已經知道什麼是「自己」,但其實我們不知道,所以我們要去找它、去嘗試它。沒有找過、沒有嘗試過的人,請不要說你在「做自己」。我也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反正你不是在「做自己」就是了。

「做自己」應該理解為一個「過程」,不是本來就有一個「自己」在那邊等著你去實現它。是在不斷地走錯路、不斷地受傷害的過程中,你才會發現自己真正想走的路是哪一條,就算你會受傷你還是無怨無悔地想去做;就算你害怕了,想放棄了,你也能接受這就是你自己真正的感受,不會用別人的價值觀來譴責自己。

原來,不是「做自己」,而是「找自己」。

我們欠缺的不是「做自己」的勇氣,而是「找自己」的勇氣——犯錯、受傷、走錯路、違背父母期待、違背社會期待、可能最終一無所有的勇氣。

三、逃避不可恥,但是沒用

當我因為情緒問題而在苦惱的時候,身邊的人常會勸我「不要想太多」;但「不想太多」頂多只能逃避問題,而不能解決問題。因為「完全不碰觸悲傷、憤怒、慚愧、悲慘、憎恨等負面情緒,其實是一種防衛行為。會逃避的人,內心沒有強大到足以去品嘗這些滋味。由於無法忍受如此痛苦的情緒,人們只好選擇逃避或者合理化,甚至用別的東西來取代,加以解釋、自我說服。」(注一)

我曾因為過於袒露內在的情緒與感受而失去一些朋友,並不是因為我得罪了他們,而是他們跟我相處時感到不舒服——在跟我談話時,那些他們從小到大一直忽視的情緒與感受,總是會被我喚醒。即使我用很冷靜的口吻進行理智分析,他們還是會有強烈抗拒的情緒,沒辦法,他們就是沒有勇氣面對。他們的心理素質沒有強大到可以像我一樣去消化、疏導這些內在的恐懼與不安,他們唯一的技能就是逃避。

說一句實話,逃避不可恥,但是沒用。

不可恥,因為每個人都在逃避;沒用,是因為你如果沒把問題給解決的話,同樣的問題就會一直重複發生。也許人的一生會碰到很多問題,但聰明的人就會發現,往往可以歸結到一兩個最根本的問題上;我想,世界也許沒有那麼多變,如果給了一樣的條件,就總是會引發同樣的結果,所以同樣的事情才會一直重複發生在我們身上,這就是所謂的「輪迴」。

「做自己」一個最核心的重點就是:真誠地面對自己的感受,處理自己的人生課題,不要推卸責任到別人身上;如果一個人真能做到這個程度,他必然是獨立而成熟的。

四、社會是一個大櫃子

這個系列的文章是「為什麼我們不能做自己」。

不敢承擔責任,只想推卸到別人身上,這就是我們不能「做自己」的最主要原因了。但這不完全是個人人格的問題,更多的是社會結構的問題。我們的社會,就是由一群幼稚的人,為了對抗集體的不安與恐懼而構築起來的大櫃子。

一個年紀最小的小孩,他都知道要透過服從父母來得到好處;成人就不必說了,他已經習慣與整個社會密謀,來得到應有的利益,或者短暫的輕鬆。一旦他不參與這個社會結構,他就得冒著失去一切的風險,變得痛苦失落。「社會」這個大櫃子,就是透過這種威逼利誘的方式,把大家緊緊聯繫在一起,緊到喘不過氣來。

一般所謂的「成熟」或「健全」,指的是一個人能夠快速適應社會,並且能從中得到利益,甚至還玩得很開心的能力;一旦不能達到這個標準,就被視為發展遲緩或有精神疾病。但如果從個人的靈性成長的角度來看,很可能整個社會都不成熟也不健全,而是在集體的扭曲病變中。

也許聽起來會有點激進,有點憤世嫉俗,但事實就是,這個社會從頭到腳都是個大騙局。不管是教育、法律、醫學、媒體,還是家庭,都是維繫這個騙局的主要機制。我的意思不是要推翻掉整個社會,也不是要全盤否定社會的價值,而是要指出其虛假——只有明白其虛假,我們才能站在一個更高的高度上,觀察到它的運作規則,在其中穿梭而仍能保有自己,而不是整個人沉迷在其中無法自拔。

五、結語

回到本文最初的發問,為什麼有的人會完全沒有自己的想法?

一個很有主見、很獨立,能為自己人生負責的孩子,是需要養成的;而一個總是唯唯諾諾,完全沒有個人想法的孩子,也是被養成的。這些活在櫃子裡的孩子,「他們總是要先摸清楚對方想法,否則絕對不會發表自己的意見,可以說,他們根本沒有自己的意見。」(注二)「他們覺得,與其表現自我卻與他人格格不入而備受煎熬,壓抑自己其實是比較輕鬆。」(注三)你會發現,台灣大部分的孩子都是這樣的。

一個人並不是天生下來就沒有自己的想法,他只是被剝奪了這個能力,就好像鳥兒的翅膀被折斷一樣;而這是由父母、親屬、朋友、師長等一連串有系統的「監視」與「控制」的結果。父母的教育問題,在這裡不能多談了,我們的相關研究只能留待以後發表。

儘管「沒有想法」是在成長過程中被形塑出來的,但只要你願意,你完全可以從此時此刻開始改變,只要你能勇敢走出櫃子,不再因為恐懼而逃避。

結論就是,人生只有兩條路——繼續逃避,或者「做自己」。

一個真正能「做自己」的人,不是因為擁有足夠的社會資本,他才能抵抗社會壓力;而是因為他一無所有,沒什麼好失去的,所以才能免除恐懼,走出自己的路。

擁有的愈多,束縛也就愈多;一無所有,反而才能找到自己。

我想起《老子》說過的一段話:

「我之所以有恐懼,是因為我害怕失去,如果我已經沒什麼好失去的,那我又有什麼好恐懼的呢?」(注四)


  • (注一)加藤諦三:《人生的悲劇從當個「乖孩子」開始》,遠流,頁99。感謝遠流出版社編輯惠贈此書,此書十分全面地總結了我在教育方面的觀察與心得,且簡短易讀,譯文流暢,是我願意鄭重推薦給讀者的佳作。
  • (注二)前揭書,頁81-82。
  • (注三)前揭書,頁103。
  • (注四)「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及吾無身,吾有何患?故貴以身為天下,若可寄天下!」(《老子・十三章》)譯文:「我之所以有恐懼,是因為我害怕失去,如果我已經沒什麼好失去的,那我又有什麼好恐懼的呢?如果一個人珍視天下,就像珍視自己一樣,才可以將天下託付給他!」這意思是說,聖人不會因為恐懼而做一些扭曲自己的本性、謀求利益的事情,當他用這種態度來治理天下,他當然就不會去做一些扭曲人民的本性、謀求社會利益的事情。

本文由厭世哲學家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圖解智慧國家四大關鍵科技,從不同角度帶你了解台灣的科技應用實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我們從四個面向帶你看台灣作為「智慧國家」到底有什麼實力!

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座半導體護國神山,也聽過許多媒體對台灣科技實力的盛讚,但台灣的科技實力到底強不強?自己說不如讓國際單位做的調查更客觀顯示。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每年9月公布的世界數位競爭力(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評比,最近一次報告2021年台灣在全球64個主要國家及經濟體當中排名第8,獲得歷年來最佳名次

而且值得關注的是,支持數位競爭力的核心要素之一,也就是「科技」競爭力。IMD評比報告揭露台灣拿下全球第2的佳績,從2018年的第11名年排名持續上升,顯見台灣無愧於科技強國之名。

科技小百科: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是一個長期研究國家與企業競爭力,在國際上具盛名及公信力的評比機構,並自1989年起發布「世界競爭力年報」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其評比報告與調查結果更是各國政府擬定相關政策之參考。IMD每年會定期公布兩份競爭力評比報告,其一是「世界競爭力年報」,每年在6月公布,2022年台灣在63個受評比國家中排名全球第7名。另一份報告為「世界數位競爭力評比」World Digital Competitiveness Ranking,每年在9月底公布,本篇文章引用的資料為這兩份研究。


也因為科技與國家發展息息相關,有哪些技術是台灣不為人知的優勢?或是未來產業可大力投資布局的領域?我們找出其中四大項與智慧國家最有關的科技,展現台灣具備強勁的科技能量,或許你已經受惠,也或許你能從其中找到發展的機會。

關鍵科技一、融合海陸空領域的多維通訊

圖解_2_1

隨著國家管理範圍逐漸擴大,通訊範圍多元且彼此關聯,相關科技如低軌衛星、5G通訊、海底電纜等,形成環環相扣的多維通訊聯網。

仔細洞察2021年的IMD報告,台灣在「行動寬頻的用戶比例」這項指標,拿下全球第1的傲人成績。顯見台灣在通訊基礎建設的投資及普及率,是走在全球領先位置。

尤其5G/6G關聯科技更是未來多維通訊的具舉足輕重的地位,原因是5G衍生的價值鏈相當廣泛,舉凡從晶片、模組、終端、邊緣、系統、到應用服務,可形成完整生態圈。為了強健台灣5G專網的自主技術與供應鏈,從2018年先後成立5G產業發展聯盟、5G垂直應用聯盟、以及5G Open Networking平台,逐漸形成5G國家隊。

除了把5G領先國視為戰略目標,當創新技術落地,更能帶來龐大商機。根據工研院的預估,將5G的小基站、邊緣運算、網路虛擬化等關鍵產品、模組、元件加總起來,2025年的市場規模上看2,510億美元(約新台幣7.5兆元),其他國家還在積極推動5G聯網建設,顯見相關商機仍有相當大發展空間。

關鍵科技二、新型態數位經濟與網路服務

圖解_2_2

邁向Web 3.0的交叉點,元宇宙被視為下一代網際網路的新機會,市調機構Gartner預測,2026年全世界將有25%的人口,每天至少有一小時投入元宇宙虛擬世界,進行工作、社交、教育、購物、娛樂等活動,並藉由虛擬貨幣、NFT進行數位資產的交易,虛擬經濟逐漸成形。

所謂元宇宙,需要以5G/6G高速網路為基礎,透過VR頭盔/眼鏡作為進入3D虛擬世界的載體,在元宇宙的各種互動體驗則需仰賴AI運算、雲端/邊緣儲存、區塊鏈等核心技術支援。人們在元宇宙內可以滿足從現實世界做不到的事情,形成穿梭虛擬、現實之間的生活體驗與商業模式。

近七成投入元宇宙相關應用的企業,認為元宇宙在未來5年一定會蓬勃發展,虛擬音樂會、虛擬時裝秀、媒體及產品聯名展示活動,將是元宇宙優先發生的商業體驗。

那麼台灣要投入元宇宙有何利基?解析元宇宙供應鏈版圖,主要可分為晶片、光電、通訊、AR/VR裝置、內容以及AI技術,台灣科技可從硬體方面,包含晶片、感測IC、光學零組件、伺服器等擅長領域切入。像是大家熟知的半導體大廠台積電,對於相關晶片的供應就至關重要,另外光電產業也有揚明光、玉晶光、中光電等企業,讓投影技術更精緻,再來連接元宇宙的通訊技術,也有聯亞來支援,而裝置軟硬體、AI技術則是有創意、世芯、智原等企業投入,最後想到AR/VR集大成者,就不能遺漏宏達電在這一塊的耕耘,同樣威盛電、佐臻、未來市(XRSPACE)等品牌也積極佈局,可見台灣已有完整的供應鏈,接下來有志於加入元宇宙的廠家,不妨從自身的專長去思考,相信不論是哪個領域的企業,都能有更多的創新、應用內容投入,完善整個元宇宙生態。

關鍵科技三、疫後時代興起的智慧型代理人

圖解_2_3

近年因疫情持續延燒,越來越多領域開始導入「智慧型代理人」,像是零售業者引進半自動化機器,協助人力處理訂單、點餐;又或是醫院使用機器人,藉由AI辨識功能分擔部分醫護工作。

所謂智慧型代理人,以它所知的知識範圍內,自主完成人類所給予的指令任務。智慧型代理人發展至今,能協助人類的廣度、深度越來越多,主要是受惠機器學習的技術更為先進,加上其他的自動規劃、互相協調等演算法的成熟,讓智慧型代理人成為下一波產業發展重點。

世界先進國家紛紛把AI納為國家產業重要發展策略,台灣從2018年就推出「台灣AI行動計畫」,全面啟動產業AI化。發展至今,AI應用已從測試階段逐步應用於各式產業,資策會統計發現,掌握AI技術的新創企業在台灣有300家,逐漸摸索出不同的商業策略與獲利模式。

尤其資通訊、醫療照護是台灣兩大擁有頂尖人才的雙軸產業,在疫情之下,就可以看到醫療+科技所衍生的智慧型代理人應用。像是過去為了解決醫療量能不足,開發「5G智慧防疫機器人」,用來隔離病房消毒、運送餐盒及藥品物資,比傳統人力消毒方式有效節省50%時間,還能降低醫護人員感染風險,讓醫事工作更有效率。

關鍵科技四、資訊安全網保護每個人數位資產

圖解_2_4

我國面臨網路犯罪、駭客入侵政府、機關,甚至竊取個人資料事件持續增加,如何保護國民安心使用數位科技、保障財產安全將是未來重要方向。隨著AI普及所衍生的龐大資料量之隱私及資安問題,成為棘手的挑戰。從國際AI資安發展現況來看,歐盟在2021年提出人工智慧規則草案(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ct),鼓勵值得信賴且道德的AI進行研發與應用。微軟更在今(2022)年禁止提供AI推測情緒技術,並制定「負責任AI標準第二版」、Google則停止AI機器人具有自我意識、能與人類溝通等爭議事件,這些做法也都反映美歐在立法之際,業者也在努力自行節制敏感AI技術。

AI資安,是挑戰也是機會。未來,台灣政府與企業也須密切關注美歐相關草案的立法動態,找出AI規範的共同點,以此界定使用AI產品與服務之要求;因此,AI資安不僅需透過科技來防禦,更需要治理與法規,降低AI所帶來的衝擊。

另外,針對5G資安議題,台灣有展開大型科技防禦策略,包含5G資安防護系統、跨機關資安聯防。5G資安防護系統致力確保業者使用的5G系統具備安全、可靠、信賴,與國內5G專網業者進行服務驗證,以強化國產5G系統的整體資安防護能力。跨機關資安聯防的目標放在建立政府與民間的資安聯防體系,藉由橫向整合跨部會,全面提供威脅情資,減少機關隱匿資安事件,降低事件誤報與漏報。

持續提升台灣的科技能量 打造全方位的智慧國家

圖片_1
圖片資料來源:IMD 2022 世界競爭力年報

台灣的科技能量持續提升,從2022年的IMD世界競爭力年報可發現,而且該報告還指出我國擁有高素質勞動力、經濟活力、企業治理能耐、高教育水準等優勢。上述四項與智慧國家高度關聯的新興科技,涵蓋「數位基盤、數位創新、數位包容」等元素,如何借助科技打造創新、包容的社會,在台灣強勁的科技應用產業鏈上,補強創新的能量,並延續發展優勢項目,將是台灣要持續努力的方向。

了解更多智慧國家方案
看更多智慧國家相關報導

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