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設大學造成台灣整體低薪的謬誤:讀任何大學,都比不讀大學強

廣設大學造成台灣整體低薪的謬誤:讀任何大學,都比不讀大學強
Photo Credit: Kvkrwiki @ CC BY-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而要提升待遇,除了獎勵創新、鼓勵投資外,做為未來最重要的溝通、規劃、論述、思辨和觀察等能力,都必須透過更專業的教育來獲得。我依舊認為廣設大學並且招收更多學生是正確的大方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發現現在不管是大學教授,當朝官員以至於市井小民,全部都認為廣設大學是造成台灣整體低薪的原因。就我的觀察和思考後我認為偏頗且並非事實,所以特別寫一篇來闡述我的看法,狗吠火車一番。

首先,現代教育系統是來自西方,也就是1717年開始的義務教育制度,由於普魯士王國當時奠定了「普遍、免費、強制」這三個基本觀念,使的之後所有的國家都陸續效法。至今我國教育制度基本上延續日治時代而來,所有人都必須受基本教育,之後再視個別學生成績或是意願考慮升學管道。

擁有基礎義務教育的好處,是讓一個國家在進入工業化時代時,可以極為快速的成為合格的工人。我們可以從東亞各國所謂的「快速成長」得知,一個國家的國民識字率對於整體國家進入工業化時代非常重要。在過去的農業時代,我們的農民並不需要接受超過九年以上的義務教育。但在工業時代,一個國家的國民擁有足夠的義務教育,絕對是重要的關鍵。良好的基礎義務教育,足以讓一個國家的人民在進入工業時代時可以快速勝任工作。

台灣應該投資高等教育

而台灣已經經歷過了工業時代。在當時因為豐沛的勞動力,良好的地理條件,有利於出口的國際情勢加上普遍良善的人民,造就了台灣的所謂的經濟奇蹟。

而所有的國家都一樣,在經歷過工業化的國家基本上所有人幾乎都擁有高中職以上的學歷。這點台灣已經達到,問題在於擁有高中職學歷後,我們的國家該如何制定方向?

我認為以我國的天然資源,產業狀況,社會結構來說,廣設大學在當時,在現在也都是正確的事。包含了將過去的專科改制為科技大學,也是不得不做的選擇。

原因在於,我國並沒有足夠的天然資源如同產油國家,相較於中國、美國、澳洲,台灣的人口密度又極高,周遭鄰國也普遍勤勞且具有高度競爭力。這樣的狀態下我們能進行的最好投資就是教育。也只有投入教育才能使這樣一個缺乏天然資源,又高度仰靠國際貿易的島國有足夠的競爭力來面對社會的競爭。

台灣週邊的競爭者
RTSQSJU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日本的勞工

我國北方有日本、南韓:這兩國與台灣的出口商品大規模重疊。台灣過去常是日本的的設廠投資之處,這兩個國家人口高於我國,教育水平極高並且重視教育,人均所得比我國高。在這兩國旁需要保持競爭力,要我國政府不投資教育實為不智。

西方有中國:中國人口眾多,幅員廣大,同時也是極大市場。中國具有強大的製造能力,一般低技術的工作和商品在中國均有生產,尤其在製造業上具有強大的價格競爭,環境保護成本也遠低於我國。這樣的狀態下我國更應該投入教育,提升國民學識及技術,才能保有在面對中國時的競爭力。

南方有新加坡:新加坡具有極高度的管制,國家的施政會極有效率,對於金融等行業也具有強大的競爭力,同時是重要的麻六甲海運港口所在。新加坡的成功未必能複製在我國,但新加坡在東南亞做為重要國家,我國必然與新加坡有所競爭,我們面對這樣一個高效率,高管制的國家時,更必須考量金融業人才,國際化人才。

在東南亞有泰國:泰國為東南亞最強大的文化輸出國,國家具有旅遊觀光的高度競爭力。人口為我國兩倍,他的糧食豐沛,為最大的稻米輸出國,又具有地理的優勢。值得一提的是,泰國一樣是義務教育普遍的國家。我國面對這樣一個具有地位置優勢,文化高度輸出,國家具有魅力的市場時,如果我們真的重視旅遊,國際化,那更應該提高我國服務業相關的學系專業課程。

還有馬來西亞及印尼:天然資源豐富,馬來西亞擁有天然資源,氣候宜人且國土相對廣大,印尼人口眾多,刻苦耐勞。這兩個國家都正在努力進行基礎建設,以其人口可以預料到在不久的將來會對台灣的傳統產業帶來更多競爭變數。

過去的成功是特殊歷史條件

綜觀我國天然條件,很難找到如同台灣一樣,四周鄰國都具有高度競爭力,又缺乏深度文化和天然資源條件的國家。所謂的台灣經濟起飛,其實要認知到,那是歷史條件下的狀況。而今東亞諸國各個認真努力,台灣要繼續保持競爭,除了加強自身的建設外,普及教育是一件不得不進行的選擇。

有一部分人認為,由於過去台灣並沒有廣設大學,也能帶動台灣整體經濟,我必須加以反駁,在50年前的台灣社會,由於中國和東亞局勢相對不穩定,基礎建設相較台灣落後,台灣在當時受美國的扶植,擁有極為優勢的對外貿易競爭力。但在現今中國及東亞諸國普遍勤奮認真的狀態下,如果我們當時沒有加以廣設大學,我們現在的競爭力必然更糟。台灣現有的重要產業諸如金融、電子、機械、電機等,沒有一個不需要比過去更多的知識和專業來做為保有競爭力的方式。

這裡我要再重覆一次:我認為廣設大學是正確的。請讓我繼續說下去。

菁英教育會讓階級僵固

我們的問題絕對不是所謂的「應該或是不應該廣設高等教育」而是「應該如何」完善高等教育,以及整個社會對於高等教育的心態。

就我國現行的教育體制,若是回到1970年的加工出口業時代,只受過基本義務教育的人民確實有能力進入職場工作。但若是現在同樣僅受過基本義務教育的台灣人民,恐怕無法踏入職場例如運用電腦和通訊軟體,更不用說未來更重要的思辨和論述能力。我們可以從僅有義務教育的人們現在的收入來對比,我在職場上所遇見僅有義務教育者,一定要有「不被淘汰的技能」或是「成為能夠獨立的自營工作者」才能夠繼續在台灣穩定的擁有收入。

而讀任何的大學,都比不讀大學的好。

如果要說大學都在吃喝玩樂,那我必須回過頭來說,台灣的高中職教育,更不可能提供國民就業的安定性。僅有高中職學歷者,在台灣社會除了自營商之外,幾乎更不可能有什麼跨行業以及轉換跑道的可能。這在面對快速競爭的國際社會下,過度強調「菁英教育」是一件錯誤的行為。

我們強調「大學只應該開放少數人」將會造成嚴重的階級,並且事實上,高中職以至於過去僅有專科學歷畢業者,很難在職場上傳換工作。我們可以思考,究竟現今社會上低薪且在惡劣勞動條件價的族群是來自於過去低學歷的多,還是高學歷的多。

當然高學歷未必代表高競爭力,但政府施政不可能做到人人都保持進修或是不斷的自我砥礪,能做到的僅有普及教育,期待所有人都在高等教育中獲得核心的自我進修、求知、論述及思辨等能力。

但在這裡我必須提出一個存在的「階級」問題:台灣或說中華民國長時間存在對於考試成績以及學歷擁有極高的關注與崇拜,擁有較高學歷者或是擁有考試高分的人,社會給予過多關注且崇拜的眼光。用成績或是學歷可以得到一種「貌似公平」的舉才方式。

這樣的狀態傷害到我國技職教育,我國將資源過度集中於部分大學,使教育制度嚴重惡化成中產以上家庭就讀補貼和資源較多的學校,而家境較差的學生就讀資源較少,學費較高的私校。

RTSPE7R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提升技職體系的教學能力

理想的狀態應該是廣設大學的同時,大幅度提升對於技職學校及科技大學的補貼,使技職學校也能豐沛教學能力。但事實上由於過去刻板印象,擁有資源的學校總能以各種專案計畫申請更多補貼,後段學校資源少而窮,更沒有足夠的教師可以給予輔導,教育部和社會的關注也不會集中到這些原先缺乏資源的學校,最後技職學校成為學店。其中較弱勢的學生僅能選擇助學貸款加上打工完成學業。許多人揹債而出社會。

於是原先由所謂「後段學校」出社會的學生首當其衝遭受到更低薪的剝削,這並非這些人不夠認真努力刻苦,而是在以有債務的狀況下,不得不接受惡劣勞動條件。

這時候遇到施政問題:廣設學校時無法兼顧品質,學校追求社會脈動時成立新科系,卻不能保證產業確實蓬勃發展,學生背債就學卻面臨更惡劣勞動條件。

同時間的台灣在經過經濟起飛後,各大企業以及政府機關在聘用人才時,都已考試成績以及學歷作為標準,勞動者無論技藝多麼精良,技術多麼嫻熟,在待遇以及社會地位上就是硬生生比擁有名校及高等學校光環者差。由於很長一段時間技術嫻熟的工人待遇長期未提升,僅有在政府施政,媒體報導,學校招生或是要求出現樣本人物時站出來作為宣傳。

我國勞動者地位低落事實存在已久。即使到了民主化後,選出來的各級縣市首長以及民意代表,也幾乎都是以高學歷者為主。學者專家又幾乎不暗世事,胡亂發言以訛傳訛,爭相以貶低台灣政策,攻訐勞工好逸惡勞來爭取注目。

綜觀台灣整體狀況,我們應該認知到投資教育資源以普及大學就學率,是不得不進行的施政方向。只是在施行的過程中弊病和問題已出現,但我想針對社會對於低薪的問題在做討論。

台灣的學者常認為解法是切割菁英教育與技職教育,但由於台灣長期漠視勞動者待遇,工安意外等狀況頻傳,加上產業培訓制度落後,基本的SOP幾乎都無法做到。台灣發展至今,任何行業的專業度都已經不若以往,所有的專業內容也都各有領域。

因為「菁英教育」和「技職教育」在台灣社會會造成階級對立。由於我國過去的菁英大多數並非真正菁英。許多自以為菁英的官員僅是拿出數據亂講一通,民間學者又僅會與企業家對談,所見所聞幾乎都是投資一切到位,只是職缺缺工。

但事實上是現代幾乎所有真正具有競爭力的企業都應該要有足夠的培訓能力。畢竟在現代這個社會下,同企業間跨部門都可能無法勝任,何況企業要求大學培養出所謂「即戰力」?

(請注意所謂的「即戰力」原先來自於大前研一先生的觀點,要達到所謂即戰力的核心技能幾乎都是高等通才教育:「精良的外語能力」「優秀的財務規劃能力」「完整的論述能力」這些企業家所天天放在嘴上的「即戰力」全部都會是大學的專業課程。這讓我更認為反對廣設大學實際上會是一個奇怪的謬論。)

台灣企業對於職缺缺工的作法,是貶低前來應聘者的價值,使願意投入這些產業的人即使做也做不久。但由於台灣目前年輕人普遍因為學歷較高,資訊透明並且取得工作管道多,常因為待遇過差而跳槽,使企業家緬懷那過去「刻苦」的時代。

未來可能的施政方向

綜觀以上觀察,我認為有以下幾個重點:

  1. 廣設大學是正確的施政方針,無論藍綠政黨都一樣
  2. 無論大學或是技職院校,我國長期資源不均是重要的問題
  3. 新興科系以及辦學不力院校,需要教育部的輔導與監管
  4. 台灣在1970年實施九年義務教育,2014年實施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

我認為未來有兩個可能的施政選擇方向:

  • 大學成為幾乎是義務教育的存在,所有台灣人都有大學學歷,這需要配套措施,例如對於學費的輔助以及對於教育的更多資源投入。這在台灣僅能以人力素質作為主要競爭力的國家來說,是一個不得不的選擇。
  • 投入大量的資源鼓勵我國就業人口進修各專業領域作為替代選項,鼓勵以就業勞動者再度回學校將可刺激教育單位並且交流,這也能提高整體國民競爭力,亦可作為所謂「錢花在刀口上」的方式。

但無論任何一個,都必須認知到我國現在的教育體制和所謂薪資待遇應該脫鉤看待,過去單純以為高學歷就等於高薪的時代已經不復以往。而低薪的原因我認為是我國低技術工作對於新興國家相對勞動成本較高,法令對於資本家過度偏斜,我們的租稅以及優惠都減少政府歲收,也連帶降低政府所能投資在教育、基礎建設以及政策規劃上的資源與專注。

RTR2EM5X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低薪的部分原因來自法令對於資本家過度偏斜

而要提升待遇,除了獎勵創新、鼓勵投資外,做為未來最重要的溝通、規劃、論述、思辨和觀察等能力,都必須透過更專業的教育來獲得。我依舊認為廣設大學並且招收更多學生是正確的大方向。

最後我要說,由於政府觀看招商投資等績效,媒體和學者整天瞎喊鮭魚返鄉,卻都沒有真實觀察投資內容以及投資效應。以至於出台的政策方針幾乎全數只會降低勞動待遇水平,跟著說出一堆無方向,無戰略和無思考邏輯的「台灣人競爭力下滑」藉以自我彰顯。

我對此感到很悲哀。

本文由林立青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林立青』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