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過法院反而更不信任司法?台灣民眾的司法信任度實證分析(下)

上過法院反而更不信任司法?台灣民眾的司法信任度實證分析(下)
Photo Credit:Steve CalcottCC BY-NC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法院滿意度與認為判決公正是兩個不同的意見維度(dimension)!有好些人的「滿意度」與「判決公正」有相異之處:有大約一成五的人雖然不滿意法院,卻覺得判決公正。反過來說,也有大約一成的人覺得判決不公正,卻對法院感到滿意

上過法院反而更不信任司法?台灣民眾的司法信任度實證分析(上)

文:許菁芳(多倫多大學政治學博士候選人)、羅巍(多倫多大學政治學博士生)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如火如荼進行的此刻,如何打造更加親近人民的法院,可以說是所有關心司法系統的公民念茲在茲的問題。畢竟,台灣人民對法院的信任度低,[1] 是長期存在而且令人警覺的社會現象。

為了提供國是會議更多討論的材料,也為了促進法與社會的知識普及,我們使用台灣法實證研究資料庫提供的「台灣法律與社會變遷調查」資料,進行分析。[2] 在這份資料當中,人們對法院的「滿意度」跟「判決公正」的評價是我們認為最可以用來分析「司法信任度」的操作化變項。本系列上篇文章分析了參與法院活動與司法信任度的關係,我們發現,民眾愈是參與法院活動,對司法的信任度愈低,這似乎跟我們所預想的假設不太一樣。本文接續這個討論。

14926645375_27f8981e2d_z-1
Photo Credit:Sarah Hina
位於美國俄亥俄州Athens地方法院外的正義女神雕像。

問題二、民眾是否參與過法院活動,會影響他們對法院判決公正的看法嗎?

答案:同樣的,「參與法庭活動」也會對法院公正度評價產生顯著的負面影響。與律師接觸過的效果也類似,同樣是負面的影響。不過與上一題略有不同的是,我們發現高教育背景的因素 [3] 的解釋力更加突出:年齡愈高和受教程度愈高的受訪者,愈覺得法院判決公正,雖然差異並不是特別大

由於教育程度在上一個命題中並非顯著的影響因素,我們想多瞭解教育對法院判決公正的影響。我們同樣做了預測機率的分析,發現教育程度大學以上的受訪者的確比其他受訪者更認同法院一些。不過,如上所述,差異並不是非常大。

螢幕快照-2017-03-26-02_10_18
Photo Credit: 菜市場政治學

這讓我們進一步意識到,對法院滿意度與認為判決公正是兩個不同的意見維度(dimension)!有好些人的「滿意度」與「判決公正」有相異之處:有大約一成五的人雖然不滿意法院,卻覺得判決公正。反過來說,也有大約一成的人覺得判決不公正,卻對法院感到滿意:

螢幕快照-2017-03-26-02_13_14
Photo Credit: 菜市場政治學
括號內百分比為佔全體受訪者的百分比

從這兩個面向些微的差異中或可進一步提出一個重要的假說:人們對法院制度與法院表現的評價是有差異的。有些人相信法院制度,卻否定法院的表現,反之亦然。這一點在台灣法律的變遷脈絡中頗為重要。因為人們對法院的表現可能會受到特定爭議案件影響,但相信法院作為值得信賴的制度是法治深化非常重要的一項指標。如果台灣人民對於法院作為制度的信任度逐漸上升,只是因為特定爭議案件或人事感到不滿,那麼,對台灣的法治發展實在是一樁好消息!

不過,參見調查問題,我們無法論定究竟哪一個問題是想要問制度信任度、而哪一問題是想要受訪者評價法院的表現。現在我們也還沒有長期追蹤的資料可以針對重大司法事件的時序做出分析。這都是有待將來研究進一步釐清的問題。

看完了參與法院活動與滿意度或公正度評價的關聯後,我們的下一個問題是:

問題三、人們的滿意度會隨著時間改變嗎?

雖然2014年的法律與社會變遷調查裡也有繼續追蹤對於「法院滿意度」和「判決公正」這兩項問題,但卻少掉了參與法庭經驗這項影響因素。因此,我們無法測驗上述兩個問題在五年之後的變化。

不過,直觀地看,受訪者對於司法體系的評價在短短幾年有負面發展的趨勢。法院滿意度在09年的平均為1.92分,但到了14年則降到了1.50分 [4],對於法官判決公正的評價則從09年的2.05分掉到14年的1.61分。

下面的視覺化圖表更能顯示出評價分佈的變化(紅色虛線框框為2009年,藍色區塊為2014年):在受訪者人數接近的情況下 [5],2009年還有許多人認為「還算滿意」法院,也覺得法官判決「還算公正」。但是到了2014年,此二選項的支持度卻大量流失。同時,不滿意以及認為法院不公正的人數都增加,增加幅度也相似。不管2009年當時的支持度是從何而來,五年之後,人們對法院的支持度的確下降了。

螢幕快照-2017-03-26-02_25_41

Photo Credit: 菜市場政治學

螢幕快照-2017-03-26-02_29_35
Photo Credit: 菜市場政治學

當然,我們也必須指出,由於我們只有這兩年的數據,因此我們無法推斷這樣的滿意度波動顯示了什麼樣的趨勢。有可能趨勢是下降的,而2014年數據反映該趨勢;但也有可能法院整體信任度趨勢上升,2014年是例外。我們仍然需要每年的意見調查與長期追蹤,才能做出更多分析。

接下來我們的問題是:

問題四、法院評價的年齡差異

近日,世代差異逐漸浮現在法律人內部。比方說,當司法國是會議的委員批評司法官的期別文化時,許多較年輕的法官與檢察官們紛紛為文表示,新世代的司法官在個案判斷上並不會受到資深「學長」的影響。又比方說,同志婚姻合法化是近期最具規模的法律動員行動之一,不管是在立法院或者憲法法庭都有重大的發展。但這個議題在法律人之間出現了顯著的世代差異,最具體的例子是民間司改會董事長林永頌公開表態反對同志婚姻,而引發數位中生代理事辭職、幕僚人員為文批評的事件。

「年齡」究竟帶來了什麼影響?我們在法院滿意度與判決公正的測試當中,也發現,年齡似乎是個有顯著性的影響因素:迴歸模型顯示,年紀大的受訪者傾向相信判決的公正性,而法院滿意度上也有這樣的跡象,雖然證據比較模糊。我們於是決定進一步探索年齡的重要性。

首先,透過下列的分布圖和平滑曲線,不管是有關判決公正或是法院滿意度的資料,圖表都很直觀地呈現了一個向中高齡傾斜的趨勢。(下面這兩張圖,上面這張是對法院的滿意度,下面這張是對判決公正程度的評價)

unnamed1
Photo Credit: 菜市場政治學
unnamed
Photo Credit: 菜市場政治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