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蒂和席雅的漫長等待》:牽手四十年,終成為法律上的愛人

《伊蒂和席雅的漫長等待》:牽手四十年,終成為法律上的愛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半世紀漫長婚約——同志伴侶們的無盡等候。這部60分鐘的紀錄片,帶我們穿梭一對居住於紐約的80歲女同志,半世紀的羅曼史,也成為他們生命的最後紀念。

文:GagaOOLala

2017年3月24日,我國司法院大法官會議就同性婚姻爭議進行釋憲。這個釋憲案,聲請人祈家威已經盼了41年6個月24天。從17歲一路為同志權益奮鬥到59歲,歷史的巨輪終於緩緩地啟動——而多少相愛的人,等不到這一刻、等不到未來婚姻平權真正實現的一刻,終其一生,與愛人都只是法律上的陌生人。

《伊蒂和席雅的漫長等待》便在述說這樣的一個故事——關於一段浪漫的愛情、一段得來不易的婚約。

1

半世紀漫長婚約——同志伴侶們的無盡等候

「席雅現在每天都看著她手上的戒指,覺得社會終於承認,我們也有能力彼此相愛,直到死亡降臨。」——《伊蒂和席雅的漫長等待》

曾獲2009年漢堡同志影展最佳紀錄片、2011年GLAAD媒體獎傑出紀錄片提名,並入選2009年舊金山同志影展,這部60分鐘的紀錄片,帶我們穿梭一對居住於紐約的80歲女同志,半世紀的羅曼史,也成為她們生命的最後紀念。

片中主角伊蒂和席雅在1962年結識並相戀,就這樣執著彼此的手走過了接下來的每個日子——她們努力地投入同志運動、為LGBT族群爭取應有的權益。直到相戀27年後,倆人始盼得紐約市「同居伴侶註記」的資格。這段期間,席雅罹患了罕見疾病,面臨全身癱瘓。而在相戀41年後(2003年)席雅的病情加重,甚至被醫生斷言活不過一年,她們毅然決然地決定飛到加拿大結婚,這才終於成為彼此在法律上的配偶。

這部作品,藉由深入描述伊蒂和席雅的成長背景、相識相戀的過程,並穿插倆人不同時期的影像,帶我們看見大時代下女同志的普遍縮影和運動歷史。

60年代女同志——戀愛的樣子,不分性別和時空

影片一開始,滿頭白髮的伊蒂與席雅坐在昏暗的小房間中,一同看著投影機所打出的老照片——每一張照片都是她們生命的拼圖、她們共有的記憶。即使是彼此尚未相識前的影像,倆人仍能精準地說出影像中的資訊,就好像她們的人生已經交融織結在一塊,無需分你我、也無法再分你我。

看見伊蒂年輕時的倩影,席雅總是毫不猶豫地讚嘆:「太美了,伊蒂你這張真是太美了。」、「我喜歡這一張,這張簡直太完美了。」、「我愛照片裡的這個人。」而伊蒂則會輕輕地笑著回應,說道:「我也愛你,親愛的。」

3

從一幀幀老照片中,我們看見伊蒂與席雅風姿綽約的年少青春,她們美好的容貌、曼妙的身材。隨之回到1950、1960年代的時空,體會當時女同志們的生活——伊蒂提到,自己從小就是一位很乖的女孩,並且曾有過一段異性戀婚姻。在與前夫分手後,她才終於意識(或坦誠面對)自己的性向。

席雅則是很小就明白自己喜歡女生,並在16歲就和家人出櫃——相同的是,在那個年代,倆人都曾因為自身的性向而被帶去進行「團體治療」,更有醫生對席雅說:「同性戀只是年輕時會出現的狀況,不需要擔心。」另外,席雅也提到,自己曾和某一任女友在學校停車場親熱被校警撞見,校警通知學校後,席雅就這樣被退學了。這就是1950年代,女同志們普遍的遭遇—但她們仍然會相愛、那個時候的女同志仍會相愛—這就是戀愛的樣子。

浪漫與激情——未曾止息的熊熊愛火

談起倆人在酒吧相識、於海灘上相戀的記憶,伊蒂臉上漾著紅暈說著:「當時,我把手放在桌上,靠近她的手,又把眼神移開。最後我終於開口問她:『你有女朋友了嗎?』『現在有了』她回答。我抱住她,接下來整個下午我們都在做愛,晚上還去跳舞,這就是一切的開端。」

而席雅則說:「我當時認為我的計畫都被她毀了……我原本計畫在年輕時四處拈花惹草、好好享樂的!但遇見她後就無法了,事實就是這樣。」是的,她倆的愛火從1960年代開始灼熱地燃燒,一直到40餘年後,倆人皆白髮蒼蒼,那烈焰仍未止息。

4

席雅在45歲後開始受慢性多發性硬化症所苦,手腳漸漸癱瘓,必須開始使用輔具,幾年後下肢已完全癱瘓,必須乘坐輪椅—當時的席雅還一頭烏髮,仍是中年,她坐著輪椅為病人看診、坐著輪椅與伊蒂出席舞會、參加萬聖節扮裝—病痛從未使她們分離,也從未讓她們放棄「及時行樂」的人生哲學。

影片中有一段很有趣的對話,足以顯見倆人濃密的愛意——滿頭白髮的席雅問道:「如果我坐著輪椅去參加派對,你事前不認識我,你看到我你會怎麼想?」伊蒂回答:「我會說:哦該死,我一定要把到那個坐輪椅的!」

事實上,席雅曾坦言自己對伊蒂十分愧疚,認為要是自己有著健康之軀,她們應該能更快樂地四處遊玩、享受性愛。然而伊蒂就是愛著這樣的席雅,在她的眼中,席雅就是愛人,而無關身殘,她認為倆人的生活充滿幸福。或許就像席雅所言:「即使過了很多年,我們的形體容貌都與初相遇時不同,但我們對彼此的感覺依然不變。」

5

純粹的愛——絕不妥協、絕不讓愛人委屈

而我認為這部影片中最珍貴而美好的概念是伊蒂與席雅的這段故事,並不是要強調愛情中的無怨無悔,以及為對方付出的偉大情操、高尚道德。

她們純粹就只是愛著對方、慾望對方,於是共構了彼此的世界。

愛情沒有那麼嚴肅的道德性和責任束縛——所有的付出、受苦,所有的行動都是因著愛而生,無關乎其她。這或許也就是為何伊蒂和席雅在聽見醫生的診斷後,斷然決定到加拿大結婚的緣故——她們捨不得深愛的彼此在法律上始終是陌生人,即使所剩的時日不多,她們也要為這段愛情正名、要大家為這段愛情祝福。她們要愛、她們並不妥協。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