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死腹中的「雲南獨立」讓蔣介石失望透頂,從此改變了台灣的命運

胎死腹中的「雲南獨立」讓蔣介石失望透頂,從此改變了台灣的命運
1949年11月,蔣介石(中)在重慶召集當地國民政府官員,討論西南部對共軍的最後防禦部署。(黨史館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蔣怨嘆西南局勢一敗塗地時,他可能未曾知悉,美國政府因無法承諾支持雲南獨立,其對於盧漢在關鍵時刻決定變節一事,還曾經起了某種間接的催化作用。

文:林孝庭

魏德邁(Albert Wedemeyer)將軍自一九四九年春起,曾力勸蔣介石應以吳國楨為台灣省主席,到了該年秋天,美國政府則將國軍部隊近來在金門古寧頭浙江登步島的兩場軍事告捷,歸功於孫立人所訓練的新軍在這些戰役上的英勇表現,這也讓華府堅信台灣未來的軍事防衛,應交予孫立人來負責。

十一月底,美國駐台北總領事麥克唐納(MacDonald)在發給國務院的一份極機密電報裡,出現一段頗令人難以置信的文字:他宣稱,為了向美方表達其真誠合作的態度,並同意改組台灣軍政人事,蔣介石已透過美國駐台外交管道,向華府傳遞如下信息,表示願把在台灣的國軍部隊指揮權交給美國,以換取華府發表足以消除眾人對台灣地位未定與疑慮的公開聲明。

此一信息,特別是蔣介石的讓步姿態,似乎一度讓華府決策高層大為側目,甚至出現不切實際的想法,以為蔣介石真心地願意交出權力。一份一九五○年三月八日由美國務院情報司所撰寫的回顧性備忘錄即顯示,華府確實有不少人士,把蔣介石願意依照美方意思與指示,改組台灣軍政領導階層一事,視為台美關係的一個重要轉捩點,並認為蔣當時的低姿態,在相當程度打消了美國準備發動棄蔣保台軍事政變的可能性,而在一九四九年秋天之際,一場政變確實有可能在台灣出現。

如今藉由蔣介石私人日記的公開,使我們對於這段關鍵歷史過程,有更清楚的掌握。蔣在收到白吉爾(Oscar C. Badger II)將軍的訊息之後,數日之內,他為了美國提出對改革台灣的要求條件而感到心痛,並苦思回應方案。由於不確定自己在未來能否牢牢掌控台灣,因此蔣依然希望能夠在雲南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權力根據地。由於解放軍在西南各省持續挺進,與他早先對局勢的預料大相逕庭,也使得他亟欲將雲南打造成為反共最後據點的目標,變得益加渺茫。

十月中旬,華南失守,廣州落入共軍之手,國民黨政府遷往重慶,軍心士氣正在迅速瓦解之中。十一月中旬,重慶防衛搖搖欲墜,心力交瘁的李宗仁自覺無力挽回大局,乾脆回到故鄉廣西,不願再出面主持已分崩離析的「中央」政府。重慶似乎已不保,然而此刻無人能夠指出下一個更安全的撤退地點。

對蔣介石而言,失去中國大陸上的據點,意味著失去國民黨政府的國際地位與代表全中國的正當性與公信力,他希望在雲南做最後一搏的企圖心,因而可以被充分理解。十一月十四日,蔣介石自台北飛往重慶,督導當地岌岌可危的防務,值得一提的是,當他駐留重慶時,一位日本退役軍官富田直亮曾協助擬定保衛重慶的防禦作戰方案。由於駐守重慶南郊的國軍部隊突然叛變,讓富田直亮的方案最終未能實行,然而其軍事素養卻讓蔣介石留下深刻印象。此事也成為蔣日後在台灣聘請日本非正式軍事顧問團為其效命的濫觴。數月之後,由富田直亮所領導的一批前日本軍官,悄悄抵台為蔣介石服務,此後持續了近二十年之久。

十一月三十日,重慶落陷,蔣介石與其核心幕僚隨即撤往成都,這裡成為中華民國政府在中國大陸上的最後一個落腳處。此刻蔣介石仍奮力希望取得川、康、滇各將領的合作與效忠,努力抵抗共軍來犯,隔天,他召集各軍政要員前來成都緊急會議。雲南省主席盧漢不但婉拒出席,甚至回絕蔣介石任命他出任滇黔剿匪總司令。

事實表明,此時盧漢心中有一個異想天開的盤算;稍早於十一月十五日,即蔣介石抵達重慶後翌日,盧漢密派了一名身分不詳的滇商友人,前往美國駐昆明領事館,會見代理館務的副領事陸德瑾(LaRue R. Lutkins)。這位滇商以盧漢代表自居,告訴美方,雲南省政府因受到美國會通過之軍事援助方案,以及華府表示願意援助中國境內反共地區性政權之鼓舞,而向美方尋求支持雲南宣布獨立。

他說,如果華府願意協助保持雲南領土的完整,不受國共兩方染指,則該省「最高當局」將願意接受美國所提出的任何條件,包括切斷與中國政府的關係,接受美國外交保護與美軍進駐,同時將遵照美方有關軍事、政治與經濟方面之指令。為了取信於美國政府,這名代表甚至聲稱,雲南天然物資豐富,包括鴉片,因此不需美方的財政援助,即使只是華府口頭上對於雲南獨立運動道義上的支持,昆明當局都將由衷感激。

5_4
陸德瑾(右),1964 年。他當時擔任美國駐斯里蘭卡大使館公使,法蘭西絲.威利斯(Frances E. Willis,左)時任大使。(胡佛檔案館提供)

陸德瑾收到這項祕密信息後,急忙發電報給國務院,請求明確的指示。他對盧漢的困境和雲南獨立傾向表示同情,他也擔心甫發生於瀋陽美國駐當地領事館人員遭中共拘捕的情事,將會在昆明重演,因而向華府示警道,若斷然拒絕此項提議,將對雲南政情與美國駐當地領事館人員的安全撤離,帶來不利的影響。

一星期後,美國國務卿艾奇遜(Dean Acheson)在與美參謀首長聯席會議討論之後,駁回盧漢有關雲南獨立的祕密請求,華府認為,在連當地國軍部隊都擋不住解放軍攻勢的情況下,美國對於地理位置遙遠的雲南,更無可能有效地運補軍事與其他相關物資。陸德瑾並且奉命婉轉告知盧漢代表,在不便干涉中國內政的前提下,美政府將無法給予其任何具體的承諾。

十一月二十八日,眼見重慶即將不保,盧漢的密使向陸德瑾作最後一次請求,強調任何形式的美援都有用,不一定要派兵,盧漢甚至願意先公開宣布雲南獨立,再請求國際協助與保護,他深信此舉將可讓美國不致有「干預中國內政」之嫌。然而華府仍不改初衷,盧漢眼見事不可為,於是決定投向共產黨陣營。十二月九日,張群與滇軍李彌余程萬龍澤匯三位軍長在成都面謁蔣介石後,飛往昆明,準備繼續與盧漢商談在雲南建立反共基地事宜,盧漢擔心國民黨政府機關即將伸入其地盤,便打算將張群和其隨員軟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