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士頓,我們上路了:冷戰、死亡、登月計劃

休士頓,我們上路了:冷戰、死亡、登月計劃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上路了,休士頓!」我想現場所有的人沒有人沒注意到導覽語氣中的失落與惋惜。

這段美麗的句子是人類踩在月球上講出的最後一句話,卻不是人類從月球上傳到控制中心那小小白色方形揚聲器的最後一句話。

「這個揚聲器也傳來了人類在月球上的最後一句話。」講台前的導覽停了一秒,環顧了台下的參觀遊客,才輕輕地吐出那句那看似平凡無奇的句子。

「我們上路了,休士頓!」(We are on the way, Houston!)我想現場所有的人沒有人沒注意到導覽語氣中的失落與惋惜。

阿波羅計畫就這樣走上了終結自己的最後ㄧ段旅程,整段歷史最諷刺的地方是,當醜惡的對抗緩解之時,太陽神卻也失去了繼續偉大的理由。坐導覽車回到太空中心的博物館後,我看到了阿波羅十七號的指揮艙,也才在旁邊新立起的展示板與紀錄短片中知道,賽爾南在2017年1月16日過世,在他離開人世之後,他仍舊是月球上的最後一人。

阿波羅登月計劃停在了十七號,但阿波羅太空船卻還有最後一個任務,一個適合向自已告別的任務:阿波羅-聯盟測試計畫(Apollo-Soyuz Test Project )。1975年7月15日,美國與蘇聯分別發射了他們的太空船,阿波羅與聯盟十九號,在數小時之後,在地球軌道上接合,接合處的閘門打開之後,美國與蘇聯的太空人歷史性地在太空中第一次握手。雖然冷戰還有十幾年要戰,但太空競賽此刻終於落幕,至少在太氣層之外,我們可以暫時不去想到底誰比較優越、誰應該勝過誰,我們僅需要在無重力的荒蕪之中珍惜彼此就好,原因再簡單不過。

當你看著聯盟十九號拍攝的阿波羅太空船的照片,以及阿波羅所拍攝的聯盟太空船的照片,你就會感受得到,在一片孤寂的漆黑之中,只有彼此凝望,宛若身處陌生異境的戀人,只消相隔幾步路的距離,就開始思念對方。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