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nder Foto Day】家庭女性的無聲痛楚:何佩玲用攝影談傷疤

【Wonder Foto Day】家庭女性的無聲痛楚:何佩玲用攝影談傷疤
Photo credit:何佩玲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但我要的不是自癒,而是更多人的參與,從母親身上,渴望打破家醜不能外揚的刻板印象,讓更多人了解這不是個特例,而是共有的社會現象。

編按:關鍵評論網藝文版很榮幸邀請了攝影師/藝術家何佩玲,談論她在Wonder Foto Day中,獲頒策展人房彥文評審獎的作品。何佩玲的創作包含錄像(《Charges Against My Father》)及攝影,嘗試在影像中探索家庭、女性以及自我的矛盾情感,更從自家相簿取用照片作為母輕情感描述的媒介,表現出對家中性別不對等的恐懼。


文:何佩玲

「藝術對我來說,就是世界上唯一人們情感上共同的語言。」遊歷了13個國家,形塑了我易於與不同背景、文化的人交流的特質,也深深著迷於身為「人」所擁有的特性與意識。創作出讓人在「分享情感苦痛」上得到情感連結的作品,我的方式是去感受它、承認它;大學主修廣告系讓我接觸許多廣告作品,讓我更能站在他者的立場去分析與觀察,而我創作上關注的主題也從自己進而擴展到家庭與性別。

就家庭這個主題而言,一般來說,作為象徵秩序的家庭,端正、尊嚴和莊重,是某種家庭老照片裡通常被視為合理應然的情緒表達尺度,而憤怒與沮喪是被禁制的情緒。但我希望能真切的表述家庭裡那些難以言喻的情緒與現象,因此大學的畢業製作花了一年半的時間去研究,以自己的家庭去呈現性別刻板與角色不對等關係,和自己意識與情感的衝撞,同時也表達出在台灣我們這一代普遍現象的恐懼:害成未來成為自己的媽媽,嫁給像自己的父親。

何佩玲
Photo credit:何佩玲

何佩玲,《Daily Life Of The Housewife》,專業金屬光相紙,40x40cm,2016。

「妳是整天關在家被別人洗腦,我是在外面社會中工作。」這是父親對母親說過的一句話。家中越日常的行為,越能突顯被漠視的一切。

疼痛其實是一種耗盡心力的內在經驗,除了它自身之外,每件事都面臨被摧殘殆盡的威脅。它本身既曖昧又難以碰觸,更別提被漠視的疼痛,被意識、世俗限制壓迫而掉入深淵,助長潛意識的萌發。疼痛不僅讓我們注意到自己的孤立,也迫使我們做點什麼,走出痛苦的世界向外求援。

父權體系下的家庭主婦,卻因各種限制,毫無辦法的漠視自身委屈,繼續日常「工作」。離鄉背井的母親,為養育我們四個小孩,辭去工作至今,以致其沒有平等對話的立足點。二十年來,母親設的許多防線,潛意識地在我身上滋長、茁壯。我開始想要防止這些阻礙的產生,但在自己遇到愛情後,這些意識開始模糊、衝撞甚至轉移;深愛我的母親,究竟為何要為我畫下這些紅線,難道她是拿自己的傷痕烙印在我身上?透過此次創作,挖掘出母親在家中隱藏的疼痛,也探索自己在愛情上的價值衝突、恐懼。

何佩玲組圖-01
Photo credit:何佩玲

何佩玲,《Family Photos Of Female Without Female》,尺寸因空間而異,2016。

當一個家庭照片失去女性的存在時,這個性別與空間之間的關係產生強烈的變化,
依循著隱匿的痕跡,可以覷見曾經作為時間載體的照片,是那麼的脆弱且深刻。

《Mother_Extreme_Indifference_of_Pain》_2
Photo credit:何佩玲
何佩玲,《《Mother : Extreme Indifference Of Pain》,尺寸因空間而異,2016。
This_Is_Not_My_Blood_1
Photo credit:何佩玲

何佩玲,《This Is Not My Blood》,專業半光澤相紙,2016。

從自身體內流出的經血,喧嘩而放肆,似向上流竄的精子,又似向下流動的血。 父母親的生命竄動著我的身軀,難以承受又不得不任其鼓譟,痛伴隨著唯一的通道流出,對其無限的想像與感受深深的刻在其中。

這些作品透過展覽的形式,與同樣經歷的人產生連結與共鳴。在大四畢業製作的〈告別,是〉展中,透過辦一場給自己的告別式中,我們把自己同時放在生死的對立兩面,唯有透過這樣的對峙才能正視自己、與自己共處。家庭社會的主題也延伸出各種議題,不管是婚姻、身體、自我認同上,都有非常大的討論空間。

這一系列的創作是我與自己的對話,心靈深度地對話。但展覽的方式是很赤裸、直接的讓觀者深入你的心,引發情緒共振,而這也是我創作的目的。因此,創作者的現場性,我覺得很重要,觀者的立即反饋與情緒,是唯有你在當下可以立即感受到的,進而為你的創作留下很深刻的痕跡。因為我的恐懼來自於母親的疼痛,導致我想要愛情卻害怕婚姻、喜歡待在家卻怕變成家庭主婦,這一切讓我有一股強勁的衝動,非探究至深淵不可;唯有先了解恐懼的淵源,才有辦法著手改變。

香港詞人周耀輝的著作《假如我們什麼都不怕》裡提到:「這世界上真的沒有誰能天不怕地不怕,但是說穿了,人走到一個地步時許多怕與不怕都會重新再定義:是習慣、是延伸、是手段、甚至變成了樂觀的意義。怕,不單單只是一個猜想或是負面的思考。」因此,當我的恐懼曠散至他人時,會使他者在片刻間找到歸屬,因而消弭心中孤獨的意象。同時,當我與愈多人分享自己走不出來的過程,就會驅使我愈往外走一小步。就像蘇菲.卡爾(Sophie Calle),當她敘述掏空自己的故事,或是在別人的痛苦面前相對減輕了自己的痛苦,三個月後她因此就痊癒了。但我要的不是自癒,而是更多人的參與,從母親身上,渴望打破家醜不能外揚的刻板印象,讓更多人了解這不是個特例,而是共有的社會現象。和觀者聊天的過程,我也印證多年的疑慮,許多女性觀者都不約而同的攤開心中的疤痕與我比對。


何佩玲

何佩玲
Photo Credit:何佩玲

1993年出生於台北,畢業于政治大學廣告系,摯愛真切之人、魂牽之像、深嚼之文。攝鏡後之意,非攝純粹之姝。深知光在底片上的每個細微化學變化,都僅是那一瞬的事,就像所有逝去不再回來的時光,終將顯影的是在你我身上留下的痕跡。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猜你喜歡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並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先前一名網紅指出「25萬高收入族煩惱跟3萬小資相同」引發熱議,多數網友都無法認同,但我曾經遇過一位每月平均收入約25萬的牙醫,焦慮指數遠超過一般月薪3萬小資族。

職業為牙醫的陳醫師,雖然每月收入依診所患者數量有所起落,但近一年來平均月收入也有25萬,如果看診數量較多,當月收入可能差不多是小資新鮮人一年的薪水。

接到陳醫師的諮詢需求時,我檢視了一下陳醫師資產負債情況,各種狀況算相當不錯,並沒有特別需要修改的地方,除了投資組合總資產比多數人高出許多外,手頭也有足夠現金可以擁有良好生活品質。

然而我也發現陳醫師的焦慮恐慌指數位居「前段班」。在老婆還有一份時間彈性的工作,可共同貼補家用同時,陳醫師本人還是因為每月總「入不敷出」而始終對「缺錢」存在極大焦慮,對談時可以明顯感覺到他愁眉不展。

除了覺得賺的錢跟不上花錢速度外,陳醫師對投資始終無法看到明顯獲利,也對能不用擔心經濟壓力、實現財務自由和減少晚上及週末工作時間,這些遲遲無法達成的願望感到無力。

將陳醫師的資產負債、預算損益及投資組合全盤檢視一遍後,發現他入不敷出及焦慮主要原因有三個:「財務審視不全面」、「保險機會成本過高」及「理財結構過於保守」,而這三個問題同時也是相當多小資族財務管理及投資理財時容易犯的錯誤。

五月第二篇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陳醫師要看清財務全面大局拋除金錢焦慮。

賺再多也是超支,都是因為缺乏財務的大局觀。

陳醫師雖然有做帳的習慣,但缺少了與老婆妥善溝通,因此對整個家庭支出總是後知後覺,金錢分配也有些混亂。

建議陳醫師應該要清楚將每月預算損益明確分類,倘若不能知道家中各個支出類別、就容易缺乏全局觀,不會知道各個預算哪邊多、哪邊少。一直見樹不見林就會覺得每一筆支出都該花,最後造成怎麼賺都無法完全支付開銷。

例如:陳醫師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換車這類龐大支出的抉擇,如果缺乏支出優先順序,容易讓每個花錢決策看起來都很合理,最後將陷入錢永遠不夠花的窘境。

我建議陳醫師將保險、生活費、交通、教育等支出分類,明確定義出每月比例,將這些支出以平均月收入設定底限,在有限「開銷」下就能避免各項開銷造成不必要浪費。

省下不必要的花費就有機會產生複利效應,這是高收入族群容易忽略的思維,所以會更容易在各個支出項目當中超支,即便收入高,最後也跟很多人一樣入不敷出。

給陳醫師的建議一:想清楚機會成本,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不管收入有多少,有個理財共通觀念必須記住: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陳醫師的財務現況,比起入不敷出這問題,我覺得更需要立即為他進行深入「保險健檢」!全家人一個月單醫療及意外險就高達4萬元保險支出,明顯高出該負擔成本,更不符合機會成本。

相當多人購買保險這類看似有「保障」的產品時,特別容易忽略機會成本問題,覺得應該多保一點,當有需求時就能多拿回一點。但是當我們只專注於保險,忘記或忽略其他開銷,就會造成過度投入。

無論收入有多少,保險支出絕不能超過每月收入十分之一。以陳醫師這個案例來看,假設把每月41,000元保險費降到合理比例24,000元,即使只將這省下的17,000元為小孩簡單投資ETF,以報酬率9%計算,30年就有2,400多萬元。

多出的17,000元保險費,能提供的保障是否超過將錢放入投資的報酬率?這就是他已經失去的機會成本。

給陳醫師的投資建議二:想實現財富自由夢想,先拋掉對金錢的焦慮

為何擁有高收入的陳醫師,也有相當多資產分配於投資中,感覺做了很多投資、卻無法看到獲利成果?理由很簡單:因為投資配置沒有辦法支撐夢想。

分析他的投資組合,保障型資產高達600萬佔23%,防守型資產包含房子共2,000萬佔75%,進攻型資產只投入60萬、佔2%,明顯無法帶來足以支付開銷的高獲利。

我的建議是如果本身個性無法承受太多風險,可以將進攻型資產提高到至少47%,防守調整至47%;至於現金、活存這些保障型資產,就算每個月支出高達30萬,預留半年180萬保障金也就足夠,可以降低至7%。

在房地產無法變現情況下,他現在也只需要將當初為小孩存的美金保單活用於投資中立即就增加200萬進攻型資產,在已經懂得如何選股的情況下,自然就離夢想更進一步!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image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