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戰爭的前奏,日、清兩國在朝鮮的權力遊戲

甲午戰爭的前奏,日、清兩國在朝鮮的權力遊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清韓關於「保護」的方向,過去總是沒有共識,現在雙方意見終於相同,軍事保護權的歸屬,真正回到清朝手上。然而,六月十日卻發生出人意表的事件,原本沈浸在成就感當中的袁世凱,轉而陷入困惑。此時,日軍進入了漢城

文:岡本隆司

防穀令事件

清朝在朝鮮半島各方面都擁有優勢,因此其動向不容小覷。其中,袁世凱的動作也相當值得注意。他相當忠於交付給自己的任務,竭心建立「屬國」的證據。他所期待的成果並未實現,但他並未感到絕望。既然外交方面無法達成目的,那就針對通商、金融等各方面積極主張自身意見。

袁世凱的努力並未白費。西元一八九三年,好兆頭終於出現,他的轉機就是「防穀令事件」。防穀令是由朝鮮地方官發布,暫時禁止穀物運送的命令。過去穀物欠收時,地方官就會下達這項命令,與貿易的關聯不大。咸鏡道在西元一八八九年十月實施的防穀令,也依循前例進行。

Korea-8provinces
Photo Credit: Kallgan @ CC BY-SA 1.0
李氏朝鮮時代的行政區劃分「朝鮮八道」

其中,由日本進口至朝鮮的主要產品是米穀類,根據《日朝通商章程》,實施防穀令,須在一個月前通知日本當局。然而,朝鮮本次卻未在一個月前事前通告,日本官方因此表達抗議。隔年的西元一八九〇年一月,防穀令撤回,但在這段期間,由於禁止交易的緣故,從事大豆出口的日本貿易商蒙受巨大損失。於是,日本要求賠償損失,並與朝鮮政府進行交涉,此事成為公使層級的問題。

即便如此,這仍只是日本與朝鮮之間的經濟問題。西元一八九二年,日本政府任命大石正己為公使,派他前往朝鮮,自此時起,這項問題才正式成為外交重大事件。

大石正己當時三十七歲,是日本自由黨派的政論家。他雖關心朝鮮問題,在外交實務方面卻是一張白紙。日本設立國會後,自由黨抨擊和平妥協的朝鮮政策,政府因此相當困擾。「防穀令事件」正適合用來攻擊朝鮮政策。日本政府優先考量國內聲浪,因此任命大石正己為駐漢城公使。外國對於這個人選,無不感到驚訝。清朝與袁世凱也提高警戒。

「防穀令事件」造成日朝糾紛時,袁世凱靜觀其變。日本派遣大石正己為駐漢城公使後,他卻突然開始介入日朝之間,檯面上的理由是朝鮮負責交涉的官員要求袁世凱幫忙。但袁世凱最介意的問題,其實是大石正己。

大石正己著有《富強策》一書,其中寫道:

朝鮮若欲獨立,應支持我國日本成為東洋盟主,與東洋最為相關的各強國,共同召開列國會議議定之。列席會議之國為日本、英吉利、佛蘭西、露西亞、支那、德意志、亞美利加等七大強國。經此七大強國認同,設朝鮮為保護國,任一國違約,掠奪朝鮮,其餘列國應舉兵問罪,一旦如此,便可立刻鞏固朝鮮獨立之安全。

透過「列國會議」讓朝鮮成為「保護國」,對清朝來說,此事即為否定「屬國自主」,不可輕忽。大石正己因此成為清朝眼中的問題人物。袁世凱在朝鮮亦確認此事,向清朝報告「大石向朝鮮國王直言,若與日本聯手,朝鮮即可達成自主」。報告的內容未必屬實,但袁世凱確實是如此相信,並以此認知著手行動。

若只有大石正己一人或只有日本一國還不足為懼,清朝最恐懼的是大石「聯合」西方各國,支持朝鮮「自主」,而朝鮮將對此產生共鳴,把袁世凱排除在外。處理此事最快的方法,就是對「防穀令事件」的懸案施壓,製造日朝對立,讓大石正己的聲望直落。

大石正己的行為也很粗魯。他不在乎禮儀與慣例,從頭到尾都採取威脅與無理的交涉態度,朝鮮政府因此對他相當厭惡,袁世凱不費一兵一卒便佔得上風,擴大日朝對立。最後,大石正己建議行使武力,甚至發出最後通牒。

防穀令事件的意義

日本與清朝之間,透過日本總理大臣伊藤博文以及清朝北洋大臣李鴻章的溝通協調,成功避開逐漸升高的危機。在李鴻章勸告下,朝鮮政府答應賠償損失,「防穀令事件」暫且塵埃落定。

事情的結果,乍看之下依日本要求進行,但事實上卻有相當大的分歧。日本政府派遣大石正己,如果是希望由他開啟困難的談判,而非引起更大的糾紛,那就表示日本原先也不想與朝鮮發生衝突。但若是如此,日本選擇大石正己,本身就是個錯誤。「防穀令事件」結束不久,日本召回大石正己,由駐北京公使大鳥圭介兼任駐朝鮮公使,此事亦引發不少爭論。日本招致朝鮮反感,導致朝鮮反倒更依賴清朝,這件事確實出乎日本的意料,但此事背後的意義,當時的日本政府又有多少瞭解呢?

袁世凱因此事獲益匪淺。他做事相當務實,因此本國的上司李鴻章與日本的伊藤博文妥協,他可能非常不以為然。即便如此,袁世凱仍成功讓大石正己返日,並使朝鮮與日本關係惡化。此外,袁世凱赴任朝鮮後,情勢一直岌岌可危,經此事後,他與朝鮮政府的關係反而漸入佳境。日朝關係惡化,意即清韓關係強化,此種做法與馬建忠在西元一八八二年提出的計劃毫無二致。

這個計劃背地裡當然有人脈相助。當年的馬建忠有金弘集趙寧夏等人,此時的袁世凱也握有閔泳駿。閔泳駿當然是閔妃一族,曾任駐日公使。根據史料,他「敬信」袁世凱,但此事並不如表面那麼簡單。閔泳駿自有一套想法,才會接近袁世凱。

無論如何,袁世凱在朝鮮政界得到閔泳駿的幫助,輾轉努力之下終於獲得回報,事態逐漸好轉。「防穀令事件」談判時,袁世凱對朝鮮政府詳加指示,創造出他所期望的局面,此事也是因為閔泳駿,才獲得良好成效。然而,事情尚未結束。

Min_Yeong-hwi_Portrait
Photo Credit: 《조선귀족열전》 @ public domain
袁世凱在朝鮮內部的協助者閔泳駿
東學黨與清朝出兵

於此時,東學運動愈演愈烈。東學是朝鮮的新興宗教,其名稱與西學(基督教)相反,而以儒家思想為基礎,融合佛教、道教,甚至是民間思想。東學教祖崔濟愚自西元一八六〇年起開始傳教,當時即遭到鎮壓,崔濟愚遭到處死。自此之後,東學教轉由秘密結社的方式散播思想,持續進行恢復教祖名譽以及取得合法地位的請願活動。西元一八九三年五月,教徒在忠清道報恩郡舉行大規模集會,批判政府,倡議排斥外國人,教徒閉城自守,不服政府當局的解散命令。朝鮮政府無計可施,只能派遣魚允中到當地緩解局勢。

朝鮮政府懼怕東學黨採取排外行動,為阻止此事,甚至不惜以武力鎮壓。但僅依賴朝鮮本國武力,無法成功鎮壓東學黨,因此朝中出現請求外國軍事援助的聲音,並私下詢問清朝袁世凱的意見。然而,朝鮮政府內部多半認為,向外求援須謹慎考量。袁世凱也察覺此事,並未積極採取出兵的態度,但他也沒有對出兵表示否定。

袁世凱當然希望以軍事援助朝鮮。這麼一來,清朝就能以更明顯的方式保護朝鮮,建立朝鮮為清朝「屬國」的證據。因此他回覆,朝鮮政府若是束手無策,可正式向清朝請求援助。清朝的立場是讓朝鮮的「自主」有名無實,所以朝鮮政府必須更積極地向清朝求援。袁世凱也告訴其心腹閔泳駿,此事最重要的是順序。袁世凱已開始為出兵做打算。

報恩郡集會在魚允中軟硬兼施的勸導下,以無事告終。然而,翌年西元一八九四年,由首領全琫準率領的東學教徒,在三月蜂湧進入全羅道,名副其實成為叛亂事件。朝鮮政府派遣的鎮壓軍隊一籌莫展,於五月中終於循「壬午、甲申前例」向清朝求援。

Chunbongjun01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率領東學黨起義的「綠豆將軍」全琫準

袁世凱一直希望能夠保護屬國,所以對他來說,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他透過閔泳駿,強烈建議朝鮮政府向清朝求援。五月三十一日,軍隊回報全州失守,朝鮮政府無法再坐視不管,因此於六月三日,以書面向袁世凱正式求援。此時,袁世凱應該相當有成就感。此事正中袁世凱下懷,甚至有人懷疑東學黨叛亂是他的陰謀與煽動。傳言當然不足為信,但此事經過確實如他所料。

自袁世凱赴任朝鮮以來,朝鮮尋求的保護,以及清朝想給予的保護,步調一向不同。朝鮮的「自主」與清朝的「屬國」並不一致。袁世凱駐朝鮮十年間,不斷在當地與此種困境奮鬥。現在,他終於解開雙方矛盾。清韓關於「保護」的方向,過去總是沒有共識,現在雙方意見終於相同,軍事保護權的歸屬,真正回到清朝手上。清朝表示派遣援軍幫助朝鮮,是依循「保護屬邦之舊例」,由聲明亦可清楚瞭解此種情況。而清朝也終於能夠公開此事。

李鴻章接到袁世凱通知後,立刻派出兩艘巡洋艦,艦隊於六月五日抵達仁川。另外,從六月八日到十二日,還有兩千四百名陸軍登陸牙山,二十五日更增援四百人。然而,未等清兵準備完成,叛亂就已結束。六月十日,東學黨與朝鮮政府締結《全州合約》,政府大致接受叛亂方的要求,全羅道成為農民自治的區域。

事已至此,清朝援軍可有可無,撤兵只是時間的問題。然而,六月十日卻發生出人意表的事件,原本沈浸在成就感當中的袁世凱,轉而陷入困惑。此時,日軍進入了漢城城。

日本出兵

西元一八八五年,為收拾甲申政變殘局,日本與清朝締結《朝鮮撤兵條約》,約定雙方相互撤兵,條約內容相當簡單,僅有三條。其中,以明定未來出兵事項的第三條最為重要。第三條規定,將來朝鮮國若有變亂重大事件,清、日兩國或一國要派兵,應先互行文執照,及其事定,仍即撤回,不再留防。

以字面意義看來,日本與清朝只要有任何一方出兵,就得通知另一方,並不是兩方同時出兵。然而在當時情況下,外國皆認為第三條表示日清任一方出兵,另一方也須自動派兵,日清兩國也瞭解這一點。李鴻章過去保守自制,不對朝鮮行使權利,也與此條約有關。

當然,袁世凱對此事也相當清楚。即便如此,他仍策動清朝在這個時間出兵,因為當時日本內政混亂,政府與議會持續對立,袁世凱認為日本此時並無餘力出兵朝鮮。在此之後,與其說他對日本採取的行動過於樂觀與遲鈍,不如說日本出手的速度,比他預料之中還要迅速敏捷。

當時,大鳥圭介公使休假回國,漢城的日本公使館交由一等書記官杉村濬負責。杉村在發現朝鮮政府向袁世凱求援後,立刻發出一份急電回報本國。日本政府收到電報後,在六月二日的內閣會議中,決議若清朝出兵,日本也將派出混成第一旅團。日本於六月五日設置大本營,大鳥公使也出發前往朝鮮,六月十日回到工作崗位。同日率領海軍陸戰隊共四百三十人進入漢城。日本陸軍全數完成動員準備,到了六月十六日,混成旅團共約四千人由仁川登陸完成。清朝陸軍登陸朝鮮,還是四天後的事。

《朝鮮撤兵條約》規定的相互通告,直到六月七日才發出。此時,清朝才宣稱出兵為依循「保護屬邦之舊例」。日本出兵的法源依據,則是《濟物浦條約》訂定的外交機構保護規定。當然,這不是唯一的理由。以整體來看,日本派兵一事,以外務大臣陸奧宗光的話來說,是為了「維持權力平衡分配」。

陸奧宗光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
陸奧宗光

用現代說法表示,就是要保持朝鮮半島的「勢力均衡」(balance of power),由現狀看來,此地的勢力均衡,從過去就對清朝較有利。清朝在此時出兵,對清朝更加有利,但卻不利於日本,日本因而感到威脅。因此,日本必須挽回頹勢,若無法維持「勢力均衡」,就失去派遣軍隊的意義。所以,除非恢復平衡的狀態,否則日本不可能撤軍。

戰爭爆發

日本出兵,以及日軍遲遲不撤退,都讓袁世凱相當不解。東學黨叛亂既已結束,理論上日本與清朝都失去了出兵的理由。因此,袁世凱與大鳥圭介會晤,商談共同撤兵一事,雙方一度產生共識,但最後並未實現。日本公使館擔心,同時撤兵會使清朝勢力增強,對日本單方面不利。公使館的判斷並無錯誤。清朝之後一貫主張,先決條件為雙方同時共同撤兵,絕不退讓,由清朝的主張亦可窺見上述情況。

日本政府認為,朝鮮內亂誘使外國出兵攻打,因此為根絕內亂,日清兩國應進行朝鮮內政改革,清朝若拒絕,就由日本單獨在朝鮮進行改革。日本立定全新方針,以電報向公使館發出訓令,同時對清朝提出此方案。然而,清朝回覆仍以共同撤兵為優先,日本外相陸奧宗光因此通告「斷不可撤兵」。此時為六月二十三日,這份聲明是他發出的第一次絕交書。

此時,日本當局陷入進退失據的局面。朝鮮政府中,贊成內政改革的勢力極其微弱,贊同清朝與袁世凱的勢力,則佔壓倒性的優勢,若想進行內政改革,至少得驅逐清軍才有辦法。此外,由於雙方出兵名目不同,且清軍位於牙山,日軍位於仁川,在理論與地理上,兩者都不會產生衝突。

目前為止,無論是日本政府訓令所說的朝鮮內政改革,還是日本的目標「勢力均衡」,兩者皆無法實現。因此必須製造雙方爭端。於是,大鳥公使採納杉村書記官的建言,突然提起清韓宗屬關係一事。由於清軍的存在是基於「保護屬國」,因此日本宣稱此事違反《江華條約》第一條訂定的朝鮮「自主」。

七月二十日,大鳥公使向朝鮮政府發出最後通牒,要求「侵害」朝鮮「自主獨立」的清軍撤退。朝鮮政府若無法請求清朝撤軍,就由日軍代為驅逐。原本位於仁川與漢城一帶的日軍南下,於七月二十五日在豐島海域發生海戰,二十九日在成歡與牙山交戰,最後終於引發日清戰爭

本文摘錄自《朝鮮的困境:在日清之間追求獨立自主的歷史》,八旗文化。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岡本隆司

中共是否欲以習近平為核心重建「朝貢體系」?美國駐軍行動是否是把臺灣視為其「保護國」?當年身處大國之間的小國朝鮮,就是現今臺灣的一面鏡子!

西元一九〇五年十一月十七日,日韓《乙巳條約》簽訂,明定韓國為日本的「保護國」。對此,韓國的抵抗愈發激烈,日本的鎮壓力道也愈來愈強。日韓對立情勢險峻,也是日本併吞韓國的開端。

在那之前,長久處於日清之間,以及西方列強環伺之下,朝鮮(或韓國)的獨立自主,最長不過十年光景,最短也僅持續五年。而這一段爭取「獨立自主」的歷史,究竟能給我們什麼樣的啟發?

showTakeLook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