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成神之路(上):人要升級為神,有三條路徑可走

人類的成神之路(上):人要升級為神,有三條路徑可走
A craftsman fixes the statue of Hindu god Brahma after it was damaged during the deadly blast at the Erawan shrine in Bangkok, Thailand, August 26, 2015. Police on Tuesday questioned a taxi driver who may have driven the main suspect away from the area of last week's deadly attack in Bangkok, as forensic experts struggle to unearth vital evidence in Thailand's worst ever bombing. 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TPX IMAGES OF THE DAY - RTX1PO3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說白了,生物工程的終極手段,就是直接對人類進行基因改造,從根本上改造人類的架構。而這意味著,一個人的智力、體力、性格、身體、樣貌、遺傳病,甚至是否會禿頭,都能在出生之前被決定,而這些只是我們第一時間想到的可能性。

一位歷史學家在整合了自己的所知所想後,對未來提出了兩個預測:

  • 一部份人的求生技能,將會被科技所創造的人工智慧、機器所取代,成為「無用的人」。
  • 一部份人則會透過駕馭生物工程、半機械人工程與人工智慧的力量,成為「神人」。

可能你也早有略聞這本書了,亦即《人類大命運:從智人到神人》(我看的依舊是簡體版的《未來簡史》電子書),作者是歷史學家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我們在前個星期解讀過他的另一本書,講述了人類的獨特之處在哪裡,我們又是如何從原始人變成現代人的。

現在,這位歷史學家要挑戰另一個目標,亦即透過「過去」與「現在」的所知,推測出未來的可能走向,其中包括上面所說的——一部份人成了「無用的人」,一部份人成了「神人」。但是,是什麼原因讓他有此看法呢?

首先,人類整體在近代,有了一個觀念上的重大改變。

一切都是技術問題

縱觀人類幾千年(或幾千萬年)歷史,人類始終對三個大問題束手無策,那就是飢荒、瘟疫和戰爭。這三大問題衍生了許多人間悲劇,而且直到如今也依然存在。

不過,相比幾百年前,這三大問題卻在近幾十年來得到了很好的控制,飢荒、瘟疫和戰爭的發生及影響力都大幅的降低。在2010年,飢荒和營養不良合計奪走了約一百萬人的性命,但肥胖造成的死亡人數則是三百萬人。

病毒的影響力也一樣下降,在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數大約有五千萬到一億。而發生在2014年,被譽為「近代最嚴重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的伊波拉疫情,雖然也帶來了慘重的人命損失(約一萬一千人),但如果比起西班牙流感所造成的傷害,還是相差甚遠的。

而戰爭和暴力事件所造成的人命傷亡也同樣大幅下降,在2012年,全球約有五千六百萬人死亡,其中六十二萬人死於人類暴力(包括戰爭與犯罪)。相較之下,自殺人數有八十萬,而死於糖尿病的人則高達一百五十萬人,是死於暴力的兩倍以上。

那麼,是什麼樣的轉變讓這三大問題(飢荒、瘟疫和戰爭)得到了更好的控制呢?作者哈拉瑞指出,主要是人類的對待這三大問題的態度變了。從前的人在遇到這些問題時只能祈求神靈保佑,對他們來說,這些問題是無解的,人類的力量是無法解決這三大問題的。而對現代人來說,這些問題都只是「技術問題」,飢荒是經濟問題;瘟疫(及其他疾病)是醫學問題;戰爭與暴力問題(多半是為獲得資源)則被貿易(同樣能獲得資源)取代。

換言之,現代人面對三大問題時,不再無語問蒼天,而是會尋找技術方案,人們普遍意識到這些問題是可以被更好的控制的,也不再像以前那樣擔心飢荒、瘟疫和戰爭的發生。這當然不是說這些問題已經不復存在,而是說它們不再佔據人們的大部分心思了。那麼,現在的人們心思都放在哪裡?

答案就是以下三個新議題。

長生不死、幸福快樂、全方位能力

在科學家的眼中,死亡也是一個技術問題:

在現實中,人類之所以死亡,可不是因為有一個披著黑色斗篷的人在拍他們的肩膀,不是因為上帝的旨意,也不是因為這是什麼宇宙計畫的重要部分。人類會死亡只有一個原因:人體運行出了點技術問題,比如心臟不跳、大動脈被脂肪堵住、癌細胞在肝臟裡擴散、病菌在肺裡繁殖。

到底是什麼造成這些技術問題?

答案是其他的技術問題。心臟不跳,是因為沒有足夠的氧氣到達心肌。癌細胞擴散,是因為突變的基因改寫了指令。病菌侵入我的肺裡,是因為有人在地鐵裡打了個噴嚏。這裡沒有什麼形而上的事,一切都只是技術問題。

只要是技術問題,就會有技術上的解決方案。要克服死亡,並不需要等到耶穌再次降臨,只要實驗室裡的幾個科技專家就夠了。如果說傳統上死亡屬於牧師和神學家的飯碗,那麼現在工程師正在接手這筆生意。

借助化療或奈米機器人,我們就能殺死癌細胞;用抗生素,就能消滅肺部病菌;心臟不跳了,可以用藥物和電擊讓它重新開始跳動,如果還是不行,還能直接換個心臟。

當然,現在並不是所有技術問題都已經找到解決方案。但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會投入這麼多時間和金錢,研究癌症、細菌、基因和奈米科技。

就連不屬於科學界的普通百姓,也已經習慣把死亡當成一個技術問題。如果有位婦女問醫生:「醫生,我是哪裡出了問題?」醫生有可能說「你得了流感」、「你得了肺結核」、「你得了癌症」,但沒有醫生會說「你得了死亡」。

對我們來說,人會死,是因為得了流感、肺結核、癌症,而這些都算是技術問題,總有一天能找到技術性的解決方案。

對大部分還未超過50歲的人來說,應該不會對長生不死感到興趣,因為就目前來說,死亡離我們還是很遙遠的感覺。但總有一天,或許我們也會對長生不死感到興趣,而事實上,許多知名人物如庫茲威爾(Ray Kurzweil,美國科技創新國家獎得主)和泰爾(Peter Thiel,PayPal 創辦人),已經對長生不死抱著莫大的興趣,並且身體力行的努力推動著「資本+科學」以對抗死神。

有專家認為,人類或許到了2200年就能徹底打敗死亡,而庫茲威爾更樂觀,他認為到了2050年,只要身體健康,鈔票夠多,就能每十年從死神手中逃走一次,藉此達到長生不死。

需要留意的是,這裡說的長生不死,不是刀槍不入的長生不死,而是不會老死。而哈拉瑞認為,要在21世紀之內達到長生不死是比較難的,但從科學技術的角度看來,長生不死只是時間問題,而不是能不能的問題。

另外,每個人的終極追求——「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也成了二十一世紀的第二個新議題。但幸福快樂到底指的是什麼?

神經科學研究指出,人們體會到的愉悅感來自大腦的「愉悅迴路」區域(我寫過有關書籍的解讀),當你進食、獲得成就感和性高潮時,這一迴路都會受到刺激並分泌多巴胺。而如果你把電極連接到大鼠腦袋裡的「愉悅迴路」,並進行持續的刺激的話,大鼠就能感覺到持續的愉悅與興奮狀態,換言之,「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直到死亡。

但如果,長生不死的技術已經成功被研發呢?那麼這只大鼠可能就會「永遠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但這聽起來可不令人嚮往,甚至有點恐怖和矛盾,我們藉此想像到的是一個被關在實驗室裡無法動彈,全身扭曲,卻經歷著極度愉悅的大鼠,你說它感到痛苦嗎?卻又不是。它可能是世界上最快樂的大鼠,但我相信目前沒有太多人願意接受這樣的結果。

另一個可以讓人持續達到愉悅的方法,就是嗑藥。但我們都知道這會帶來強烈的副作用,甚至暴斃,這裡就按下不談。

那麼,如果我們不要那麼極端,不要用這種利用電極干預大腦的方式,也不要借助藥物獲得幸福呢?那自然也是可行的,我在另一篇有關幸福的文章寫過,人類的幸福是一種主觀感受,利用一些小方法就能得到可觀提升,雖然談不上「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但也不失為可行的辦法。

無論如何,哈拉瑞的重點是,在對抗死亡與避免痛苦的鬥爭中,科學家會逐漸研發出足夠多的新技術,這些技術將讓人類獲得更大的能力,成為「神人」。

三條成神之路

這裡的「神人」指的不是造物主那樣的神,而是擁有一種或多種超能力的人。

在追求幸福和不死的過程中,人類事實上是試著把自己提升到神的地位。這不僅僅是因為這些特質如神一般,也是因為為了戰勝年老和痛苦,人類必須能夠像神一樣控制自己的生物根本。如果我們有能力將死亡和痛苦移出人體系統,或許也能夠隨心所欲地重新打造整個系統,以各種方式操縱人類的器官、情感及智力。

這樣一來,你就能為自己購買大力士赫拉克勒斯的力量、愛神阿芙蘿黛蒂的性感、智慧女神雅典娜的智慧,如果你想要的話,還可以購買酒神戴歐尼修斯的瘋狂。

到目前為止,要增加人的力量,主要還是依靠改進外部工具。但在未來,則可能會著重於改進人的身心,或直接將人與工具結合起來。人要升級為神,有三條路徑可走:生物工程、半機械人工程、非有機生物工程。

生物工程源起於我們認識到人類還遠遠沒有發揮身體的全部潛力。40億年來,自然選擇不斷調整和修補人類的身體,讓我們從阿米巴變成爬行動物,再到哺乳動物,現在成了智人(我們這一種人類的學術名稱)。

但沒有理由認為智人就是最後一站。只不過是基因、激素和神經元出現一些相對來說並不大的變化,就已經足以讓直立人(最厲害的成就只是製作出石刀)變成了智人(製造出了太空船和電腦)。沒有人知道如果人類的DNA(去氧核糖核酸)、內分泌系統和大腦結構再多一些變化,結果會是如何。

生物工程並不會耐心等待自然選擇發揮魔力,而是要將智人身體刻意改寫遺傳密碼、重接大腦迴路、改變生化平衡,甚至要長出全新的肢體。這樣一來,生物工程將會創造出一些小神(godling),這些小神與我們智人的差異,可能就如同我們和直立人的差異一樣巨大。

說白了,生物工程的終極手段,就是直接對人類進行基因改造,從根本上改造人類的架構。而這意味著,一個人的智力、體力、性格、身體、樣貌、遺傳病,甚至是否會禿頭,都能在出生之前被決定,而這些只是我們第一時間想到的可能性。

雖然後天與環境因素依然會發揮作用,但基因改造已經能讓這一個人在起跑點領先了不少。

半機械人工程則更進一步,是讓人體結合各種非有機的機器設備,例如仿生手、義眼,又或是將數百萬個奈米機器人注入我們的血管,讓它們在血液中巡航、診斷病情並修補損傷。這種半機械人的某些能力將會遠遠超出任何有機的人體。

例如,一個有機身體的所有部分都必須緊緊相連,才能發揮作用。如果有一頭大象的大腦在印度,眼睛和耳朵在中國,腳在澳洲,那麼這頭大象根本就是死了,就算出於某種神秘的因素它還活著,也是眼不能視、耳不能聽、足不能行。

然而相對地,半機械人卻能夠同時出現在許多地方。比如半機械人醫生根本不用離開位於斯德哥爾摩的診室,就能在東京、芝加哥甚至火星上的太空站進行緊急手術。唯一需要的,就是夠快的網路連接,以及一雙仿生眼、一雙仿生手罷了。

但再想想,為什麼只能是一雙呢?為什麼不能是四隻眼睛?事實上,連這些想法都是多餘的,如果能有儀器直接連接半機械人醫生的大腦,又何必再用手去拿手術刀?

這聽起來很像科幻小說,但其實已經成為現實。最近已有猴子學會如何通過植入猴腦的電極控制遠端的仿生手腳,癱瘓的病人也能夠僅依靠意念就移動仿生肢體或操作電腦。如果你想的話,也能夠戴上電子「讀心」頭盔,在家裡遙控電子設備。

這種頭盔並不需要把電極植入大腦,而是讀取頭皮所發出的電子信號。如果想開廚房的燈,只要戴上頭盔,想像一些事先程式設計的心理符號(例如想像你的右手做某個動作),就能把開關打開。這種頭盔現在在網路上就能買到,只要400美元。

除了用「讀心」頭盔來操作廚房的燈之外,書中還介紹了另一項技術,叫「經顱直流電刺激器」(transcranial direct-current stimulator),也是一個頭盔,但這個頭盔的作用是刺激你大腦的特定區域,加強你在執行任務(無論是學習,還是狙擊敵人)時的專注力和表現,也會讓你更冷靜。

雖然現在將它投入使用還言之過早,也還未排除安慰劑效應,但有幾項研究指出,像是無人機操作員、空中交通管制員、狙擊手等需要長期保持高度專注的職業,都能透過戴上這個頭盔,提升認知能力。

現在,想像一下,你坐在辦公室裡努力的敲打鍵盤,忽然聽到身旁傳來比你快上許多的打字聲,你轉身望去,發現坐在你隔壁的同事頭上戴著一個奇怪的頭盔,並且目光銳利的執行著他的工作。

猜想一下,你和他的效率會相差多少?你是否會放下工作,轉而上網訂購一個這樣的頭盔(可能你還找到一個性能更好的)?

然而就算是半機械人工程,現在也相對保守,因為它假定由有機的人類大腦作為生命的指揮和控制中心。還有另一個更大膽的想法,就是徹底拋棄有機的部分,希望打造出完全無機的生命。神經網路將由智慧軟體取代,這樣就能同時暢遊虛擬與真實世界,不受有機化學的限制。

經過40億年徘徊在有機化合物的世界,生命將打破藩籬,進入一片無垠的無機領域,形成我們在最瘋狂的夢中都未曾設想的形狀。畢竟,不管我們的夢想多麼瘋狂,也還是逃不脫有機化學的限制。離開有機領域後,生命或許終於能夠離開地球。

40億年來,生命之所以還是局限在地球上的一小部分,是因為自然選擇讓所有生物都要完全依靠地球這個巨大星球的獨特環境。就連現在最強大的細菌,也無法在火星上生存。相反,如果是非有機的人工智慧,就比較容易入侵外行星。

因此,用無機生命替代有機生命之後,可能就播下了未來銀河帝國的種子,但其領導者不見得是《星際迷航》裡的柯克船長,反而有可能是資料先生(Mr.Data)。

發射無機生命到太空的確是一個創舉,但那或許不會是你特別關心的事情。你更關心的是,到底最終是誰取代了大部分人類的工作?

答案是近年來出現頻率高漲的一個詞:「人工智慧」。

至於人工智慧是什麼?對物會有甚麼影響?將在下篇文章中為各位揭曉。

延伸閱讀:部分人類的成神之路(下):人工智慧沒有意識?在科學家眼中連思考都可以量化

本文經4THINK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