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P說台北八年內超越新加坡,但「整個城市」準備好付出追趕那些美麗數據的犧牲了嗎?

柯P說台北八年內超越新加坡,但「整個城市」準備好付出追趕那些美麗數據的犧牲了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是不是有捫心自問:「嘿!我知道我會犧牲一群在城市某角落的人,包括我自己」和「好,我可以勇敢犧牲而不後悔」呢?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作者:Luke Liu(台灣出生和長大,在新竹某理工大學讀了幾年書後,透過學校的交換學生計畫,於2013年來到了新加坡)

當柯文哲說出:「台北八年內超越新加坡」時,人在新加坡的我內心瞬間炸出許多感觸。

來這裡待了快半年,想分享一些我認為台北可能再18年也追不上的事,及8年前或許就該贏的地方,文末則以討論價值觀和選擇的代價作結。

城市競爭力、政府行政效率、人才開放程度,這些東西你都可以數據化比較,但是支撐這些指標的是人們的價值觀,而當我們嘗試想追趕指標,我們又願意交換堅守的價值觀嗎?我們是不是有捫心自問:「嘿!我知道我會犧牲一群在城市某角落的人,包括我自己」和「好,我可以勇敢犧牲而不後悔」呢?

沒有皆大歡喜的終極方案,終究有人得受苦,終究有人會不爽。

Photo Credit:Luke Ma CC BY 2.0

一、台北可能再18年可能也追不上的事情

  • 所謂的「全球化」教育

在新加坡,我大多時間都待在學校,講這個部分或許比較有憑有據。

我住的地方叫做University Town,校區的其中一部份是Yale—NUS College,而我沒有辦法想像可以在未來的8年內看到Harvard—國立xx大學在台灣設立。

在台灣,我們說要走向世界,但在這裡卻是「把世界帶來新加坡」。(仔細想,這是一個多不同的概念?)我開始感受到國籍和種族觀念的模糊——那種從小來到這裡,長大成為新加坡公民的例子實在太多,到底要說他是外國人還是新加坡人?

這裡有數不清的「走向世界」的教育機會:80%或是更多的人都可以交換學生,如果你覺得太無聊,還有各種國際實習和NUS Overseas College——你可以到新加坡國立大學在全球的七個據點,進行有學分的實習長達一年。

我相信很多人不會太驚訝,畢竟這裡是QS世界大學排名排行全球24、亞洲第一的學校,有這些東西不足為奇。但大學環境畢竟是入社會前形塑人們的前置階段,而這個我們想要花八年就追上的城市型國家,擁有在指標上標誌為亞洲頂尖的教育環境,還有無形的強大校友網路。

我好奇,為什麼「全球化」或「國際化」這類的活動在台灣總是能吸引到很多人目光,而這是否因為我們一點都不國際化,所以才要努力貼上這個標籤呢?但當你把將世界帶進校園,不是每天都在出國嗎?

Photo Credit:William Cho CC BY SA 2.0
  • 部分的都市建設和其他

就和大多數人的認知一樣,這個城市以亞洲標準來說乾淨整齊,荒島可以弄成環球影城,可以填海造陸,海洋成了每天可以噴出大量鈔票的賭場和酒店,甚至可以無中生有弄出巨大的溫室花園,和讓你誤以為在阿凡達的人工森林。

從某位新加坡朋友的口中,我聽到的是「台北,非常、非常落後。」(看到黑心油事件,他更如此覺得)相反的,新加坡的企業經營環境和政府效率卻是經常被讚揚,相信這些優點大家都不陌生,此處沒有詳細經驗就不細談。

二、台北8年前或許就贏的地方

  • 少數人重視程序透明化

學期開始時,這裡和台灣一樣進行宿舍管理團隊選舉,包括政見演講等都弄得相當正式,而身為交換學生,因著朋友為候選人的原因,我也參與了開票過程。

投完票後,我準備看著選票一張張亮出,並登記在白板上時,令我驚訝的事發生了。只見幾個人,把票箱拿出房間,準備在「某個比較方便的地方」開票,而剩下所有人,包括候選人,若無其事的在原來房間吃東西。我不斷用各種方式詢問我身為候選人的朋友,確保這不是我英文理解有誤,但他卻用一種自然的態度(後來也轉為些許疑惑)回答:「啊就是這樣啊,沒什麼問題啊。」

一陣子後那群人回到房間,宣布得票結果,而我室友顯然也坦然地接受些微差距落選的事實,但我與另外一位韓國朋友,至今尚未完全理解這「有趣的」機制。

  • 對於社會、政治問題不勇於公開批判

身為一個曾經在新竹某大學住宿書院學院住過一年的學生,一個「住宿學院」理當會有各種主題的批判性刊物,例如探討學校為什麼漲學費、學生自治、政治議題等,然而,在這裡這種刊物的比率卻少的可憐,電梯中貼滿的都是關於各式學生活動的宣傳文宣。

理論上,這些文宣是需蓋章後才能張貼,但很多「小宣」有時沒有印章就在電梯中出現。幾個月前,我訝異發現有香港佔中的小宣,內容是關於要在某時間去某公園集合,而這個小宣在隔天就消失了,之後還聽說有(交換)學生去了公園集合,結果被警察略微帶走訊問之類的事情發生。

  • 缺少環保意識

新加坡是有冬天的,而且是和夏天同時存在——室內冬天室外夏天。我有時會有這裡冷氣應該是政府補助所以不用錢的錯覺,同時我與日本和韓國朋友還歸納出類似結論——塑膠袋和保麗龍免洗餐具應該也不用錢。我猜是這裡石化業太強,所以大家盡可能瘋狂用塑膠袋,提升業者營收。

而當我想要回收電池,我也發現找不到可回收的地方,去問了學生管理中心,職員摸摸頭,尷尬的說「I’m also not sure…」。當然,我也發現沒有普及的廚餘回收,當各式各樣的垃圾被丟進應該要被分類的垃圾桶時,我都會有幾毫秒出自習慣地想要去整理。

Photo Credit:Luke Ma CC BY 2.0

三、選擇價值觀的代價

這段不談輸贏,談需要付出的代價和價值觀的選擇。我們的城市、我們的集體價值觀準備好付出代價,去「追趕和超越」另外一座數據亮眼的城市?還是我們下意識地已踏在一條明顯不同的道路上,卻又不敢放下什麼似的,猶豫的往旁看呢?

  • 一座城市展現的是人的集體價值觀,而你沒辦法把這量化。更不可能讓價值觀來「超越彼此」。
  • 認清事實:總有一群人要被犧牲,總會有人過不太爽。所以,你選擇價值觀之前,想好要犧牲哪群人了嗎?
  • 如果我們已做了選擇,那麼就別再頻頻回頭東張西望羨慕別人。

本文在第一段談了新加坡被稱頌的地方,第二段提了台北或許可自豪之處。這段我會從相反角度切入前述主題,最後用「價值觀選擇」做結;我將會提到不同國籍、社會群體和種族,但不是為分類社會階級地高低,然而,為了行文方便,我就不這麼政治正確的描述他們。為了閱讀順暢,補充說明會置於文後。 (註1)

  • 城市優點的另一面-新加坡被稱頌的人才引進觀念和制度

第一篇我提到了這裡大學遠勝台灣的國際化機會,而大家對於新加坡外國人才的高度重視也興致高昂。不過如果遇到下面問題,我想許多人會猶豫了。

你願不願意「非常多的外國人」和你一起競爭台北最頂尖的幾所學校?你願不願意這些人來領台北市政府的獎學金?在新加坡我遇到比想像多很多的中國人、印度人。許多中國人,高中畢業就領新加坡政府獎學金來這裡讀書,而他們的「附帶條件」是要在新加坡工作三年 。讓我們誠心的問自己,你喜歡這麼多「亞洲」外籍生,在你的校園中?(我大膽相信,把亞洲換成歐洲或美洲,這個答案會顯著不同。)

很抱歉,這些外國人和你的關係,不是你平常在學校上課、一起做報告、沒事討論國際時事還可以貼臉書文,好像自己很有國際觀而已。這些不同國家的人,會和你一起找工作,和你競爭「所有在這座城市生存需要的東西」,那些你去夜店覺得很帥很辣的「紅毛」(意指外國人),會和你搶薪水最高的金融業職位。而那些工業區的勞動者,會在放假時,大批的湧入城市各個角落。

移工在台北火車站停留成為了新聞,你能不能夠想像和接受,這些人同時和你一起在東區逛街呢?你能不能夠和不同的人種,在擁擠的大眾交通工具一起上下班,伴隨著或許你不太習慣的氣味(包含過濃的香水)?

這可不是打打嘴砲說「我們要開放來提升競爭力」就可以輕鬆帶過的事。當你畢業後工作被搶時,你真的有這麼高的戰鬥力說「OK的!是我競爭力不夠,外國人盡量來沒關係!」?哦?那要是今天你爸媽工作被搶了呢?

你開始覺得,開放外國人才好像沒有這麼酷了?你開始覺得,他對你造成威脅了?你開始猶豫要不要開放了嗎?

Photo Credit:William Cho CC BY SA 2.0
  • 城市優點的另一面-新加坡高效率政府和優良商業環境

當你看到新加坡華麗的城市美景,你願意相信台北政府說拆就拆說改就改嗎?當你羨慕這裡觀光旅遊業所帶動的「整體數字經濟成長」,你記得台灣曾經舉辦的離島賭場公投嗎?

你也願意填海造陸弄出賭場酒店和溫室花園嗎?還是只要不在你家附近蓋,你都沒差?

「企業在新加坡設立很方便」的這個優點,讓我們仔細、仔細的去想這樣的事情實際發生在台灣──你或許可以透過簡單線上手續,在台灣成立外資企業,某些時候或許不會有太多的繁雜背景審查。你是不是開始覺得,有些事你不太放心呢?

在比較新加坡的經濟成長率時,你知道大約5%的GDP來自石化業嗎?你願意台灣政府擴張和維持這個產業的穩定,來促進經濟嗎?你想不想要在外海,人工建造一個石化業聚集的島嶼呢?

我猜你會因為石化業感覺很髒,不知道可以讓大學生賺多少錢的產業而明確的拒絕。那麼,如果我告訴你,當我去聽BP的徵才說明會,他們招募的人是要可以一次看八個螢幕的交易員分析師 ,當我去聽全世界前三大石化服務商 Halliburton財星五百大其中一家),告訴你新鮮人可以有四年的全球輪調計畫。又或者,你知道在這產業,你可能畢業就月薪十萬台幣,你是否又有一點點心動?

  • 台北對於社會、政治問題的勇於公開批判

很不幸的,我在這裡聽朋友提到台灣的是議員打架、丟東西;部分人強調的程序正義則是成為行政效率的絆腳石,而接近台北的桃園機場,我聽到新加坡人說:「我幾年前去,覺得好舊好舊」。

我覺得自豪的流程民主,這裡則是成為「台北很落後」這樣描述的罪魁禍首。(疑?機場捷運還有不能完全信服大眾的桃園航空城,還要多久才會搞定?)當你可以嘲笑新加坡「假民主真獨裁」,新加坡可以嘲笑你「真混亂假民主」 (註2)

Photo Credit:William Cho CC BY SA 2.0

總結

我被新加坡的優點吸引而來,說真的,優點沒有讓我驚訝,因為早就知道了。然而我很努力的想要去理解這座城市在前進的同時所犧牲的。

我看到很棒的交通,背後是極度昂貴的汽車擁有成本,有錢有方便,沒錢請擠大眾運輸。

我看到亞洲金融中心的繁華,平均月收入七萬多台幣的頂尖大學畢業生們,背後是超過0.4的基尼係數 (註3)(一個衡量收入不均等的指標)。

我看到強大觀光業,背後是從各國包括台灣運進,隱藏城市角落的相對廉價人力。

我看到我在台灣從未看過的跨國企業,擁有誘人的薪水和條件給大學畢業生,背後是一個人造的巨大石化業島嶼(我猜還有許多我看不到的消失白海豚)。

我看到規劃完善的居住環境,背後是70-80%的人只能負擔政府住宅,沒有能力有其他選擇。

我看到徵才說明會中金融業、房地產管理的眾多職缺,背後是走到哪裡感覺都一樣的 「捷運+購物中心」的一體式建築。

我看到觀光客覺得有趣的小印度區,背後是因為有一整群在烈日下工作的海外移工,需要在這城市找個熟悉的地方住。

我看到這座講英文的國際化城市,在聖誕節時的精華購物區之奇特景象:想像一下1.5倍繁華的台北東區,挑高再挑高的精品街上掛著LV等字樣,樹上永遠掛滿略為過度裝飾的燈泡。然而你在巷子和路旁一看,成群的移工就這樣席地而坐野餐。我聽過朋友抱怨和外籍移工買L牌牛仔褲的事,在新加坡,我想他會抱怨和外籍移工一起逛B牌英國時裝店。(註4)

Photo Credit:William Cho CC BY SA 2.0

還有很多我看不到的,我看不到無家可歸的人在街上、我看不到流浪動物…他們是本來就不存在,還是被「藏起來」了呢?這些我看不到的背後又是什麼?

我開始略過那些「只說國外月亮圓、叫台灣要加油追趕」的文章,因為它沒告訴你「變得這麼圓需要的代價」。這個代價不只你個人需要付出的,是一個「城市」這個活生生的東西每天都要付出的。你的朋友、你的父母、路人甲乙丙丁,靜下來想一下,這是所、有、人,每天都要一起付出某種代價啊!而如果我們不願意選擇這個會讓城市付出代價的價值觀,又怎能夠追趕一個因為這價值觀之所以成功的城市?

你可以熱愛現在的台北,不要求它有過度的改變,你需要付出代價,你也可以崇拜新加坡的數據,要求台北也一起改變,但你一樣要付出代價。這不只是個人可以從保持現狀/進行改變來保留/獲得什麼,而更是你與你的城市會因為你的選擇而犧牲什麼。

所以,我們的城市、我們的集體價值觀準備好付出代價,去「追趕和超越」另外一座數據亮眼的城市?還是我們下意識地已踏在一條明顯不同的道路上,卻又不敢放下什麼似的,猶豫地往旁看呢?

要想要快,沒有八年的時間猶豫的。

註解:

      1. 這篇分享,我潛在的二分法某些論述。開放/不開放、透明公開/效率至上,很明顯這些想法不互斥。但我想強調「在其他條件一樣的情況下」,你愈透明公開、愈考量多數人意見,效率一定會被部分犧牲。你越是開放,愈多「外國人」會和你一起競爭資源。我刪除「部分開放部分保守」這個選項,因為這沒辦法凸顯「犧牲和代價」。例如:「我們可以在不過度影響某些族群的情況下,適度開放外籍人才。」這種說法似乎可以緩解某些人被犧牲的狀況,讓人們進一步遺忘他們。不,這個「某些族群」就是被犧牲了,儘管有程度上的高低,但是必須深刻認清他們就被犧牲了。關於不同國籍人種的描述,我想要再次強調「我一點都沒有想要表達我主觀上對於這些人們的喜好」,然而我會根據我過去22年的成長經驗,透過描述來凸顯出:部分的主流社會觀點中,人們對於這些人的喜好本身就程度不一地鑲嵌在我們的價值觀裡。
      2. 我沒有被這樣笑過,只是從這裡價值觀出發推敲。我要強調的是:「這不是我的觀點,而是我從不同價值觀延伸出的觀點」
      3. 內文表示這狀況有改善的跡象。
      4. 我沒有想要主觀上的歧視不同人種,但是我想要客觀地轉述曾聽過的抱怨。
      5. NEW TAIPEI MAYOR WANTS TO “KILL OFF" SINGAPORE AND OVERTAKE SINGAPORE:很有趣,可以看看新加坡網友的回覆
      6. 獅城札記「別再迷戀新加坡了」:剛好看到的文章。我覺得標題會有些讓人覺得「整個新加坡不該被迷戀和學習」,然而我並不這麼認為。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請見作者臉書。

新加坡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