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林鄭看了《一念無明》再看這些數據,她會正視香港精神健康嗎?

如果林鄭看了《一念無明》再看這些數據,她會正視香港精神健康嗎?
Photo Credit: HKCinema YouTube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透過電影《一念無明》帶出香港實際精神健康問題,並舉引數據跟其他國家比較,對林鄭月娥未來能否抒緩精神病問題,表示懷疑。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小心劇透)

自去年在金馬獎獲得「最佳新導演」及「最佳女配角」兩個重要獎項後,《一念無明》(下稱《一》)已備受關注。3月尾正式公映後,《一》好評不絕。看完電影後的感受,就是今年香港電影金像獎,欠了《一》「最佳電影」的提名(最後由《樹大招風》奪得,亦是實至名歸)。的確,與部分提名電影相比(如《寒戰2》對香港政局和制度描述的錯漏百出),《一》是更能夠反映香港社會,更代表到香港,將香港最真實的一面呈現給觀眾。

現時樓價愈來愈高,不少年輕人和上班一族為了擁有私人居住空間,選擇租住在「劏房」。根據2015年政府統計處的調查,香港有20萬人居住在「劏房」當中。雖然未有最新的調查,但相信在情況日漸普遍下,數字會不降反升。電影不少場景都發生在「劏房」,「劏房」的住客如《一》所見,聚集了新移民、老人家和少數族裔,反映了香港「劏房」的面貌。

香港人煙稠密,節奏急促,生活指數偏高,令不少人承受嚴重的精神壓力,以致患上精神病。根據去年的立法會質詢,現時香港每六至七個人就有一名精神病患者,約廿萬人患上嚴重精神病患,顯示情況如普通傷風感冒般普遍,但《一》所反映到的,就是社會對精神病的認識不足和對康復者的不信任。主角阿東(余文樂飾),因爸爸(曾志偉飾)和弟弟(導演聲演)離家,留下長期病患的媽媽(金燕玲飾),令他需要獨力,甚至辭去自己工作,去照顧媽媽,更要承受來自未婚妻Jenny(方皓玟飾)的壓力,令他患上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一次在家中的意外,不小心結束了媽媽的生命,阿東被法庭判入精神病院治療。但出院後,僱主聽到阿東曾因精神病留院,就不願意聘用;鄰居知道他是復康者後,對他的態度呈180度轉變。正正因不認識和不信任,導致他們難以重投社會,重過正常生活。除此之外,阿東覆診的一幕,揭視了香港精神復康服務的不足。

離開精神病院後,阿東需要定期覆診。在覆診時,醫生只是機械式地不斷問阿東問題,如「最近有沒有想過自殺?」。整個過程不超過1分鐘,對病人的關懷少之又少。究竟是醫生「冷血」,抑或是資源不足?根據立法會特別財委會的數字[1],在醫管局工作的精神科醫生只有356個,但去年接受診治的病人卻超過23萬個案。同時,醫生與人口比例約0.4-0.5(每1萬人),遠低於世界衛生組織所建議的比率(每1萬人有1名醫生)。

除了人手不足外,政府投效的資源亦是遠低國際標準。根據剛剛的財政預算案,去年度政府用在精神健康服務開支(包括提供直接服務的員工開支、各項臨床支援服務所涉開支和其他營運開支)是46億,只佔整體醫療開支7.5%(去年整體開支約616億)。粗略估計,2016年香港本地生產總值[2]是約25,732億元,精神科只是佔0.17%,大大遠低於已發展地方的水平[3](見表一)。

香港政府近年擁有豐厚的財政儲備,但我們不能夠只是強調增撥資源去解決問題,如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承諾增加50億教育資源,聽起來相當動聽,但增加資源在什麼部分,是否可以對症下藥。正如電影中爸爸反思,「是否什麼事情都可以外判?」,在他的角度,家人照顧病患者的責任不能夠外判醫院,在政府的角度,不只是增加了「錢」,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而是如何吸引更多人願意投身相關工作;如何令社會對不同的病有更多的認識,減少誤解和恐懼,以讓康復者可以重新融入社會,重過正常生活。

螢幕快照_2017-04-18_上午11_28_08

雖然《一念無明》十分沉重,但帶來不少值得反思的地方。香港人的生活壓力只會有增無減,相關病者只會愈來愈多。不同的數字只是再次證實香港在相關政策的資源不足和落後。其實不只對精神科的資源不足,政府在解決不同社會問題時,只是以「增加資源」這種口號式施政方針,對問題沒有深入了解,以致經常錯判形勢。隨了檢討香港精神復康服務的不足,更讓我們有機會檢視政府近年以「增加資源」,去處理不同民生問題的做法與不足。《一念無明》是近年少見以社會問題為主題的電影,不論從選材、劇本,以至演員的演技,都值得大家入場支持。


[3] 香港精神健康政策改善建議書

責任編輯:王陽翎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許瀚林』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