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沙灘、引擎聲背後的陰影,當F1賽車遇上巴林的人權困境

陽光、沙灘、引擎聲背後的陰影,當F1賽車遇上巴林的人權困境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幾年F1巴林大獎賽幾乎都是在暴力鎮壓,甚至抗爭者死亡的情況下登場。在今年比賽登場前夕,人權工作者也擔心賽車場內車手們近身肉搏的同時,又是否會引發任何警民衝突乃至侵犯人權的事件。

文:楊沛為(Chutzpah哈茲帕講堂)

在於上海舉辦的中國大獎賽結束後,世界一級方程式賽車(Formula One,以下簡稱F1)將在本週4月14至16日移師中東的巴林(Bahrain)。想當然爾,這又會是一個充斥著引擎聲、煙火、和擴音器的熱鬧週末。「如果你喜歡陽光、沙灘、和海洋,那麼你必定會愛上巴林!」F1官方網站上的旅遊導覽上這麼寫著。

雖然乍看之下宛如人間天堂,但巴林的人權紀錄卻完全相反,這點從2016年無國界記者組織(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將其評為全球180個國家中新聞自由指數排名第162名就能看得出來。在巴林,參與任何形式的示威活動,都有可能承受刑期不一的牢獄之災。「政治犯在巴林經常會有六個月見不到那所謂的太陽」曾在巴林因抗議而數度入獄、目前住在丹麥的Zainab al-Khawaja說道。許多像她這樣的政治犯都在拘留所中受到虐待,有些人甚至直接喪失國籍。

巴林什葉派占總人口數的60%,但掌權已超過200年的Al-Khalifa家族和絕大多數政府官員皆為遜尼派。受到阿拉伯之春的影響與啟發,什葉派團體自2011年2月14日起號召群眾上街示威,主要針對遜尼派皇室集權統治以及長期以來遜尼派在國內遭受各種歧視和不平等待遇表達不滿,並要求修憲、讓政府將權力下放給民選的國會。

巴林政府隨後在2月17日起出兵鎮壓示威者,隔月鄰國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nited Arab Emirates)的軍警也進駐巴林試圖協助平息內亂。最後,國王Hamad bin Isa Al-Khalifa在4月宣布戒嚴、全面鎮壓一切親民主派的示威活動,該年的F1巴林分站也因安全疑慮隨之取消。

Hamad-Bin-Isa-Al-Khalifa
Photo Credit: w:United States Navy photo by Chief 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Julian Carroll @ public domain
巴林國王Hamad bin Isa Al-Khalifa

一年後,F1回來了,但巴林的人權狀況並沒有改善。

較為顯著的事件包括在2012年巴林站開跑的前一天,Salah Abbas Habib,一位36歲五個孩子的父親,因為曾經參與示威,被鎮暴警察嚴刑拷打後身亡。隔天巴林大獎賽照常舉行。

除此之外,2016年巴林站期間,Ali Abdulghani,17歲,因參與一場「未經授權」的抗議行動被警方通緝,即將面對長達5年的刑期。在逃亡的過程中,他被警車衝撞了兩次。在賽事接近尾聲時,這位青少年也同時在遭到逮捕的期間喪生。這整起事件,就發生在離巴林國際賽車場不到5公里的小鎮上。

事實上,「美國人支持巴林民主人權組織」(Americans for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in Bahrain,簡稱ADHRB)在2015年時,就曾向英國政府控訴當時擁有F1的Delta Topco公司(現已轉賣給美國的自由媒體集團Liberty Media)及其他相關企業違反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簡稱OECD)負責任的企業應「尊重人權」的準則。

ADHRB同時也指出,在反政府示威爆發後,自2012起持續於巴林舉辦分站,某種程度上幫助了巴林政府在國際社會上呈現與政府違反人權相反的一面,且持續舉辦這項賽事也讓政府得以維護安全為由鎮壓示威者。

負責調查此案的英國國家聯絡據點(National Contact Point)當時也在初步評估後同意ADHRB的說法,並認為巴林大獎賽已經變成了一個「政治化」且「極有可能被政府和示威者雙方作為目標」的活動

F1官方也發布一項聲明作為回應,稱他們尊重在巴林和其他F1有進行商業活動的國家的人權議題。官網上的法律聲明(Legal notices)也重申該組織「了解並監督自身舉辦活動的過程中可能引發之人權議題」。

即便如此,F1當局並沒有針對賽事期間可能引發當地進入行而不宣的戒嚴狀態有任何的表態。Sayed Alwadaei, 巴林人權及民主協會(Bahrain Institute for Rights and Democracy,簡稱BIRD)的倡議主任警告這終將導致一個「加劇的鎮壓」。「巴林的村莊將被圍攻」他說,「武斷的逮捕總是在賽事舉辦的期間增加,且當中許多人在被捕後都受到虐待或不公平的起訴」。

「F1不應該忘記他們確保賽事主辦國國民安全的責任。如果他們無法做到這一點,那他們就不應該在巴林舉辦大獎賽」Alwadei補充道。他在巴林的多位親戚都曾受到不同形式的虐待,包括在工作中受到拷問、甚至因為一些莫須有的罪名被捕入獄。

這項世界賽車運動的最高殿堂或許能讓個國家的政府排上桿位、藉以提高國際能見度,但人權運動者仍不斷強調我們不能寬恕巴林政府、讓他們得以洗白違反人權的行為。「巴林的情況越來越糟了」Al-Khawaja在今年賽前一週的一場記者會上說道,「這個政府已經變得明目張膽,他們已不再害怕國際社會」。

如今在F1集團於去年年底易主後,ADHRB、BIRD、Article19海灣人權中心(Gulf Centre for Human Rights)這四個組織也在4月5日一同發表了一封給新任F1執行長凱瑞(Chase Carey)的公開信。他們引用前述2015年F1官方對人權議題的聲明,要求在如今巴林令人擔憂的人權、且政府違反人權的行為每每在賽時期間增加的狀況下取消今年的賽事。

「去年Ali Abdulghani的不幸身亡從未帶來可靠的調查,巴林政府的人權紀錄反而在去年的比賽結束後更為退步。」信中寫道。「F1如果不取消往後的巴林大獎賽,只會讓自己在這些違反人權的活動中變成共犯。」。

信中所提及的「退步」,指的就是巴林政府在過去一年間不斷將媒體工作者和人權倡議者作為目標的行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