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李明哲事件中,窺見台灣社會向「非典型受害者」興師問罪的亂象

從李明哲事件中,窺見台灣社會向「非典型受害者」興師問罪的亂象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管受害者怎麼反應,那是他們的選擇。但我們這裡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只要受害者不符合他們想像的樣子,他們反而會覺得要去攻擊那些受害者?

咖啡館角落坐了兩個女生,兩個人各自玩著手機,一邊看手機一邊聊天。

「最近看了一件新聞底下的留言,一直讓我想到那時候小燈泡媽媽的事。」Y女抬頭說到。

「你是指李明哲失蹤,然後很多人在責罵他的太太李凈瑜那麼高調根本不是想救她老公,是意有所圖想出來選的事嗎?」P女問。

「對,我當然可以理解,一般人遇到這種事,比較常有的反應是會很難過,很難很冷靜,可能會很低調的想用各種途徑或方式只要可以把家人救回來就好。這雖然是人之常情,可是不管怎樣總可能有例外,不是嗎?

就像小燈泡媽媽一樣,她的反應也是很非典型的受害人,也因為這樣,當時我有看到好多好惡毒的留言,說什麼她根本不愛孩子這種都有,跟這次很多批評李太太根本不是想救她老公的說法如出一徹。

不管受害者怎麼反應,那是他們的選擇,但我們這裡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只要受害者不符合他們想像的樣子,他們反而會覺得要去攻擊那些受害者?」Y女說完,表情有點嫌惡跟無奈。

P女聳聳肩。「我也不知道原因,但我的感覺是,在他們心裡,受害者有一個標準答案的樣子,如果受害者不符合這個標準答案,對他們來說,就是打了他們臉,你不像我的標準答案,就代表我的標準答案是錯的,所以我必須要透過攻擊你來捍衛我的標準答案是對的。

在他們心裡,捍衛他自己的標準答案,比尊重受害者的個人選擇還要重要,老實說我覺得這樣的心態有點可悲。那些留言我看起來的感覺是,不符合他們期待的受害者,比起加害者更可惡的樣子。」

Y女大力點頭。「對!!!他們不怪當買辦撈政治利益的人,不怪土匪,卻怪不在土匪前低頭的家屬,這真的是太莫名其妙了,明明真正可惡的是用莫須有罪名把李明哲抓走的中國政府吧!

這就好比有綁匪把人押走了,他們私下跟被綁的人家屬聯絡,說要求付贖金且不能報警不然就要撕票,然後家屬認為不管怎樣他希望採用正當的方式處理這個案子跑去報警,結果反而一堆人說你報警太高調是不想把你的家人救出來你冷血。」

「話說回來,中國這次確實就是跟綁匪一樣。他們這種做法有很明顯的政治意圖,但我猜他們大概沒有想過,居然會有人不願意私了,而堅持高調走正當管道救人。」P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完全認同你的看法,我有上網查了一下整個事件的時間軸,還有李明哲的背景。可以看得出來他是一個長期投入社會運動,堅持人權價值的人。他從2014年起就有透過微信認識中國友人,跟他們介紹台灣白色恐怖跟轉型正義的歷史,甚至曾經自己買書送給他的朋友。但是在2016年8月的時候,他寄出的書就曾經被中國查扣沒收。」Y女說。

Screen_Shot_2017-03-29_at_11_08_39_AM
Photo Credit:擷取自Twitter

「有人會說他去中國那麼多次都沒事,你被抓一定是你有問題,或是你去就很明顯會被抓啊你還去,自己活該。你怎麼看這種說法?」

Y女無奈表示。「唉,你不覺得這種說法就跟『你又沒有做錯事,幹嘛要怕被警察盤查』的邏輯一樣嗎?我只能說台灣長期缺乏法治教育,所以讓我們大部分的人都不理解,在真正的法治國家,政府是不能夠任意用政府之力抓人的。

而後者的說法,也是很典型的責怪受害者,而不檢討加害者的說法。我覺得那背後反映的就是沒有人想要去面對加害者的問題,只想息事寧人的態度。」

P女點點頭。「但他們往往沒有想過,就是因為這樣的態度,也才讓加害者可以繼續囂張下去。像這次事件政治意圖很明顯,其實從海協會傳遞李明哲書信的方式就可以看得出來,他刻意挑了非官方的方式來轉達書信。

正常來說,中國海協會要傳遞任何訊息到台灣,以官方管告來說應該是透過海基會,結果他卻是透過非官方管道的『海峽兩岸人民服務中心』裡面的人來傳遞書信跟救人的條件,而這個事情也因為李凈瑜堅持要走正當管道救援,所以才曝光。

曝光以後國台辦才另外發表聲明說『李明哲因危害國家安全活動,正在接受有關部門的依法調查』,然後外加說一些什麼『台灣一些別有用心的組織和人士蓄意造謠生事』的垃圾話,你不覺得這就是心裡有鬼嗎?

從一開始就是因為中國無來由的抓人,才會有後面的這些事,然後最後再來說台灣人蓄意造謠生事,典型的做賊喊抓賊。

如果中國真的是依法抓人,也已經掌握相關證據,從一開始就可以大喇喇的直接說明原因。可是他們卻是先透過私下的管道傳遞訊息,這表示他們就是期待家屬接受這種方式救人。如果家屬接受,就可以趁這個機會說中華民國政府無能,連救人都做不到,只能靠這種兩岸買辦的特殊私人關係才做得到。

但他們沒想到的是李凈瑜竟然不吃這套,堅持走正當管道救人,堅持要飛去北京,而他的台胞證被取消導致無法出境,就證明中國怕他真的飛到北京,所以只能用這種小動作來阻撓。」

「我覺得如果是我遇到這樣的事,我沒有勇氣像他這樣堅持。但他這樣的堅持,不只是為了救人,也為了尊嚴。為了人的尊嚴,也為了國家的尊嚴。

也許人被欺負慣了,會覺得活下來比較重要,尊嚴不重要。但此時此刻,我們應該藉著這個機會好好去思考,什麼是我們心裡覺得無論如何都不能被拿走的價值?」

參考資料:

本文獲蒂瑪小姐咖啡館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