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金釵男孟母】幕後團隊:依舊美麗的南風年華

【少年金釵男孟母】幕後團隊:依舊美麗的南風年華
Photo Credit:創作社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少年金釵男孟母》不只演員優秀,設計群也都是一時之選;然而8年過去了,設計們會以什麼方式映照出這8年來的變化呢?

文:陳志維與創作社製作團隊

戲劇是一種流動的藝術,它在被創作出來後就開始自己的生命,隨著不同的時空環境演化為不同樣貌;如同400年前莎士比亞的經典,在21世紀的舞台上演時,已全然不是當年莎士比亞的想像,恰巧在同時期的中國,也出了一位奇才作家李漁,他所寫的《無聲戲》一書中,運用宛若引導讀者看戲的筆法,寫下了12則奇聞怪誕的故事,同樣過了400年,當中的第六回 〈男孟母教合三遷〉被現代導演周慧玲進行改編,成為活生生的戲碼《少年金釵男孟母》,這個原先是李漁筆下大明王朝的故事,躍上舞台後背景卻發生在1911的民國元年,下半場更延伸出了另一段1960年代位於台灣的情節,李漁的「男孟母」就這樣長出了新的生命。

與其說是現代人的改編,不如說是在時空的遷移中,作品自己變幻出不同的樣貌,而編導、演員、設計群們這是將這個時空中幻變化為具體。《少年金釵男孟母》在2009年首演時,即獲聯合報評選為年度「十大錯過可惜」戲劇作品,不只演員優秀,設計群也都是一時之選,透過他們的巧思將這個作品妝點為不同的樣貌。8年過去,對照這8年來台灣的社會轉變,它又將變成什麼模樣,設計們會用什麼方式,將這8年來的變化映照出來呢?

舞台設計概念 王孟超

舞台設計_王孟超
Photo Credit:創作社提供
舞台設計王孟超

民國初年福建興化的南風氛圍,畫面古典,題材卻很前衛現代。如何創造出一個沒有「邊界」的空間,讓故事恣意流動?舞台設計從兩塊白布開始發展。

兩塊布,撐起了《少年金釵男孟母》所有場景。靠著滑輪的升降改變,虛的布有了奇妙的變化,可以是客廳、房間、媽祖廟、法庭、禮堂......。季芳和瑞郎巧合歡時,又化身為床帳,讓床第私密情事更添浪漫。如果說兩塊布是建築的梁柱,兩側的布幕則是內裝,負責環境營造。上半場故事背景在民國初年,布幕上的插畫取材自當時的新聞畫報,風格是偏向江南的雅致細膩;下半場進入民國50、60年代的台灣,背景改為日式或眷村房子,布幕上則是台灣早期廣告畫物件。

第七場季芳將瑞郎納為男妾的「春宮戲」段落,導演周慧玲說:「需要兩把春凳。」春凳,具有強烈性暗示,也是季芳、瑞郎翻雲覆雨的「舞台」。首演當年劇團經費拮据,我和導演自掏腰包訂做,首演結束後各自搬回家,隔了8年,這兩把春凳終於又迎來第二春。

今年《少年金釵男孟母》復刻重演移往水源劇場,相較城市舞台高度較低,設備也不同,首演時以滑輪升降兩塊布進行空間變化,已無法操作,改為軌道左右進出,空間營造必須重新調整。8年前,以兩塊布創造空間的想法,上了台有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不只會流動,彷彿也有生命,會說話;8年後因應時空的改變,我希望它們會說出不一樣的故事。

燈光設計概念 黃諾行

燈光設計-黃諾行
Photo Credit:創作社提供
燈光設計黃諾行

《少年金釵男孟母》故事背景上半場是「過去的過去」(民國初年),下半場是「過去」(民國50、60年代),都是存在記憶中的年代,一種泛黃的記憶與時間感。民國初年,燈光照明還不發達,上半場的燈光色調較為昏黃,呈現那個年代普遍使用油燈、臘燭的光感;民國50、60年代,現代照明普及了,下半場光線略為偏白,同時呼應當時保守、肅殺的氛圍。

民國時期舞台劇流行在台口放上腳燈,補足演員的面光,模擬當時的劇場氛圍,這齣戲也使用腳燈。最後舞會謝幕的場景,則把早年流行在舞廳的效果燈「怪胎」、「地球」搬上舞台。季芳和瑞郎「春宮戲」橋段,色調轉為火熱的紅,燈光必須處理到隱約可見,又看得不是很清楚;有點露,又不能太露,才能營造浪漫的幻覺。首演場地在城市舞台,舞台與觀眾席距離比較遠,這次復刻重演在水源劇場,距離近了,燈光必須重新調整,亮度壓得更低,讓這段床戲保持僅能「偷窺」的私密性。

和創作社合作多年,除了《西夏旅館》因為故事題材詭譎奇幻,導演希望燈光也出來「玩玩」,設計的痕跡多了點。其他戲,我一直認為,如果導演和演員都說清楚了,燈光就不宜說太多。《少年金釵男孟母》故事線清楚,燈光就退到第二線,只需在氣氛營造,讓細節更清楚做點事,其他的就留給演員吧。

音樂設計概念 陳建騏

音樂設計_陳建騏
Photo Credit:創作社提供
音樂設計陳建騏

《少年金釵男孟母》跨了民國初年以及50年末兩個時代,如果理性推算,無法得到合理的解釋。時代,只是安放人物的歷史背景,我沒跟著時間的軌跡行進,而是以音樂呼應編導想要傳達更深層的訊息:包裝在同志愛情故事下的愛與包容。

這齣戲圍繞著同志愛情、親情,以及更宏大的主題:時代壓抑下的情感發展。為了深愛的人甘願付出一切,瑞郎為季芳自宮,季芳為瑞郎而死,瑞郎撫養季芳之子、肖江無悔陪在瑞郎身邊……,我認為,鋼琴最能表現情感溫柔的一面,以此做為音樂設計主軸,依照劇情進行變奏。

上半場音樂的調性浪漫,旋律多一些,流洩出東方的情調。季芳與瑞郎做愛場景,導演處理手法極其浪漫,讓做愛不再如此赤裸。這時候,音樂只需要提供氛圍,虛無飄渺襯托在南管演唱下,讓南管不再那麼南管。瑞郎自宮場景,畫面殘忍,鋼琴卻奏出緩慢而優美的旋律,形成強烈反差,瑞郎悲傷的心境也躍然而出。

下半場的社會氛圍保守而壓抑,音樂的旋律性少一點,只是給些速度感,把空間留給演員去堆疊祕密即將揭發的緊張情緒。

相隔8年重新搬演,劇情略做更動,下半場第二代人物登場,從打籃球改為玩樂團,演唱貓王歌曲〈Devil in Disguise〉。演員不是專業樂手,短時間要學會彈吉他,演奏鈴鼓、和聲,我得從旁協助,讓這支臨時成軍的樂團,玩也要玩得有模有樣。

服裝設計概念 謝介人

17887440_1529559027057138_2100864531_o
Photo Credit:創作社提供

服裝設計謝介人,畢業於美國紐約服裝設計學院(F.I.T.)服裝設計系。曾為台灣諸多表演團體擔任服裝造型設計,包括創作社、拾念劇集、人力飛行、拉芳舞團、動見体、采風樂府、莎妹劇團、雲門舞集二、差事劇團、南風劇團及客家電視台八點檔連續劇《流漂子》等。

南風者個個是風雅俊逸的美男子,服裝設計責任重大,得讓演員站出來就好看。

我從老照片和老電影找尋那個年代的美感符號。上半場,男像女、女扮男性別模糊的閩中風情,讓我想起京劇大師梅蘭芳,舞台上反串旦角,現實生活又是男兒身,翻閱老照片,梅大師穿著長袍,衣領卻似旗袍特別高,有種陰陽相融的美。我把長袍的領子加高,一點細節的改變,演員身形被拉長,顯得挺拔;服裝顏色則是如水彩的粉彩色系,符合南風圈浪漫的氣息;材質上捨棄民初劇慣用泛著光澤的綢緞,而採棉麻,低調而優雅。

堰鈴飾演的瑞郎是個十來歲的純情小男孩,以白色服裝代表這個角色的純潔。喜扮男裝的表姐肖江,則從民國時期著名間諜川島芳子得到靈感,以馬靴、獵裝塑造不讓鬚眉的帥氣。下半場設計概念來自黑白電影,款式保守,顏色則是拘謹的黑、灰、藍,反映民國50、60年代的社會氛圍。

首演時打籃球場景今年變成玩樂團,服裝必須重新設計,華謙飾演的承先,身穿紅夾克,搭配ㄒ恤、牛仔褲,叛逆的原型來自1950年代詹姆士.狄恩(James Dean)主演的電影《養子不教誰之過》(Rebel Without a Cause)。

睽違8年重演,很慶幸幾位主要演員身材沒走樣,新的演員身形也與首演演員相差不大,服裝只要簡單修改即可,時間並未讓美麗褪色,8年後,這群少年金釵依舊漂亮!

演出資訊

創作社 新戲 少年金釵男孟母

名稱:《少年金釵男孟母》
時間:2017/04/14-04/30
地點:台北水源劇場
詳情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