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營利組織第一件事情或許不是照顧弱勢,而是讓自己活下去

非營利組織第一件事情或許不是照顧弱勢,而是讓自己活下去
Photo Credit: Howard Lake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想非營利機構一定有他生存的困難,但我認為一個非營利組織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照顧弱勢,而是先讓自己生存下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我一直覺得,社會上對很多職業都有意識型態,而這些意識形態產生的就是錯誤期待。例如老師、醫生還有社工等職業,都披上一層神聖的光環,好像這樣的職業就是要為社會奉獻犧牲,致死方休。這次想說的職業是社工,一個所謂擁有助人專業的工作。

非營利機構,營利對象是社工

社工系畢業的我雖然不務正業,但是身邊許多同學在擔任社工,前幾天和同學閒聊中,談到回捐薪水這件事。孤陋寡聞的我還真沒聽過回捐薪水,聽完了之後完全傻眼。事情是這樣的,某機構得到政府補助的一項方案,需要聘請社工員。而社工員的薪水由這個方案來補助,方式是直接匯入帳號。但是機構卻和社工約定,匯入32000的款項,要繳回7000給機構,連1.5個月的年終也要回繳。

聽完我非常訝異,因為在實習的時候,我覺得社工的工作非常不划算,一個人要顧40~70位案主,還要寫紀錄、辦活動、應付督導。而很多根本解決不了的問題,家屬也會把責任推向社工。這樣的一個工作,居然現在是到了連自己人都要壓榨自己人的情況,而這樣居然叫做共體時艱,沒有機構你也沒有工作。

我想非營利機構一定有他生存的困難,但我認為一個非營利組織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照顧弱勢,而是先讓自己生存下來。一個要依靠著抽取員工薪水才能讓自己活下來的機構,要怎麼樣來照顧更多的弱勢呢?更令我訝異的是,這個居然叫做常態。原來我們照顧弱勢的方式居然是壓榨機構內的同仁,這不是本末倒置的事情嗎?一個所謂的助人機構,卻壓榨自己機構內的同仁,你會指望這樣的機構帶給弱勢什麼樣的幫助呢?

助人工作者的困境

追根究柢,我認為社會上對於這些助人工作者,並沒有給他們尊重,只有給予責任和不諒解。常常聽到很多人說,這就是需要有大愛的工作阿,需要奉獻犧牲。而很多人搞不清楚義工、志工、社工的差別,覺得做善事就是要不求回報,這些人拿錢做善事過的太爽。我認為做善事也是需要從組織、規劃到執行的,而做這些事的人正是社工。這些專業不但沒被別人看到,還很常會惹得一身腥。

踢爆創世挪百萬善款發獎金這個新聞為例,大家看了都搖頭說不捐錢了。而我其實想問問大家捐錢跟當志工的時候,有沒有哪邊有需要用錢嗎?哪些物資短缺嗎?你自己買著東西送過去嗎?總共多少錢怎麼分配?怎麼做對案主最好?這些志工要叫他們去做什麼?哪邊人手短缺等等…我想,絕對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考慮這些事情,更遑稱專業了。

而這正是社工們在做的事情,他讓你的每一個捐贈用得更有效率,讓你的物資送到該送到的人手上。如果要比喻,你手上有一個公司,你找一些人,要能當會計幫你算流入的錢,還要能當出納幫你發給員工薪水,要關心你的員工好不好,甚至要去幫你找到更多的錢,還要當人資管理志工或義工,到案主家中做訪談的時候更可能遇到危險。但因為經費的來源與社會觀感,這些人做得再好卻不能給他加薪,這就是社工的困境,更別提社工在案主出問題的時候,還可能變成做保的連帶關係人,要承受家屬或社會的怒火…

沒有人該無私付出

我想說每個工作都需要生活,甚至生存。請不要因為個人的意識形態,讓這個社會失去很多願意付出一份心力的人。當然,這樣的困境不只社工,醫師、護理人員甚至教職都會遇到。他們選擇的也許是一份神聖的職業,但不代表他們該接受不公平的待遇。例如以上所說的社工環境,或是像這篇文章為什麼一個婦產科醫生不再給家屬建議?,我們都希望這個世界能夠存在著善的力量,但如果這股善的力量必需壓榨某些職業才能實現,我想我無法認同。

相關文章:

Photo Credit: Howard Lake CC BY SA 2.0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張忘形』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