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解脫生死、達到涅槃境界的三種教法:四諦、十二因緣與六度

佛家解脫生死、達到涅槃境界的三種教法:四諦、十二因緣與六度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生生死死都是因果的連屬關係,聽其自然,是永沒有了期的。釋迦所成的道,就是解脫生死的法門,這法門就是斷除生死的連鎖,達到不生不滅的涅槃境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蔣維喬

自造因自受果

釋迦在菩提樹底下,靜坐思惟的結果,徹底明白人生多苦的原因,完全是人們自己造業、自己得果,和上帝並沒有相干。我們這個軀殼,就是過去世自己造作的苦因,今世結成的苦果。根本上既然是個苦果,無怪乎生、老、病、死的苦痛,沒有法子可以避免了。然而人們不曉得這個道理,今世又造下許多苦因,未來世又要結成苦果。所以生生死死都是因果的連屬關係,聽其自然,是永沒有了期的。釋迦所成的道,就是解脫生死的法門,這法門就是斷除生死的連鎖,達到不生不滅的涅槃境界。詳細說來,有下列三種的教法:一、四諦;二、十二因緣;三、六度。

四諦

什麼叫做四諦呢?四諦是苦、集、滅、道。

「諦」字是「審察」的意思,是說審察這四種道理,實實在在,是絲毫不虛的。

世間一切都是苦,就是無意識的大地山河,也時時刻刻在那裡變壞,如陵谷變遷,是我們知道的。至於有生命的人們,身心兩方面的變壞,以及環境的壓迫,最顯明的生、老、病、死苦痛,上文已經說過了。所以我們一舉一動,沒有一處不受因果支配的。觀察這等道理,實在不虛,就叫苦諦。

既然知道這苦果,就要研究結成這果的原因,這原因是什麼?就是過去世的惑和業。什麼叫惑?惑就是煩惱,分別說來,就是貪、瞋、癡。人們對於飲食、男女、名利,沒有不貪的。然而雖有貪欲,未必盡如我們的意,有求便得,遇到求不得的時候就要發瞋了,這瞋怒最足以害事的。

切實說來,所以要貪要瞋,無非是不瞭解我身、我心以及世界,都是變化無常的。迷誤了這個真理,自已去找尋煩惱,這不是十分的癡愚嗎?就叫做癡。

貪、瞋、癡三種,是人們一出生就帶來的,所以叫「根本煩惱」,也叫「三毒」,也叫做「惑」。這惑不除,就要發現於身、口、意方面而造成「三業」。譬如人們為貪得財貨,最初必先起意,叫做「意業」;起意取這財貨,就要進行,或是出之於口,向人請求,叫做「口業」;出口請求,尚得不到手,更要用別種方法,甚至用不正當的手段去偷盜,叫做「身業」。這是單就惡業而言,其實從身、口、意方面發現的善事,也叫做業。然而沒有貪、瞋、癡的三毒來幫助它,這身、口、意三業,是不會自己發動的。

聚集這種惑和業,就是造成今世苦果的原因。觀察這種道理,實在不虛,就是「集諦」。

明白了惑和業,集成苦果的道理,就要想法滅卻這種苦痛,進入究竟安穩的涅槃境界。觀察這種境界,真實不虛,就是「滅諦」。

要到達這涅槃境界,必須修道方可。道有八種,也叫做「八正道」:一正見,二正思惟,三正語,四正業,五正命,六正精進,七正念,八正定。

確實見到四諦的真理,就是「正見」;思量推求四諦的真理,就是「正思惟」;一切妄言惡語,不出於口,就是「正語」;離開殺生、偷盜、邪淫等惡行,就是「正業」;人們必求生活,以養他的命,然應該做正當的職業,不宜用邪術騙取金錢,就是「正命」;既知修道,不可懶惰,必須勉勵努力,向前進行,就是「正精進」;不論行、住、坐、臥,念茲在茲,常注意在正道,不起邪念,就是「正念」;修道最緊要的功夫,要入禪定,就是「正定」。觀察這種修道功夫,真實不虛,就是「道諦」。

佛弟子中間,有親自聽見佛說四諦的道理,修行成就的人,就叫「聲聞」。聲聞修成的果,叫做「阿羅漢」;阿羅漢是梵音,阿字譯為不,羅漢譯為生。是說他修成這果,永不再生這惡濁世界哩。

十二因緣

什麼叫十二因緣呢?如今拿因緣的意義,先弄明白,再來研究這十二個名詞。

原來釋迦在成道的時候,靜坐思惟,所得到的最精最確的道理就是:宇宙間不論有生命和無生命的東西,都是內因外緣,湊合成功,並沒有上帝在後面做主宰。這些東西的本身,也沒有永久不變的我體,無非是因緣湊合就生,因緣分散就滅,生生滅滅,相續無窮,就是宇宙萬有的總相。

我們隨便舉一件東西來說,都可證明這因緣的理。如飲茶的茶杯,怎麼樣做成功的?就是泥土做它的因,人工、水、火做它的緣,因緣一朝湊合,就做成茶杯。倘若有因沒有緣,或有緣沒有因,這茶杯是永久做不成的。茶杯使用久了,或一朝失手墜地,就因緣分散而歸於破滅。不論什麼東西,都可用這因緣的方式去解釋。無生命的東西,固然如此,就是有生命的人們,也是因緣湊合成功的。

這十二因緣,就是拿人們從投入母胎,以至出生到老死,分作十二段去觀察,也可說是佛家的人生觀;也就是拿苦集二諦,來詳細說個明白。

這十二個名詞是什麼?列在下面:

一、無明;二、行;三、識;四、名色;五、六入;六、觸;七、受;八、愛;九、取;十、有、生、老死。

無明,是不明白真理,就是癡,也叫做惑。

行,是身、口、意三方面的造作,有時做善事,有時做惡事,有時做不善不惡的事,也叫做業。上文說集諦時候,不是曾提及過去世的惑和業,是造成今世苦果的原因嗎?可知無明和行,是拿集諦分開詳說,是人們過去世所造的「二因」。

識,是心上的分別作用,凡是有生命的人,他的肉體儘管死滅,他的心識卻是不滅,又會去投胎的。拿現在通行的話來講,這心識彷彿是像靈魂;靈魂被過去世的惑業所驅迫,碰到父母交合時候,就會去投胎。所以人們是識為因、父母為緣,因緣湊合而成人的。

名色二字,名就是指心說,色就是指身說。為什麼不叫身心,要另起這名色的名詞呢?是因為投胎以後,精神和物質慢慢地結合,長成胎兒,這時心識既極其闇昧,形體也沒有完全,所以不叫身心,叫做名色,是身心沒有完全的稱呼。

六入,就是眼、耳、鼻、舌、身、意的六根。人們眼能看見色彩,耳能聽見聲音,鼻能嗅著香臭,舌能嚐著滋味,身體能覺得痛癢等感觸,心意能考想一切事事物物,這叫做六根。胎兒在母腹中幾個月,慢慢地長成這六根,稍微能夠有點感入,但是作用並沒有完全,所以另起個名詞,叫做六入。

觸,就是感覺,是指出胎以後至兩、三歲的嬰兒,能接觸外境,起極簡單的知覺,不能分別孰是苦、孰是樂,並不起愛憎的感情,所以單叫做觸。

受,是指四、五歲至十四、五歲時候,心識逐漸發達,能領受環境,起飲食、玩具等希望,遇順境就曉得快樂,遇逆境就曉得苦痛,隨時起愛憎的感情,所以叫做受。

從識至受,共五段,是拿苦諦來分別詳說,是人們現在世所結的「五果」。

愛,是十六、七歲時候,貪戀財貨女色,生種種的欲望,貪戀不已,執著在心,不肯放捨,所以叫做愛。

取,比愛更進一步,是成人以後,貪愛的心增長,必定取得到手,方能滿他的欲望,於是廣造身、口、意三業,這叫做取。

有,是現在世既然造業,必定又有將來的苦果,所以叫做有。愛和取是現在世的惑,有是現在世的業,和過去世的無明、行,是一樣的,也是拿集諦來分別詳說,這是現在世所造的「三因」。

生,是說既有現在世所造的因,那麼未來世又免不了要去投胎的,這叫做生。老死是說未來世既然投胎受生,又免不了要死滅的,這叫老死。生和老死,也是拿苦諦來分別詳說,這是未來世的「兩果」。

這十二因緣,通過去、現在、未來三世。從過去的兩因,生現在的五果;又從現在的三因,生未來的兩果。我們生生死死,輪轉不已,叫做「輪廻」,根本不外乎惑和業為因,造成生死的苦果。釋迦說明這等人生觀真能抉出生死的大原,不是他種宗教所能及得到的。

寫給年輕人的佛學入門-73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這十二因緣,就是詳細說明苦集二諦。看上文便可明白,人的一生無非是內因外緣湊合而生,了無實實在在的我。這因緣的最初一念,是無明。可知若能滅除無明,其餘的緣,也必隨之而滅,這生死的連鎖,不怕它不斷了,就是滅諦。

既知道無明可滅,必須用真實的智慧,觀察這十二因緣,努力修道,方可滅除無明,了脫生死,達到涅槃,就是道諦。

佛弟子中間,有比聲聞聰明的人,不必親聽佛說,獨自觀察十二因緣的道理,也能修行成功的,這叫做「緣覺」。他修成的果,叫做「辟支佛」。辟支是梵音,舊譯為因緣,新譯為獨,佛是覺義。辟支佛,就是緣覺,也就是獨覺。

六度

什麼叫做六度呢?六度的梵音叫「六波羅密」。「波羅」二字,譯為彼岸;「密」字譯為到。是說修這六種法門,可從生死大海的此岸,渡到涅槃的彼岸,所以叫做六度。

六度的名詞如下:一、布施;二、持戒;三、忍辱;四、精進;五、禪定;六、般若。

這六度是菩薩所修的,菩薩的梵語是「菩提薩埵」。菩提是智慧,薩埵是眾生,是說他拿智慧去上求佛道,拿慈悲來下救眾生,簡單稱呼,就叫菩薩。

前面聲聞、緣覺兩種人,只曉得度自己,不曉得度眾生,局量狹小,所以叫做「小乘」。菩薩修行,看眾生和自己一樣,要先度眾生,後度自己,局量廣大,所以叫「大乘」。正惟菩薩修行,不單為自己,所以第一就是布施。

布施有兩種,一是「財施」:是拿衣服、飲食等和生活所需要的一切東西,隨著自己力量,施送於他人;二是「法施」:是拿自己從諸佛及善友處聽得的法門,以清淨的心腸,轉為他人詳說,並不希望報酬的。這兩種總叫布施。

其次是持戒。持戒是防止身、口、意的惡業的。

戒的根本有五種:不殺、不盜、不淫、不妄語、不飲酒。次是忍辱,辱有兩種:一是「生忍」,是菩薩對於同類的人而發的。如有人對他恭敬供養的時候,菩薩絲毫不生驕怠心;有人對他瞋罵打害的時候,菩薩絲毫不生怨恨心。二是「法忍」,是菩薩對於不同類的自然大法而發的。如遇著大冷、大熱、大風、大雨的時候,又如遇饑餓口渴的時候。平常的人,必定要苦惱憂愁,不能忍耐,菩薩就能安然忍受,絲毫不起憂惱,這兩種總叫忍辱。

次是精進。精進有二種,一是身精進,勤修善法,或禮拜,或誦經,或對人講說,無論什麼時候,自身一點不肯懈惰;二是心精進,勤行善道,心心相續,自心一點不敢放逸。這兩種總叫精進。

次是禪定。禪定是掃除一切妄念,專心注定一個正念,這是佛家最重要的功夫。

最後是般若。般若是梵語,譯為智慧,這智慧是禪定功夫很深的時候才發生的。通曉一切諸法(佛經中,凡一切事事物物均為法),叫做「智」,斷惑證理叫做「慧」,絕不是平常所說的聰明智慧可比,所以獨用般若的譯名,叫人知道和平常智慧大有分別。

這六度就是四諦中的道諦,不過更加積極的利他行善,和聲聞、緣覺只曉得自利的,廣狹不同罷了。佛弟子中間,修這六度得到大涅槃果的,就叫菩薩。

相關書摘 ►【寫給年輕人的佛學入門】佛家八正道的修行方法——戒、定、慧三學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寫給年輕人的佛學入門》,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蔣維喬

佛教博大精深,宗派眾多,對於初學者而言,充滿了理解上的困難。本書從佛教的成立背景及原因述起,談及釋迦牟尼的略史、佛教的立基點和教法,敘述經論的結集和佛教在印度的盛衰,與傳入東方後的發展狀況,並講述歷代與海外《大藏經》的雕刻,在佛教的研究方法上,簡單扼要地說明了佛家的修行方式——戒定慧、禪觀、念佛及持咒等等。

本書作者蔣維喬為民初著名學者與修行者,精通文史哲學,並曾皈依諦閒大師、親隨太虛大師學習佛法。撰寫此書時,秉持淺顯易懂的原則,避免談專門名詞,造成閱讀理解上的困難、少談玄妙,僅講述根本道理、著重簡單而可以實踐的修行方式。因此本書內容豐富,言語明晰易懂、觀點理性客觀,是進入佛法堂奧的普及讀物。

getImage_(2)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王國仲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