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以為美國總統的愚蠢感到驚訝,但不該相信特朗普的氣候幻想將改變全球現實

我們可以為美國總統的愚蠢感到驚訝,但不該相信特朗普的氣候幻想將改變全球現實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特朗普無法阻止海浪,也無法阻止全球暖化所導致的海平面上升。科學是真實的,即使特朗普樂於宣揚他對科學的無知。

文:Jeffrey D. Sachs(哥倫比亞大學可持續發展教授、衛生政策與管理教授、地球研究所主任。可持續發展方案網路主任)

傳奇故事記載克努特國王(King Canute)曾把他的奉承者帶到海邊,向他們展示即使國王也無法指揮海浪,告訴他們自然規律比人類的法令更強大。可惜特朗普(Donald Trump)打心底裡相信他的行政命令可以擋住海浪。

特朗普的周圍都是密友而不是阿諛奉承者,他們和他們愚蠢無知的國王認為否認氣候變遷就可以恢復煤炭、石油和天然氣的財富和榮光。他們想錯了。貪婪不會扭轉人為的氣候變遷,而特朗普的行政命令也不會阻止全球逐步淘汰煤炭、石油和天然氣、並代之以風能、太陽能、水電、核能,地熱等低碳能源的步伐。

不到100天,我們就清楚地看到特朗普生活在幻想的世界當中。他發布政令、吼叫著發布命令,半夜發布推特,但這些都於事無補。切實存在、而不是他專事「掩蓋」的事實——不斷拆穿他的謊話。這些事實既有物理規律,也有法律、法庭裁決、程序,還有選民,僅有36%的選民滿意特朗普的工作表現。此外還有中國,中國在技術和外交領域,從這個無能的美國總統所做出的每一項自我毀滅的舉動中受益。

他最新的幻想涉及氣候變遷問題。特朗普已經發布行政命令,聲稱將扭轉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的氣候政策。他的命令將廢除美國環保署的「清潔能源計劃」規定,壓低石油和天然氣生產及運輸所產生的甲烷排放的控制標準,並結束環保署所頒布的「碳社會成本」的使用規則,實行這項規則的目的是要衡量氣候損害所造成的額外二氧化碳排放的美元價格。

按照特朗普的說法,這些新舉措將在煤炭行業創造新的工作崗位,實現美國「能源獨立」,並促進經濟增長。不僅如此,特朗普最近授權修建從加拿大亞伯達省到美國內布拉斯加州的基斯頓輸油管道(Keystone XL pipeline),目的是實現加拿大油砂與美國煉油廠之間的連通。奧巴馬曾以惡化全球暖化為理由拒絕批准這個項目。

特朗普最主要的動機是服務於美國煤炭、石油和天然氣行業的經濟利益,上述行業為國會和州政府共和黨人提供充足的競選資金和媒體支持。簡言之,這是一種政治腐敗:用政府政策來交換競選資金。

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雪弗龍(Chevron)、美國商會(USCC)和科赫工業(Koch Industries)都是主要的參與者,幾乎所有共和黨國會議員都參與了這種可恥的行動。他們準備在公眾面前扮演傻瓜——否認氣候科學和全球暖化——只要這樣做能維持競選資金流。無論特朗普自己是否能蠢到相信自己所說的話,他都清楚自己的行政命令能讓共和黨當權派笑逐顏開。

但就像特朗普所做的太多決定一樣,他的所作所為更多是言勝於實,耀武揚威。首先,特朗普無法阻止海浪,也無法阻止全球暖化所導致的海平面上升。科學是真實的,即使特朗普樂於宣揚他對科學的無知。

其次,世界知道全球暖化是真實的。所有聯合國成員國都在2015年簽署了巴黎氣候協定。這個星球剛剛經歷了有史以來最熱的三年。海洋溫度正在大幅變暖(最近已經導致93%澳大利亞大堡礁被損害)。特朗普的憤世嫉俗和無知無法改變人們的意志,也不能在全球範圍內吸引追隨者。

不僅如此,特朗普的所作所為將在法庭受到挑戰,幾乎肯定他將會輸。他將在西維吉尼亞州吸引少數選民並得到科赫工業的讚譽。但他卻無法推翻環保局對二氧化碳排放的監管規則。

上述標準受到「清潔空氣法案」的保護,特朗普很難在國會獲得足夠多的支持從而修改這項立法——他離所需的票數相差很多。而且美國選民絕大多數贊成從化石能源轉向可再生能源。即使美國的政治像今天這樣腐敗,仍然不得不聽取選民的看法。

特朗普也無法讓垂死的煤炭工業起死回生。今天所有人都反對煤炭使用。它導致礦工和生活在燃煤電廠附近的民眾患上肺病。單位煤炭比單位石油和天然氣釋放更多的二氧化碳,煤炭和所有化石燃料越來越多的面臨來自風能、太陽能、水電和其他零碳能源的競爭。

至於工作機會,煤礦開採的自動化已經導致整個行業在1.5億的勞動大軍中僅僱用幾十萬採礦工人。無論有沒有特朗普,採礦業在未來美國就業趨勢中都將不會發揮重要的作用。

出於同樣原因,我打賭耗資數百億美元的基斯頓輸油管道將永遠不會開工。世界不需要加拿大的油砂,因為世界迫切需要向零碳能源轉型。加拿大的油砂開採非常昂貴、污染程度高且遠離市場。儘管得到特朗普的批准,但投資者很有可能拒絕投資一條在使用年限遠未結束前就很可能破產的管道。

中國、歐洲甚至海灣地區都不會被特朗普的所作所為動搖。中國決意降低二氧化碳排放,清潔空氣,並成為21世紀光伏(Photovoltaics)和電動汽車等低碳技術的領導者。歐洲正在快速走向零排放經濟。海灣國家正在部署新的大規模可再生能源生產能力,尤其是太陽能。

歸根結底,我們可以為美國總統的愚蠢和美國共和黨的腐敗而感到驚訝。但我們不應相信特朗普的氣候幻想將改變全球現實或改變巴黎氣候協定的執行狀況。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5 - 唐納德·特朗普的氣候幻想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