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年輕人的佛學入門】佛家八正道的修行方法——戒、定、慧三學

【寫給年輕人的佛學入門】佛家八正道的修行方法——戒、定、慧三學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戒、定、慧三學,是佛家的根本功夫。三藏中的律藏是講戒學的,經論是講定慧的。小乘從四諦用功,道諦中的八正道,就是戒、定、慧;大乘菩薩的六度,也是戒、定、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蔣維喬

戒、定、慧三學

前文曾說過釋迦的根本教法,是苦、集、滅、道四諦。我們既已知道人生是苦果,今生所以結成這苦果,是前生所造的業和煩惱聚集成功的。我們如果聽其自然,順著生生死死去輪轉,也就罷了,倘若要超出這苦海,解脫生死的苦痛,就不能不講修行方法。這方法就是四諦中的道諦,叫「八正道」。

要實行這八正道,有一定的下手次序,就是戒、定、慧三種學問。

戒學

什麼叫「戒學」呢?人們的動作,總不外乎身、口、意三業,戒就是防止惡業而定的規條。釋迦在世時,因為防止弟子們有作惡的行為,立下種種戒條。釋迦滅度後,優波離誦出戒律,成為定制,就有律藏。以後分派愈多,條文細密,比丘有二百五十戒、比丘尼有三百四十八戒,成了專門的學問。但是戒條儘管繁多,都從根本的五戒推演而出,所以我們只要知道創立五戒的本意,就得到戒學的要領了。

五戒名目:

第一,是不殺戒。人類和畜生,同是有生命的動物,如今為貪自己的口腹,殺害他物的生命,來滋養自己的生命,論情論理,都說不過去。然而人們竟因向來習慣,視為固然,豈不可怪?昔願雲禪師有云:「數百年來碗裡羹,冤深如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須聽屠門半夜聲。」何等痛切。動物被人類宰殺,不過力量不敵,無可如何,懷恨報復的念頭,何嘗沒有。這是佛家第一要戒殺的意思。

第二,是不盜戒。物各有主,不是我的,何可妄想竊取,這理人人都易明白。但是立戒的本旨,是對於他人之物,絲毫不生一點妄取的念頭。譬如公家的物件,無論一張紙、一枝筆,不是公事,也絕不濫用,這就不容易了;這樣方算是不盜。

第三,是不邪淫戒。我們投胎做人,就是因為父母的淫欲而來,所以淫欲是生死的源頭。如今要超脫生死,當然要在根本上解決,所以要戒淫。出家人簡直斷絕淫欲,立戒格外的嚴,就叫「不淫戒」。若是在家人,都有妻室,不容易立刻斷除,故立下「不邪淫戒」,就是除自己妻室外,不可對他人妻女,有邪淫的行為,叫做不邪淫。

第四,是不妄語戒。離開事實,妄造虛言,這種顛倒是非,誑惑眾聽,是最不好的行為,也是人們最容易犯的毛病,所以要立這戒。

第五,是不飲酒戒。飲酒足以亂性,令人昏亂,就是照現在衛生家說話,飲酒也是有害無益的。再推廣的說,釋迦在世時,還沒有吸煙的風俗,所以不曾立不吸煙戒,照現在的習俗,應該立不飲酒、不吸煙戒才是。

前文曾經說過人們的根本煩惱,是貪、瞋、癡,一切煩惱,都從這而出,所以叫「三毒」。三毒先以意思做動機,然後發現於身的方面,而為殺、盜、淫的惡業;發現於口的方面,而為妄語的惡業;發現於身、口兩方面,而為飲酒的惡業。可知五戒,就是對症發藥,治這三毒的毛病。

不殺是戒瞋的,因為凡是殺念,總是由瞋而起的。不盜所以戒貪,凡盜念總是由貪而起的。不淫所以戒癡,男女的慾,總是由癡而起的。不妄語是兼戒貪癡,大概妄語無非是想隱藏自己罪惡,或想詐取名利。隱藏是由癡而起的,詐取是由貪而起的。

這貪、瞋、癡三毒,是人們有生以來,本性固有,對此立不殺、不盜、不淫、不妄四戒,是治本性的病,所以這四種叫「性戒」。至於飲酒雖和貪、瞋、癡也有關係,但是因後天的欲望而起,不是本性所固有的,所以飲酒一戒,叫做「遮(禁也)戒」。

人們果能實行這種戒學,自然煩惱慢慢減輕,去惡進善,自有把握,所以學佛第一要從戒入手。

定學

什麼叫做「定學」呢?

定是治心的最要功夫,人們的身心苦果,既然是業和煩惱所聚集的因所造成的,可知要解脫苦果,先要斷苦因。業和煩惱,無非從心發生,試返觀我們的心,是怎麼樣情況?那是前念去、後念來,念念相續不已的無數妄念就是了。於此可下斷言,人們生死的根本(因),就是這個妄念。既已明白這理,所以治心功夫,是最要緊沒有的了。

戒學既除掉身、口方面的惡業,定學就專從心的方面下手。下手的方法,大概可就預備及實行兩段,略說一說。

一、預備

預備以環境為先,當擇寂靜的地方,免得紛亂心意,所以出家人住的寺院,多在名山。我們在家人,不能入山,但在家中擇一間淨室,也就可以得到相當的環境,然後先用調身、調心的功夫。

身的方面:飲食宜有節,不宜多,睡眠宜有一定時間,大概以八小時為度。平時舉動,勿可粗暴,使氣血平和,肢體愉快。

心的方面:妄念用事,從吾人有生以來就是這樣。所謂意馬心猿,要它調伏,真是不易,然不可怕難,慢慢做去,久後自然有效果。須知我們的動作,不外行、住、坐、臥四種威儀。除臥時我們沒有把握外,其餘行、住、坐三威儀,我們要時時刻刻留意,不要聽它胡思亂想,如治亂麻,耐性徐徐理之,自有頭緒。

二、實行

就是每日早晨或晚上,到靜室中去打坐。這也要在身、心兩方面注意。

身的方面:應置一方凳,上鋪厚軟的墊子,臀部再墊高一、二寸,然後盤足端坐於上,或用右腿加於左腿,或用左腿加於右腿,都可隨便。左右手交握,安於小腹的下方。腎囊要懸空,勿使受壓。

心的方面:就要一切放下,把妄念掃除乾淨,只存一個正念,猶如明鏡,不染一塵。初學的人,於這種功夫最難下手,但有一種簡便方法,就是「數息法」。鼻端的氣,一出一入,叫「一息」,入坐以後,怕心意散亂,就可留意一出一入的息,第一息數個「一」字,第二息數個「二」字,如是一直數到「十」字,再回轉來數「一」字。循環默數,自一至十,一點不亂,念頭全注在數字上,紛亂自然可免。況且息是屬於身的方面,數是屬於心的方面,今用這法,可使身心自然合而為一。這法是初習定學的人,最合適的。要知道定學的詳細情形,可參看我的《因是子靜坐法》。

慧學

什麼叫慧學呢?這「慧」字極難說明,因為是定力所生的大智慧,到這地步,就能斷妄惑(妄念自然不生)、證真理,不是我們平常的小智小慧。我們沒有由定生慧的功夫,要來說這慧學,如何能明白呢?然而不說又不可,姑且略說它的本體,再用譬喻以為證明。

原來我們的心,固然是妄念用事,然而我們的真心是不動的,不過被妄念遮蔽,真心就不能發露了。譬如明鏡,被灰塵所遮蔽,好像失掉照物的作用,其實鏡的本體毫無欠缺,只須把灰塵拂拭乾淨,鏡體就仍舊發光,照物無遺了。

真心也就像這樣,當妄念用事時,如鏡被塵蔽,真心完全隱藏。我們若用定學掃除妄念,歸到一個正念,久而久之,妄念脫落,真心的靈光自然顯露,這時也如明鏡照物無遺,這就叫做慧學。

寫給年輕人的佛學入門-204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戒、定、慧三學,是佛家的根本功夫。三藏中的律藏是講戒學的,經論是講定慧的。小乘從四諦用功,道諦中的八正道,就是戒、定、慧;大乘菩薩的六度,也是戒、定、慧。

相關書摘 ►佛家解脫生死、達到涅槃境界的三種教法:四諦、十二因緣與六度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寫給年輕人的佛學入門》,商周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蔣維喬

佛教博大精深,宗派眾多,對於初學者而言,充滿了理解上的困難。本書從佛教的成立背景及原因述起,談及釋迦牟尼的略史、佛教的立基點和教法,敘述經論的結集和佛教在印度的盛衰,與傳入東方後的發展狀況,並講述歷代與海外《大藏經》的雕刻,在佛教的研究方法上,簡單扼要地說明了佛家的修行方式——戒定慧、禪觀、念佛及持咒等等。

本書作者蔣維喬為民初著名學者與修行者,精通文史哲學,並曾皈依諦閒大師、親隨太虛大師學習佛法。撰寫此書時,秉持淺顯易懂的原則,避免談專門名詞,造成閱讀理解上的困難、少談玄妙,僅講述根本道理、著重簡單而可以實踐的修行方式。因此本書內容豐富,言語明晰易懂、觀點理性客觀,是進入佛法堂奧的普及讀物。

getImage_(2)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責任編輯:王國仲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