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當年被誤以為是翻唱的《美麗新世界》,其實是本土音樂人的原創歌曲

S.H.E當年被誤以為是翻唱的《美麗新世界》,其實是本土音樂人的原創歌曲
Photo Credit:華研國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李天龍回憶,2000年他的好友林強擔任海洋音樂祭的評審,他於是陪同前往參加,福隆的陽光、沙灘撩撥著他的創作靈感,「當初想寫一首海洋、沙灘的歌。」於是有了〈美麗新世界〉最初的雛形。

作曲:李天龍 作詞:李天龍/顏璽軒 演唱人:S.H.E 編曲:呂紹淳 製作:馬毓芬 收錄專輯:美麗新世界 出版時間:2002 出版公司:華研 受訪者:李天龍/顏璽軒 採訪撰文:王景新

2001年九月,華研唱片發行的《女生宿舍》讓三位漂亮又有個性的年輕女孩,一躍成為家喻戶曉的大明星;2002年一月發行的《青春株式會社》及八月發行的《美麗新世界》堪稱是這台灣女子天團的三部曲,從宿舍、公司(株式會社)再到美麗新世界,明顯將格局愈拉愈大。

值得一提得是,不少人誤以為《美麗新世界》的同名歌曲應該也和前兩張的首波主打歌一樣,是翻唱外國歌曲;然而,這首歌是由本土音樂人李天龍、顏璽軒創作的原創歌曲,甜美的電音舞曲相當討喜,在同期發片的陶喆、王力宏、周杰倫等大牌夾殺下,異軍突起,也助攻S.H.E拿下第十四屆金曲獎最佳重唱組合獎,誠如〈美麗新世界〉預告一個新時代來臨。

李天龍回憶,2000年,他的好友林強擔任海洋音樂祭的評審,他於是陪同前往參加,福隆的陽光、沙灘撩撥著他的創作靈感,「當初想寫一首海洋、沙灘的歌。」於是有了〈美麗新世界〉最初的雛形。

李天龍說,〈美麗新世界〉歌詞參考了很多素材;由於當時邀歌的S.H.E都還算是青春少女,李天龍還特地在某一天選在下課時間搭捷運,特別側耳傾聽國中、小女學生們的談話,了解年輕人的語言與思想。

他花了半小時寫完歌詞,「剛好當時在看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是講反烏托邦的作品,很灰色;我想以正面的方式來傳遞《美麗新世界》,就寫在副歌。」然後再編曲,最後才譜曲。

「寫詞跟編曲都很快,作曲花了兩、三個禮拜才完成。」原來,對節奏感十分敏感的他,反覆琢磨詞曲的咬合度與韻律感,「我不想寫出一首台式舞曲或是抒情歌,我想寫一首Eurobeat(歐陸舞曲)。」

聽西洋與日本音樂長大,從中汲取最大的養分就是讓他勇於走出華語流行樂壇長久以來的舒適圈──抒情芭樂K歌。他更勇於突破快歌一定要有複雜和弦的窠臼,「副歌的部分有做些變化升半音。」他以四個和弦,簡單俐落地完成〈美麗新世界〉。

此外,他寫給張韶涵的〈歐若拉〉、Sweety〈櫻花草〉也同樣讓很多人誤以為是翻唱國外的歌曲,就證明他快歌寫得不輸國外作者,詞曲無縫接軌,渾然天成。

擅於寫快歌的李天龍,並不擔心沒有年輕創作者投身舞曲創作,「寫了要給誰唱?」點出當代華語流行樂壇明星的人才斷層問題嚴重。目前他是南拳媽媽的老闆兼經紀人,持續在業界發揮影響力。

李天龍透露,〈美麗新世界〉當時也發了幾位作詞前輩比稿,但最後還是用他原版的,再交給顏璽軒小修。「應該學習嬰兒,再寬容一點,哭過就忘了。」這句詩意般的破題,原來是〈美麗新世界〉共同作詞人顏璽軒有天在捷運上看見車廂上的一位嬰兒,前一秒還哭喪著臉,下一秒又笑了,於是馬上寫進筆記本裡。

後來,收到李天龍〈美麗新世界〉的demo,主題已經企圖要架構一個S.H.E的新世界,副歌明確完整但缺少鋪陳的主歌骨幹結構,於是想起筆記本裡的這一句,最後成為〈美麗新世界〉歌詞的第一句,讓許多失意人在這首電子舞曲裡,隨著歌詞與旋律,忘愁忘憂。

兩位作詞人充分掌握新時代的語言,也讓這首充滿真善美正能量的歌曲,沒有八股的老氣、匠氣。〈美麗新世界〉這首歌的開頭更有一段改編自《聖經》創世紀第一章的日文口白,緊扣「新世界」的題旨又充滿生命力。

顏璽軒說這是來自施人誠的創意:「一開始本來打算用中文念這段口白,但覺得有點死板,所以最後用日文念。」製作人馬毓芬再分別按照S.H.E三人中、高、低相輔相成的音域特色,安排演唱段落。

去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美國歌手巴布狄倫(Bob Dylan),顏璽軒表示,流行歌曲本來就與文學息息相關,必須在有限的篇幅傳達社會和時代情感血肉,他樂見流行歌手或得正典文學獎肯定,「或許我們也可以重新思考Eagles或李宗盛的作品。」

本文獲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