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丼的深夜食堂 第2話:「豬肉煎餃」與冷戰的張家父女

勝丼的深夜食堂 第2話:「豬肉煎餃」與冷戰的張家父女
勝丼 X TNL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是的,我們能做的真的很少……但放棄掙扎就只會被現實一直欺負下去!至少年底的市長選舉,我會把握難得的機會,希望可以為台北帶來巨大的改變。

誠摯邀請您在週四的深夜,掀開布簾,走進連勝丼豬排專賣店,品味一道菜、一個人,以及一則屬於這座城市的小小故事。

每個禮拜總有兩三天,晚上九點出頭,在金融業工作、剛下班的張小姐會推門進來店裡。張小姐的眼妝總是有些糊了,順著細心裝扮的眼影和睫毛膏,不難瞧見她帶著血絲的雙眼,年紀約莫在30歲左右吧。作為辛苦勞碌的小資女孩,在這個上班打卡制下班責任制的城市裡從來不稀有,然而,真正讓勝丼記得她的原因,不是那疲憊時仍友善的笑容,而是總請我勸勸張小姐的-張小姐的父親。

張小姐的父親是個國小老師,規劃明年退休,辛苦了大半輩子,已準備開始享受人生,唯一的煩惱只剩下這個女兒;或許是當老師當久了,張爸爸一開口就不接受別人的插嘴,總是有條理的重複女兒和他的冷戰,以及他對女兒想法的不理解。

勝丼聽得出來,在所有的不理解背後,都是父親捧在掌心那無法用言語傳達的愛,以及屬於張先生這個世代的,各種理所當然的價值觀:

「叫她交男朋友她也不聽,多講幾句就會怪我在大學時不准她交男朋友、不准她晚回家,可是念書就是要好好念書嘛!你說對不對?」張爸爸總是拉著我這麼說,而身為一個好聽眾,我自然是點頭如搗蒜。

「常常聽到她在抱怨薪水很低,啊我們以前一個月才六千多塊捏!只要努力齁,撐幾年不知不覺生活就會越來越好啦!」食堂裡如果有其他的長輩,聽到張爸爸這樣講,都會點頭表示贊同,妙的是此時,店裡的年輕人往往低下頭去滑手機、或是皺起眉頭沉默不語。

「很奇怪,小時候她多乖多聽話,現在長大了就變的難溝通;跟她說大環境我們改變不了,別人的事情不要管那麼多,我有講錯嗎?每次跟她講就一個臭臉,好像我欠她甚麼一樣,到底是交了甚麼壞朋友把她帶壞的啊!唉……你雖然四十幾歲了,可是你好像說自己是年輕人嘛,多勸勸她、多勸勸她!張爸爸都是為了她好!」張爸爸苦口婆心的說。

因為客人說的都是對的,所以總是凹我贊同他言論的張爸爸,讓勝丼印象非常深刻。

相較於張爸爸,張小姐總是很安靜,在意身材的她總是只點一份豬肉煎餃沾白醋當晚餐,有時候我會多煎一兩個作為招待,她知道他爸爸跟我訴苦後連聲抱歉,我們也漸漸越聊越多:

「誰喜歡每天一直加班賺那一點點的薪水呢?我的夢想也沒有比較特別,也就只是希望可以存錢開一家咖啡廳、放自己想聽的音樂、常常看到我的朋友,和他們聊天也聊咖啡,我甚至連室內設計的風格都想好了,像是北歐挪威風格的桌子……」

講到夢想中的咖啡廳,張小姐就像個要去校外教學的孩子,語調充滿快樂。

「但是我和我的每個朋友都知道,在台北實現這夢想真的很困難!而且我們和爸媽的關係都不好,大家都發現世代衝突越來越嚴重,我的痛苦你不認同,你的經驗跟我的生活不符……更可怕的是這個Gap越來越嚴重之後,我發現跟我爸根本就無法溝通!」

勝丼發現只要張小姐講了這些話,店裡所有剛結束加班的年輕人也都會微微的點頭,原來整個台北漸漸的有兩種想法對立的人,連一個小小豬排店裡,都可以感受到長輩與年輕人,彼此的不快樂。

「那……你希望我跟你爸爸說些甚麼嗎?」除了豬排飯,勝丼甚麼也不會,我只好抓了抓頭。

嘆了一口,張小姐堅定的說:「我覺得我爸很難接受世界已經改變了,只有巨大的改變才能讓他驚覺我們是對的。」

張小姐的堅定,反而讓勝丼吐露了心中的無奈:「可是我們年輕人根本不可能讓世界有巨大的改變嘛!我們的爸爸又不是美國總統或是中國總理。」

「是的,我們能做的真的很少……但放棄掙扎就只會被現實一直欺負下去!除了好好工作,至少年底的市長選舉,我會把握難得的機會,好好做個決定,希望可以為台北帶來巨大的改變,告訴我爸時代不同了!」

此話一出,只見坐在角落的西裝帥哥阿飛點了點頭,還輕輕的鼓掌,和張小姐交換了一個微笑。夜色低沉的台北大安區,是否有足夠的巧合發生愛情故事呢?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張小姐一如往常,買了張爸爸也愛吃的豬肉煎餃回家讓張爸爸當消夜,張爸爸喜歡沾醬油膏,張小姐喜歡沾白醋,那又如何呢?

真希望我也有一個為了改變爸爸,願意努力改變世界的女兒啊。

更多的勝丼:https://www.facebook.com/Katsudon.Lien

勝丼的深夜食堂 第1話:經濟系大學生二白的「經濟魯肉便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