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播案代表公平正義,還是重回白色恐怖?先從中廣發展歷程談起

停播案代表公平正義,還是重回白色恐怖?先從中廣發展歷程談起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正因大功率電台執照的珍貴與頻道公共財的獨特性,不僅不是私人財產外同樣也非政府財產,除了需檢視過去賦予同樣任務的電台頻道外,也應重新檢視現有大功率電台,是否淪為政府單位的美化工具與傳聲筒?

文:陳炯宏

近日最高行政法院判決撤銷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停止執行中廣繳回兩頻道」行政訴訟裁定,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依據此判決廢止中廣音樂網與寶島網兩電台的執照,要求中廣停播音樂網與寶島網並繳回兩頻道,繳回頻率則是指配給原民電台與客家電台。此一舉動引發正反兩方不同的看法。但從中廣成立發展歷程,以及頻道稀有論點來看,或許能夠提供多一個觀點來思考停播案。

中國廣播公司,源自於國民黨1928年成立隸屬於中央黨部宣傳部所屬的中央廣播電台,爾後不斷改組,並在戰後經國防最高委員會通過改組為中國廣播公司,繼續由國民黨中央管理;1949年於台灣重新成立,將原本接收日本在台廣播設備所成立的台灣省公營台灣廣播公司改組,成立中廣台中台後續改名為中廣台灣台,而在民營化以前,中廣始終是屬於國民黨營企業。同時期除了中廣外便是美軍在台專屬電台Armed Forces Network Taiwan(AFNT),也就是後期改組成為台灣人所熟知的ICRT。

直至1970年代,雖然陸續開放地區型電台設立,但能進行全國性發送業務的也僅有中廣、警廣、復興與正聲這四家黨政軍所控制的廣播電台,當時廣播電台最重要的任務除了政府宣傳目的外,更重要的就是利用廣播來對抗與蓋過中共的對台播音,這也就是抑制匪波的任務由來。

隨著兩岸交流開放與此任務不再延續的同時,政府是否有權收回頻道賦予新的公共服務任務,還是任由因此任務取得極大資源的電台民營化進行不公平的商業經營?

從「 頻道功率標準」看中廣經營優勢

我國針對廣播頻道功率可區分成為大、中、小三個功率標準,大功率電台功率30千瓦以下且發射半徑涵蓋全國,而中功率電台功率為三千瓦以下發射半徑僅有20公里,因此可知當一張大功率全國執照發放後,因為覆蓋全國,將會使得該頻道無法再開放給其他中小功率電台使用,因此顯得大功率電台執照之稀有與珍貴。

政府自1982年後共十梯次開放廣播電台經營執照,僅只有在第四梯次開放一張大功率電台執照;在《一飛沖天,飛碟電台的故事》一書中也敘述到,中廣現任董事長趙少康先生,當年正是以衝撞媒體壟斷的心情在這波開放天空籌辦飛碟電台,並開創台灣廣播電台聯播網的濫觴,因此應該更能體會一般商業廣播媒體在中廣獨佔大功率多頻道這樣優勢的條件下,僅能以受限的聯播形式經營全國播放業務的不公平競爭立場。

繳回頻道後,中廣仍擁有優勢資源

中廣現行擁有自黨營時期取得大功率共五頻道之資源,以頻道數量優勢進行分眾節目經營並取得廣告採購上之優勢,相較於其他僅能以聯播網形式經營之電台、需受法規限制聯播比例上限與自製節目比例,相形之下省去一定的節目製作成本;再者,同樣為合法民營商業電台,現行商業電台大多是開放執照後依法取得經營權利,然而中廣卻能因為過去歷史任務取得政府特許權限後轉為商業經營優勢。更何況在中廣繳回兩頻道後,仍有三個大功率全國性頻道,其競爭優勢仍然優於其他中小功率商業電台。

正因大功率電台執照的珍貴與頻道公共財的獨特性,不僅不是私人財產外同樣也非政府財產,除了需檢視過去賦予同樣任務的電台頻道現況外,也應重新檢視現有大功率電台,是否會淪為政府單位的美化工具與傳聲筒,現今兩頻道繳回政府部門是否會失去媒體自主性與監督政策之功能性?因此繳回之頻道應考慮比照無線電視模式,將原民台及客家台頻道交由公廣集團經營。

未來第十一梯次廣播電台釋照將再度釋出大功率電台執照,需考慮業者是否能善盡公共服務之責任,使得稀有的頻道公共財能真正受到全民監督與兼顧弱勢者服務。

(註)依據文化部2012年影視廣播產業趨勢研究調查報告,全台大功率電台調幅(AM)與調頻(FM)頻道分別為:警廣、教育、漢聲、復興、漁廣、台北、高雄、中廣、ICRT、正聲、台廣。其中民營商業調頻電台僅有中廣與ICRT,在此次繳回兩頻道後中廣所持有之大功率頻道數量仍為全國之冠。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