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廣兩頻道停播一點都不突然,這是早在馬政府時代就應該做的事情

中廣兩頻道停播一點都不突然,這是早在馬政府時代就應該做的事情
Photo Credit:截自中廣網站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喜歡的電台被停播我也覺得很可惜,但我贊成公共財原本就應該要收回國有再去利用,而不是繼續放給民營企業用於追求私人利益使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你有在聽廣播嗎?」A女問。

「很久以前有,高中的時候我很喜歡聽夜光家族。不過開始工作以後我就習慣聽網路廣播了。」B女說。

「我開車都會聽中廣音樂網,現在停播了覺得滿可惜的。」

「不過我記得他們有網路廣播app吧?還是可以用網路聽呀。」

「是沒錯啦,不過那就要開網路,你也知道我路痴,開車的時候偶爾手機要拿來導航,直接收音機打開來聽還是比較方便嘛。」A女扁了扁嘴說。

「不過為什麼中廣音樂網要停播?」B女問。

「說起來是很長的故事。我一開始不知道為什麼,聽到停播也滿錯愕的,那時候有廣播主持人說『停播前六小時才被告知,這是新的白色恐怖』。當下我是覺得雖然停播我也很驚訝,但說成是白色恐怖也太誇張了,畢竟就像你說的,網路還是可以聽。」

「不過主持人會這樣說,我猜有一部分可能是太臨時才被通知,情緒比較激動,還有對電台的依依不捨吧。」B女偏著頭說。

A女點點頭。「對呀,我後來搞清楚停播的來龍去脈後,我覺得主持人其實也是被電台糊弄了,只是他們不知道所以搞錯對象罵人。」

「被電台糊弄了?怎麼說呀?」

「這就要從中廣為什麼要停播,跟什麼時候就知道要停播這件事情說起。這次中廣有兩個頻道被停播,一個是中廣音樂網,一個是寶島網。」

「所以並不是中廣所有頻道都停播?」

「對,像中廣流行網,中廣新聞網都還是照常營運中。」

「那為什麼偏偏是這兩個頻道要停播?」B女問。

「因為這兩個頻道所使用的廣播頻率,當年是政府有一個政策叫做『遏止匪播』,因而把這兩個頻率分配給中廣公司使用。但是到2004年的時候,行政院就核定終止這個政策。」A女說。

「也就是說,這兩個頻道當初是國家政策所以給中廣,那現在這個政策停止了,所以要收回頻率的意思囉?」B女問。

「沒錯,這時候就要也提到另外一個廣播電台,叫警察廣播電台,警廣當初的設立也是在『遏止匪播』這個政策下設立的電台之一。」

「不過他們沒有停播的問題,不是嗎?」

「因為警察廣播電台到現在都還是政府經營的電台,所以沒有停播的問題。而中廣的狀況跟警廣完全不同。在以前黨國不分的年代,中廣由國民黨經營,但是卻是以國家電台的角色出現,配合政令宣傳,由政府扶植經營。

但中廣歷經廣電三法的規定,要求黨政軍必須退出媒體後,國民黨原本擁有中廣百分之九十七的股份被迫出脫,中廣被賣出去以後就變成完全民營化。」A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原來如此...」B女恍然大悟。「雖然中廣變民營化了,但畢竟當初他們頻道就是政府特許給的,那收回頻道也是合情合理。不過你剛說行政院的政策改變是一件事,那正式收回頻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說的呢?」

「這裡就有幾個有趣的地方了,我剛不是說2004年的時候,行政院就核定終止這個政策嗎?然後2007年趙少康入主中廣公司的時候,他當時就曾經向NCC立書承諾,說願無條件繳回頻率。

而馬英九在2007年要選總統的時候,他的政見也提到,會運用中廣準備交回的音樂網或寶島網,將其中一個頻道設為大功率的全國性客家廣播電台。」A女說完,又咬了一口蛋糕。

B女聽完想了想。「也就是說收回中廣那兩個頻道這件事情,是馬英九政府時代就在說的事了嘛,而且還是趙少康入主中廣時就立書承諾的事情。那說真的電台DJ真的要抗議,他應該要跟中廣抗議才對,因為中廣高層一定老早就知道這些消息,但是他們沒對員工講。」

「沒錯,所以我才說他們被電台糊弄了。而以實際實行面來看,在2016年6月的時候,NCC准許中廣換照,當初的附帶條件就有提到那兩個使用頻率必須要無條件繳回。

而一直到2016年11月NCC審議通過廢止中廣公司使用那兩個頻率,那時候也有提到要給他們緩衝期,說2017年3月停播。」A女說。

「也就是說從官方說要廢止到正式停播,中間根本有4個月的時間可以做準備,那就更顯得中廣高層是故意沒通知他們的員工這件事啊。」

「是啊,如果不知道這些前因,那自然會想把這件事情說成是政治突襲,但如果把時間軸拉出來看前因後果,其實這件事情根本一點都不突然呀,所謂的『突然』反而比較像是刻意被塑造出來的。

雖然我喜歡的電台被停播我也覺得很可惜,但我贊成公共財原本就應該要收回國有再去利用,而不是繼續放給民營企業用於追求私人利益使用。」

參考資料:

本文獲蒂瑪小姐咖啡館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蒂瑪小姐咖啡館』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