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蔬果也能靚變身:剩食共享實驗所七喜廚房

Photo Credit:林乃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在我想要推廣的是在地剩食、在地消耗,一市場一食堂,所以一個市場附近就會有一個解決剩食的方式。」關於七喜廚房的下一步,她設想的比誰都還周到。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林宜臻

午後的台中向上市場,攤販熱情叫賣著產地直送蔬菜,傳統市場獨有的微微腥羶氣味不時竄入鼻腔,「老闆瘋了」的各式跳樓大拍賣牌子爭奇鬥豔著;轉進了熱鬧市場旁的巷子,宛如另一個平行世界,在寧靜的華美街上,「七喜廚房」的字樣伴隨著太陽圖案映入眼簾,給人一種堅定而溫暖的印象。

我們抵達在巷子裡的七喜廚房,迎接我們的是工作人員小紅和當天新來的志工阿姨,不見七喜本人的身影,想必還在因為即將開幕的新餐廳忙碌吧!近年來剩食議題在台灣的討論度日益增加,每天市場結束營業時間後,賣相不佳或外觀受損而滯銷的蔬果數量其實比你我想像的龐大許多,長期以來造成了嚴重的糧食與資源浪費。而七喜廚房及即將開幕的新餐廳,正是為了解決剩食問題應運而生。

坐在小紅和志工阿姨的機車後座,我們穿梭在即將結束營業時間的早市中拜訪各個合作菜攤收集醜蔬果。部分菜攤在我們抵達前就包好食材等待收取,其中第三家菜販將當日賣不完的茄子堆成一整籃,紫得發光的茄子完全看不出來有什麼問題。「這些蔬菜現在狀況都很好,但是隔天也許就會爛掉,賣不出去。」小紅解釋,剩食不一定都是醜蔬果,只是沒有機會被帶走。

兩台機車乘載的是菜販們滿滿的善心,回到廚房總部小心翼翼卸下後,有那麼一兩位路人被「免費拿菜」的牌子和桌上滿滿的蔬菜吸引而駐足,停下來和小紅攀談從中了解七喜廚房。我看見那個女生在結束對話後拍下桌上的醜蔬果們,好像獲得什麼能量般地走了。

七喜廚房大概就是一個有魔力的地方吧。

feature 楊七喜
Photo Credit:林乃禎
七喜廚房創辦人-楊七喜
搶救剩食之路

結束市場的巡禮之後我們前往籌備中的新餐廳進行訪問,七喜響亮的笑聲包圍了整間餐廳,是這樣一個爽朗又有自信的女性推動了剩食議題在台灣的延燒。

「其實每一個人都有能力藉由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為社會帶來改變。」問起想像中的美好社會是什麼模樣時,七喜廚房創辦人楊七喜毫不遲疑地說出這句話,彷彿這樣的景象已經在她腦海中上演過千百遍。當她自信的說著自己未來的事業藍圖時,右耳的波西米亞單邊耳環不時搖動,時而皺眉,時而大笑,一舉一動都輕輕地觸動所有的聽者,不知不覺中跟著她的情緒一同起落。

從小她跟著在流浪動物協會工作的媽媽上山救狗救貓,認為幫助別人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對她而言,助人是與生俱來的能力。「我特別沒有辦法忍受看到老人家在翻垃圾桶,這也是我一開始選擇為街友送餐的原因。我其實沒辦法理解大家都是先照顧自己再照顧別人,這明明是可以一起的。」

然而一開始為街友送餐時,常將用不完的食材做成晚餐讓大家以自由定價的方式取用。就是這個小小的舉動,讓當時還只是200人規模的粉絲團,文章被轉貼了300多次,原來大家誤以為他們是以拯救剩食為主而非街友送餐的團隊。

順應這波討論,七喜決定慢慢轉換方向。「我就在想說因為剩食這個概念是要去市場回收醜蔬果,因為我自己曾經擺過早市、夜市,有這些工作經驗,我知道其實他們是很親切、很好溝通的。回收醜蔬果對我來說沒有那麼難,這是一個很陰錯陽差的起源,但實際上是因為全台灣的人去關注這件事的時機已經成熟了,對我而言也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所以我就去試了。」就在這樣誤打誤撞的狀況下,確立了七喜廚房拯救剩食的目標。

2
Photo Credit:林乃禎
七喜廚房固定在附近的市場收購醜蔬果和沒賣完的蔬果,並用這些蔬果製作成餐點。除此之外,他們也在餐廳門前擺設免費的蔬果攤。

善的循環

我好奇這樣全心全意幫助他人、充滿正能量的七喜,有沒有碰壁的時候?七喜立刻點頭說當然有,每次講到低潮都一定要提起這個故事:

「有一次我在中港路上遇到一個媽媽機車沒油,我就到附近幫她買了大概50塊的油。」當時沒有多想,認為這只是舉手之勞,七喜只留下自己的名字。

後來賣公益紙膠帶面臨創業初期的資金困難,七喜的負債積累到極限,在臉書發布了很低落的文章,輾轉被曾經買過七喜的紙膠帶的小女生看見,分享給她媽媽。七喜怎麼也沒想到這位媽媽就是機車沒油,曾被自己幫助過那位阿姨。

那位阿姨得知七喜財務上的困難後,匯了5000塊到她的戶頭。後來收到一封信寫道:「其實阿姨不知道妳在幹嘛,但是阿姨知道妳走在一條很偉大的路上,這些私房錢是我的『百倍奉還』。」

「那一瞬間我感覺到我所做的一切回饋到我身上,這就是善的循環。」七喜因此越挫越勇,不再徬徨。「從那時候開始我就不再迷惘了,我不會去想我做這些事到底對不對,反正做就對了。」這些字句如果不是七喜說出,我恐怕會覺得過度理想化、想的太美好。她有衝勁,最重要的不是一股腦地向前衝,所有的事都在她的規劃內前進,這樣有組織的人說出充滿美麗想像的話,你會知道她做得到。

「現在我想要推廣的是在地剩食、在地消耗,一市場一食堂,所以一個市場附近就會有一個解決剩食的方式。」關於七喜廚房的下一步,她設想的比誰都還周到。

七喜廚房
Photo Credit:林乃禎
七喜廚房與兩位資歷豐富的主廚合作,使用剩餘食材提供料理。創辦人楊七喜的理想很清晰,希望能夠在每個市場旁都有一間食堂,讓這些剩餘、將被丟棄的蔬果能夠得到有效的利用,並且扶持在地社區的民眾,共同成長。
剩食循環的一份子

的確,我們擁有享用更好、更高級的餐點的選擇權。但如果到七喜廚房,享用這些利用醜蔬果製成的剩食餐點,那麼就是選擇了一種生活方式,對這個社會更良善的生活方式。也有人問七喜:「為什麼這麼累?為什麼不把醜蔬果直接分送給大家就好?」

「做這件事的人太多了,把食物分送出去,然後資源就被消耗掉了,沒有辦法形成循環。我要創造的是一個環境,讓資源不會被浪費掉的環境。」

除了七喜廚房這個實驗性空間外,現在七喜要正式打造一間剩食餐廳,中午每份餐點250元,享用主廚精製的各項咖哩料理;到了晚間則將七喜廚房的傳統延續,利用醜蔬果料理剩食餐點,依然遵循自由定價解決剩食的模式。

「我可以忍受自己不快樂,但是無法看到其他生命是痛苦的。」這句話在短短的訪問中從七喜口裡重複了兩次,像是在提醒自己投身社會企業的初衷,也像是在喚醒所有人藏在底層的同理心。

本文獲Flying V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投身贊助

名稱:七喜廚房剩食餐廳-讓蔬果與甘苦人一起重生
時限: 2017/04/30 23:59前
贊助專案請點擊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flyingV』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