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聯航強拖乘客下機事件,反思航空產業與資本主義

從聯航強拖乘客下機事件,反思航空產業與資本主義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聯合航空強拖旅客下機,未必只是一個偶發的不幸個案,而是當代航空產業將資本主義極端發展的後果。航空產業以金錢為核心的邏輯,將所有的物件、空間、時間都轉變成可以營利販售的項目,讓社會階級差異的正當化,也宰制人與人的互動關係。

日前美國聯合航空(United Airlines)為了挪出空位給準備到下一站服務的機組人員,又徵求不到自願讓位的乘客,最後強迫四位已經登機的乘客離機。其中一位亞裔乘客拒絕下機,竟遭到航警強行拖離。事發影片在社群媒體發佈後,引發各界一片嘩然。事發後,聯合航空執行長在寫給員工的備忘錄中,指責該受害乘客「引發混亂且好鬥」,更是火上加油。

航空公司超賣機票、拒絕登機都合法

聯合航空一開始宣稱因為超賣機票,所以要四位旅客下機。根據美國交通部的規定,航空公司超賣機票其實是合法的,若因為超賣機票,拒絕旅客登機也是合法的。因為總是會有少數旅客買了機票卻沒來,於是航空公司會賭一把,超賣一些機票,多賺一些。假如實際報到乘客人數過多,航空公司只要依法補償旅客即可。法律對於航空業者的商業利益保障,其實是非常完整的。

然而,有人質疑這個事件的起源並不是超賣機票,聯合航空公司發言人後來也一改之前的說詞,承認並沒有超賣。聯合航空公司是為了調度空服員,臨時要擠出四個位置,所以要求四位已經登機的旅客下機。

事實上,類似強迫旅客下機的事件,也並非只有發生在聯合航空公司。有律師進一步指出:航空公司雖然可以合法拒絕部分旅客登機,解決超賣機票的問題,但相關法律不該擴大解釋成可以合法強迫已經登機的旅客下機。除非有特定理由(例如安全考量),航空公司不能任意強迫已經登機的旅客下機。總而言之,這個事件根本是航空公司惡意不履行商業契約,又粗暴強迫旅客下機;這不是一個「超賣機票」的法律事件,而「超賣機票」的法規也不是航空公司強迫旅客下機的法律保護傘

航空資本主義

目前主要的媒體討論都還是集中在聯合航空的商業實踐問題,批評這個個案的處理不當,檢討超賣機票、強迫下機造成旅客的困擾。然而,我認為這整個事件必須要放到更大的航空產業與資本主義的脈絡去理解。

在美國,航空產業雖然不是唯一一個高度資本主義化的行業,但絕對是最極端、最具體實踐資本主義的產業。航空公司將旅行的各種面向都轉化成可以販賣的項目,從一開始辦理登機、選位,到進站安檢、登機順序,航空公司都會依照以金錢計算的階級秩序,分類管理旅客。飛機上的座位空間、飛機餐的質量、允許的行李量、飛行里程數都是可以計算販賣的項目。

每次搭飛機,在短短的旅程中,我都強烈感受到資本主義和社會階級如何具體化在每一個面向,而消費者也都積極或消極參與這一整套航空資本主義。以金錢為核心的邏輯,宰制了空間、時間、物件,以及人與人的互動關係。

機艙裡的「升級」與「降級」

或許有人會說「使用者付費」,航空公司也會辯稱說這一切都是合法的,而且他們的確為花更多錢的旅客提供更好的服務。然而,也有不少人指出各大航空公司為了創造座位「升級」的感受,不斷「降級」過去一般座位的標準服務品質。因此,經濟艙座位越改越小、服務內容越來越低劣;對比之下,額外付費的座位就更顯得更高級、更尊貴。

換句話說,航空公司是透過壓縮經濟艙旅客的空間和服務,用來創造商務艙的「升級」感。他們藉著操作階級差異的服務大發利市,而旅客(尤其是經濟能力較差者)則深受其害。

舉例來說,我自己最近一次在航空公司網站購買美國國內線飛機,在購買經濟艙機票後,發現能選的經濟艙座位不到五個,而且都是夾在中間的位置,同時選位系統一直建議加錢選擇「升級」其他座位,同時也可以提早登機。我索性不選機位,結果當天到了機場辦理登機時,卻發現其實還有很多空位,包含本來要加錢的座位竟都變成一般經濟艙的位置,而該班飛機距離客滿也還有一段不小的落差。這個經驗讓我質疑,當時電腦選位的客滿狀態,根本就是航空公司操作的假象,他們讓乘客以為沒有好座位,考慮加錢「升級」選位。

此外,每次我望著地面作業的員工,總是有非常高比例的有色人種,他們幫忙機械維修、行李轉運、指揮飛機出入,對比飛機上的空服員、乘客,則是高比例的淺膚色。美國機場體現的不只是資本主義與社會階級,也交織顯現種族的社會不正義。

從航空產業反思資本主義問題

航空產業的廣告都強調以客為尊,但光鮮亮麗的表象都是資本主義極端化的幻象。在這個工業裡,一切的驅動力都是錢,而階級的不平等也都被視為理所當然,以致於沒有人會認為商務艙和經濟艙的差別待遇是一個值得思考的階級問題。

航空公司超賣機票是為了賺錢,聯合航空強迫四位經濟艙旅客下機,也是計算商業利益後的取捨。為了調度勞動力,確保下一個航班繼續賺錢,他們強悍地將旅客拖下飛機;公司的利益終究大於乘客的權益。

聯合航空將一位乘客拖下飛機,看似是一個極端、偶然的事件,但這個事件的內在邏輯,其實跟當代航空資本主義是一貫相連的體系。近年台灣華航長榮的空服員抗爭,也同樣凸顯航空資本主義的問題,受害的不只是乘客,更包括航空工業的基層勞動者。

最後,我認為這個事件提供我們一個機會,從航空產業反思資本主義發展:商品化如何扭曲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否有一些東西根本不應該被商品化?如果社會階級不可能完全消失,我們又該用什麼方式處理階級的不平等?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