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去美元化」和紅色高棉脫不了關係:柬埔寨雙幣制下的美麗與哀愁

無法「去美元化」和紅色高棉脫不了關係:柬埔寨雙幣制下的美麗與哀愁
Photo Credit:Davidlohr Bueso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柬埔寨政府已開始提倡使用柬幣瑞爾,包含繳稅、政府發工資、水電費都改成以柬幣瑞爾進行,同時在柬埔寨的股市交易,也是以柬幣瑞爾報價。」

這幾天大學時代的朋友麥哥來柬埔寨自助旅行,想趁假日好好的遊歷一下東南亞,而之所以選定柬埔寨,一方面是對世界文化遺址吳哥窟的嚮往,另方面則因為有我這個當地地陪,可幫忙介紹兼導覽。看在麥哥不是用射飛鏢的方式來決定旅行目的地的情分下,我也答應可以接待幾天,帶老友在金邊闖蕩一下。

在麥哥抵達金邊後,我們相約在塔子山見面,跟嘟嘟車司機談好價格後,我們就坐上嘟嘟車,在市區快速地奔馳著。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和叫賣的攤販,麥哥像突然想到甚麼似地說道。

「沒想到美元比柬埔寨自己的貨幣瑞爾(Riel)還好用。來玩之前有在網路上看到資訊,大家都說不用特意換成當地貨幣,只要有小額的美金即可,真的很神奇!」麥哥一邊說著,一邊把玩著手上的一塊美金紙幣。

「是啊,我在這邊也大多用美金,只有去傳統市場才有機會用到柬幣。有時候收了一堆柬幣放在家裡堆著,都不知什麼時候才有機會用。」我翻了翻錢包,秀出裡面的柬幣瑞爾,一張張紙幣依照幣值大小順序疊在一起。如果不這樣準備的話,平時要用掉的機會非常少。

「不過為什麼柬埔寨可以用美金呢?印象中越南和寮國很久以前就不能用了,但在柬埔寨,美金用的很普遍。」麥哥看了看我錢包中成疊的柬幣瑞爾,詢問道。

「你不是有去吐斯廉屠殺博物館嗎?答案跟那裡有關唷。」

800px-Tuol_Sleng
Photo Credit:Nefelimhg CC BY SA 3.0
吐斯廉屠殺博物館原為一座高中

柬埔寨在1953從法國獨立後,發行了自己的貨幣瑞爾,但在1975年紅色高棉當權時被廢除。當時紅色高棉政權試圖逐步將柬埔寨改造成無階級社會,其中包括沒收私有財產、拆散家庭、禁用書籍、關閉銀行學校醫院工廠和廢除貨幣。而廢除貨幣後,柬埔寨回到以物易物時代,直到1980年國家解放後,才重新恢復貨幣制度。

雖然國家有了自己的貨幣,但是人民普遍對這樣的制度沒有信心,畢竟剛經歷過紅色高棉的災難統治,信心的建立需要時間,因此在交易時普遍會選用國際貨幣美金,加上柬埔寨政府過去也沒有特別要求民眾使用柬幣瑞爾,柬埔寨就這樣漸漸地成為雙幣制國家。

聽完我的說明後,麥哥恍然大悟。「喔!原來是這樣。聽起來是柬埔寨政府自己也沒要求使用柬幣瑞爾,導致使用率很低,美金倒用的很普遍。」

「可以這樣說,不過這也跟其他國家很不一樣。以越南來說,以前越南流通貨幣也是參雜著美金,但在越南經濟慢慢發展起來後,美元用的就越來越少,現在已不能再使用。但柬埔寨很特殊,隨著柬埔寨的經濟起飛,美元卻用的越來越普遍。」這時嘟嘟車正好開過市區的銀行街,一間間的銀行建築,沿著兩邊道路漫延開來。

柬埔寨的美元流通在其經濟發展後,和其他國的「去美元化」政策不同,反而是進一步的加強。根據央行資料,目前在柬埔寨流通的外幣約占84%,其中大部分是美元,柬幣瑞爾只占了15%。特別是城市裡,美元流通更為普遍,鄉村地區的主要貨幣則為瑞爾。而在服裝出口加工業、國際援助、外國直接投資,或房地產等,都是以美元為結算單位。

「不過這樣沒有關係嗎?」「我的意思是,這樣沒有什麼後遺症嗎?一個國家同時用兩種貨幣,不會有什麼風險嗎?」

「會,只是目前還看不出來。大家都用美金習慣了,都快忘記自己國家有柬幣瑞爾這回事了。但畢竟雙貨幣制度還是有風險,所以近幾年柬埔寨也想要『去美元化』,只是速度不能太快,免得翻車。」

去美元化這個議題,是近幾年柬埔寨政府致力發展的目標。美元為通用貨幣的情況下,有許多優點,包含可消除匯率風險並降低交易成本,讓國家與國際市場融合,同時也可避免國際針對貨幣的投機性攻擊行為,最重要的是可以提高貨幣的信用度,為長期的融資提供保障。這些優點對於走成衣出口型工業的柬埔寨來說,是很重要的優勢。

然而,柬埔寨的去美元化政策勢在必行,主因是雙幣制確實有其缺陷。首先,柬埔寨政府會損失大量鑄幣稅(註),無法享受因發行貨幣所產生的收益,且因美金不是柬埔寨政府印製,是從外面流通進來,因此萬一民眾拿到殘缺不全的美金,也無法跟柬埔寨的銀行要求更換,只能含淚吞下。

其次,柬埔寨會因此失去貨幣政策的自主性。柬幣瑞爾的流通量太小,就算政府想要以增加或減少柬幣瑞爾的流通量來進行貨幣政策調控,也很難有效果,反而會被美元在國際上的走升或走貶情勢拖著走,無法抵抗。

最後,是「美元化」可能會讓柬埔寨在國際貿易上處於不利地位。例如成衣產業出口佔了柬埔寨GDP的6成,早期多以美國為出口市場,「美元化」雖減少許多匯率風險、促成成衣業榮景,但近期隨著其它市場包含歐洲和日本的重要性慢慢上升,美國市場所占的出口份額逐年下降,如果剛好遇到美元走強,柬埔寨的成衣生產成本會跟著被拉高,出口競爭力就會被強勢美元拖累,進而無法與其它東協國家進行價格競爭。

「聽起來去美元化是必須的了,但現在柬埔寨有什麼動作嗎 ?」

「有,柬埔寨政府已開始提倡使用柬幣瑞爾,包含繳稅、政府發工資、水電費都改成以柬幣瑞爾進行,同時在柬埔寨的股市交易,也是以柬幣瑞爾報價,還有部分的餐廳也是用柬幣瑞爾標價。最終目的就是要擺脫美元,達到貨幣自主的目標。」我繼續說道。「不過去美元化不能太快,根據央行的預測,至少要10年到15年的時間,慢慢的進行。」

「要這麼久啊?」

這時嘟嘟車剛好也到達了目的地,我們下車之後,麥哥翻了翻錢包,掏出了幾疊柬幣瑞爾,付清了車資。「既然要去美元化,我也要盡一份力,多用點柬幣,增加流通量。」麥哥笑嘻嘻地說著。

「你只是不想要拿一堆柬幣在手上而已吧?!」。

註: 鑄幣稅(英文:Seigniorage)亦稱貨幣稅,指發行貨幣的組織或國家的政府,享有貨幣發行面值減去發行成本後,換取實際經濟資源的利益,從中攫取發行貨幣所產生的特定收益。

參考資料: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