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縮短教育落差,「線上真人即時輔導」可能是最後一塊拼圖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縮短偏鄉與弱勢教育的道路上,不只要協助提供更多教材(包括網路課程)及設備(網路,電腦等),把好的老師帶到學習者身邊,可能是最後一塊拼圖,讓完整的資源配置與運用,達到更好的整體成效。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我曾在三年多前寫過一篇行動學習/網路科技如何協助縮短教育落差的文章,最近看到誠致教育基金會的均一教育平台,聯合台大經濟系教授與宜蘭縣政府的研究發表,展現了他們推廣中小學線上開放課程(MOOC)的具體成效,我十分欣慰,也很敬佩一路以來參與的志工老師及朋友,投入的時間與熱情。

這應該是台灣教育史上首次大規模的線上學習成效研究,時間橫跨兩年,對象是3,700多名宜蘭縣的小學生,觀察每日使用3.5小時線上練習數學的四年級學生,學力檢測能力提升14.2個PR值,使用線上學習對前中後段學生都有幫助,但是對中後段幫助效果最顯著。這跟我們推廣多年數位學習的期待十分吻合。

「教育落差」,通常是指弱勢或偏鄉的學生和家庭,在獲得「教學資源」的機會,以及運用所接受資源的成效上,與一般的水平相比,有所低落。特別在中小學的基礎教育上,政府必須扮演重要的資源分配角色,再輔以公益與社區組織的在地化扶助,及常態型的企業參與捐助,方有機會建立較為完整的教育支援環境。

「教學資源」一般指的是教材、設備、以及教師。教材方面除了政府提供低廉的教科書,目前也有不少公益慈善組織(例如永齡基金會),會贊助及開發適合弱勢族群,補救教學使用的教材,更因為有如前述均一教育平台(國外則以可汗學院為代表)等MOOC的逐漸成熟,學生不再拘泥於紙本型態的教材,而可以更為便利、更為有效地取用網路上龐大的學習資源。

教學設備方面,過去以教室用的電腦、投影機、以及實驗儀器為主,現在也多以網路設備、行動裝置、3D印表機、或是促進創新教學,以及教學管理相關的軟硬體(例如互動系統,虛擬實境等)為趨勢。大部分仍依賴政府的預算規劃,少部分則由公益組織透過捐贈,提供給偏鄉弱勢的學校群體。

然而,我認為老師的缺乏,一直是教育落差中最難弭平,卻也是最關鍵的一部份。即使教材和設備的兩個環節有了補充,我們經常還是會看到弱勢的學生學習成效低於預期,資源不能得到有效的運用。為什麼呢?因為多數的弱勢學生因為種種原因,自主學習的動機和能力比較低,外部阻礙和學習挫折比較高,特別是中小學還在成長的學生,若沒有老師適當地指引,很難期望大多數人只靠著數位工具,學習就突飛躍進。

目前錄製、自學型的線上課程(免費或付費),雖然可以複製「名師」級的教學典範,讓多數學生在獲取基本知識上,更有效率,也可自己安排步調,是很大的資源取得突破。可是在學習的過程中,仍有一定比例的學生,不一定在標準模式下能學得最好,他可能更需要的是「良師」,能夠理解他的學習方式,運用適合他的教學型態,從陪伴中啟發與指導他。

這時候,配備真人老師的遠距教學或輔導諮詢模式,就成為普及教育資源,提升教學品質的最後一塊拼圖。由於網路頻寬、行動裝置、即時錄播、以及共享服務模式的進步,遠距學習在發展了十多年,這一塊拼圖,終於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更完美地實現。

我們期望中的完美遠距教學,特別是要大規模產生效益,我認為有三個關鍵元素需要好好設計和發揮,一是「即時互動」,二是「個人化」,三是「可持續的商業及營運模式」,分別描述如下。

at-barrel-soho-nyc online learn
Photo Credit: ABOUT Startup Stock Photos CC0 Public Domain

當學習上有疑惑時,如果不能即時獲得釋疑(自己找答案或是請教別人),我們通常會擱置問題,甚至放棄進一步的學習。這樣的情形如果經常發生,就會產生「基礎薄弱症狀」,以及「習得的無助感」。這不僅在弱勢學群中很普遍,一般學生也都會有。

因此,能夠在困惑的當下,透過適當的管道(通常是行動裝置),即時帶來適切的老師(或輔導員),以互動的形式(文字/圖像/描繪/影音/VR),為學習者解惑,方能發揮最大的效果,時間不一定要長,但是要及時

其次,如稍早所提,學習的道路上,能理解我們的獨特學習方式,熟悉我們的優缺強弱,能跟我們溝通得很好的老師,不見得容易碰到。強調標準化的教學體制之下,許多人也喪失發展個人特色的機會,若學生能在某個喜愛的領域,得到好老師(Mentor)的持續引導,是不是更能激發她學習的熱誠,建立學習的能力?

現在不少線上真人英語教學服務,都強調「客製化」的老師及一對一的課程,也逐漸證實學習的成效較大。我們需要的遠距教學系統,應該要配套更聰明的配對媒合機制,以及長期輔導關係的建立,透過良好師生互動的歷程,不只為學生解答疑惑,也可指引人生的方向。

此外,為何要強調「可持續的商業與營運模式」?因為以上述的遠距教學需求,可能需要相當龐大的教學輔導供給,若是要從純粹公益的方式,長期施行,恐怕相當不容易。因為免費的服務缺乏吸引供給的誘因,而供給永遠趕不上需求,特別是較為優質的供給,未必能保有持續的熱情,願意長期的投入。我們曾看過多個政府主導,或是純以公益出發的類似專案,因為沒有可持續營運的機制,早夭或失敗。

有鑒於此,我們的中小學線上即時輔導服務「好問 iAsk,最近正在聯合多個公益慈善組織,希望能架構出一個多方參與,組織及個人出錢出力,發揮共享精神的弱勢教學輔導生態圈。在這個體制中,有提供贊助的企業、願意無償教導或捐助所得的老師、了解在地需求的公益及社區團體、可以串聯學習教材與資源的數位平台、被捐助的弱勢家庭學生、以及一個綜合營運的媒合平台。透過公開透明的管理機制,來募集、分配、以及分析相關的遠距資源運用,未來也希望與正規教育和政府資源做整合,形成可長久經營,更完整的教育輔導體系。

專家都知道,許多偏鄉弱勢學生教育不容易改善的一大原因,來自家長的態度或能力,這一塊通常需要在地的社會扶助,從協助改善家庭生活,以及提供現場輔導來對應。這裡所描述的遠距即時輔導服務,也可以包含針對家長的家庭教育,或是心理諮詢,越來越多人有智慧型手機,相應的成人教育服務應該也要加速發展。

這幾年,不只在先進國家有數位學習的普及推廣,我們看到第三世界國家(例如印度和非洲),在運用行動網路及創新應用上,也有跳躍式的發展,例如以農民為核心的農產銷售系統、偏遠地區個人或微型單位的金融服務、及虛實混合的遠距教學形式,其實都可以啟發我們,做為參考。

能普及和流通更多優良的教育資源,將它們即時地帶到每個學習者的身邊,最大化它們的價值,我們社會持續進步,邁向更現代化的過程才會更扎實。

(作者為瀚師科技與澔奇科技創辦人)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孫憶明 (Jim)』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