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剪接師廖慶松:我們那一票不快樂的人,成長在一個極度匱乏的年代裡

專訪剪接師廖慶松:我們那一票不快樂的人,成長在一個極度匱乏的年代裡
Photo Credit: 詹淳皓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很可惜,電影菁英都去從事電影藝術工作,我們的教育,包括那些電影科系,就是看侯導、楊德昌的電影,他們要模仿,要去做這件事情。我覺得這只讓整個思考都太同質了,應該鼓勵異質性的東西。 

有的導演花4,000萬拍,一定要留下400萬,至少日子要過,他不是,他是拍到不夠錢再借錢來拍,絕對會把一分一毫拍完,所以電影拍完,他也沒得到什麼。對他來說,重拍、補拍就只是為了等待,去抓他認為最美好的瞬間,他是非常敏感的,一個導演對於一個情景的融合和演員的表達,在一剎那間密合的時候,他很有耐心,等電光石 火產生融合、最大魅力的時候,將它捕捉下來,那時製片就昏倒在那裡,因為他是很嚴格的,從沒給演員壓力,但工作人員的壓力就會比較大。

  • 這話我也聽杜哥說過。

當然,因為他是最被迫害的,導演說拍了就拍了,管你麥克風有沒有裝好,管你什麼我就是要這一段。所以練就了以不變應萬變,或 是以萬變應不變的功夫,導演怎麼那麼快就要拍了,不管你錄音,拍了就是要,鏡頭繞來繞去,你就是給我聲音!我就是要主角的聲音清楚。小杜就很慘啊,買了很多器材、各種設備去弄,我覺得他在某種程度上,是在侯導的逼迫下成長,而且成長很快的一個人。

電影小檔案:《悲情城市》

1989年上映,侯孝賢執導。上映前,由於劇情涉及政治最敏感的「二二八事件」,直接挑戰當時的社會禁忌,引發各界關注。影片先於威尼斯影展榮獲最佳影片金獅獎,成為首部在世界級三大影展獲得首獎的台灣電影。並獲第28屆金馬獎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獎。

相關書摘 ►專訪導演侯孝賢:你拍你的寫實,我的寫實就是台灣本地的狀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們這樣拍電影》,大塊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蕭菊貞/編著

2002年適逢台灣新電影二十年,蕭菊貞拍攝了《白鴿計劃-台灣新電影20年》紀錄片,採訪了當時參與新電影的影人,至今這部紀錄片已成為國內外硏究台灣電影的重要作品。2015年釜山影展二十周年,策劃了「亞洲電影的力量」單元,邀請亞洲十個國家的導演拍攝自己國家當代電影的發展。於是蕭菊貞又應邀拍攝了《FaceTaiwan-我們這樣拍電影》這部紀錄片,紀錄台灣電影從2001年最谷底的垂死邊緣如何在2008年創造戲劇性的反彈,而現在又遇到了什麼樣的抉擇?大師們如何再創高峰?年輕導演如何给自己爭到機會?電影如何面對台灣認同問題?如何吸引觀眾?

蕭菊貞紀錄的不只是台灣電影的現狀,也是電影中的台灣。但影片受限於時間長度,無法將這些電影人分享的故事豐富完整的呈現出來,希望將《白鴿計劃》和《我們這樣拍電影》兩部紀錄片的第一手訪談彙整,讓這群台灣電影人的不悔熱情和電影之外的真實人生留下紀錄。更希望這些內容對於想了解台灣電影發展的朋友們,提供一個回看的路徑與軌跡――

橫跨老中青四代、51位電影人,分享他們不同階段的創作故事,走過了電影的繁華、凋萎,與迷茫。感動人的,還是回歸創作的那一念單純熱情。

我們這樣拍電影 蕭菊貞
Photo Credit: 大塊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