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戶時代最受歡迎的調味料:少了醬油與砂糖簡直讓人食不下嚥

江戶時代最受歡迎的調味料:少了醬油與砂糖簡直讓人食不下嚥
Photo Credit: 歌川廣重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是考量到所有的調味料,食鹽的重要性自然不在話下,但江戶時期,在全日本,特別是平民階層,醬油的普及化豐富了人們的飲食生活是值得特別一提的。再加上甜味調味料——砂糖的助陣,飲食領域在江戶時代快速發展。

文:大久保洋子

少了醬油這一味就不是日本料理

日本料理用的調味料當中,最不可或缺就數醬油了。「醬」的日文發音是「ひしお」(hishio),乃是將食材用鹽醃漬發酵而成,在高溫多濕的東亞地區是常見的發酵食品。相同的東西,在古羅馬時代曾經有一種叫「garum」的魚醬,但後來失傳了。當然,「油漬鯷魚」(anchovy)仍然存在而且被廣泛地使用做為各類醬汁的基底。

在日本,把魚用鹽醃漬而成的食品稱作「魚醬」,據說自繩文時代 [1] 起便存在了。漁穫豐盛的時候,做為保存魚貨的方法,首先可以想到的是將魚曬乾的作法。但在濕度高的時候這種保存方法便不管用了。人們因而想出了改用鹽醃漬魚貨的巧思。而後,更發展出穀類、蔬菜、水果等等用鹽醃漬的發酵食品。在第一章關於蕎麥麵的章節裡就曾介紹過,《料理物語》中所提到的烏龍麵、蕎麥麵的醬汁是用「煮貫」或「垂味噌」製成的。

現在不經烹調就直接食用的食物只限於少數幾種,大部份的食物多都會經過調味、烹煮。而做為調味料的除了鹽、醬油、砂糖、醋、酒、味醂以及味噌等等以外,還有其他各式醬汁。

江戶時代初期的調味料以味噌為主。但如果追溯到奈良時代(西元七一○∼七九四年),當時是把鹽、醋、酒、醬分別盛在一種叫「土師器」的小碟子裡,直接在餐桌上調味。但這僅限於招待國賓用的宴客料理時使用,一般還是以鹽為主要的調味料。奈良時代當時的「醬」,與其說像是現今我們所講的「醬油」,倒不如說還比較接近濃稠的發酵食品。

奈良時代從中國傳入了穀醬、豆醬等食品,後來發展成日本特有的味噌及醬油。中國雖然也有味噌及醬油,但就如同一些讀者已經知道的,中國產的和日本的味噌與醬油相去甚遠,而在東亞一帶也各自發展出獨特的發酵調味料。

最具特色的魚醬,在日本有「ishiru」「syotturu」;在越南有「nuocmam」;泰國有「nam pla」;菲律賓有「patis」;印尼有「terasi」;而柬埔寨則有「prahok」——這些調味料都是要做出該國料理的風味時最具代表性的調味料。

醬油之於日本料理的重要性,可說是如果抽掉這個風味的話,那日本料理還剩什麼呢?而日本的醬油的原點是出自味噌。在鎌倉時代(西元一一八五∼一三三三年)法燈國師覺心 [2] 自中國習得豆醬「徑山寺(金山寺)味噌」的製法後將之傳入日本。在紀州(現和歌山縣)的湯淺開始製作味噌,而後積在味噌木桶底層的液體就成了醬油的起源。

如果曾試著自己製作味噌的話就會知道,隨著時間的經過,桶內會出現褐色透明的液體,嚐起來味道很好。看到這個液體就可以認同味噌和醬油有近親關係的說法。這個褐色的液體也就是所謂的「豆油」(tamari),在燉煮風味不足的青菜時如果添加一些豆油的話就能大大地改善整道菜的風味,江戶時代的人們當時也一定覺得那味道很棒!

而後到了安土桃山時代末期,《易林本節用集》[3] 裡首次出現「醬油」一詞。所謂的「油」意指壓榨出來的汁液,因此醬油即為「醬」(hishio)的榨汁。江戶時代的食譜《料理物語》裡亦有出現「生垂」、「垂味噌」等詞,據推測這些詞彙大概指的是味噌加水後過濾出來的東西。當時醬油的製造以關西為主,小豆島(現香川縣小豆郡)、龍野(現兵庫縣TATSUNO市)等處為有名的醬油產地。

清淡「關西」口味 vs. 濃厚「關東」口味

進入江戶時代後,產自「上方」的醬油自大阪、堺一帶經由水路以「下行醬油」之姿被大量地運往江戶。到了元祿時代,因關西的醬油師傅為江戶的醬油製造貢獻所長之故,常陸、下總、下野、相模等地開始陸續製造起關東醬油來。同時,在下總的野田與銚子一帶,關東醬油也就是所謂濃厚口味的醬油被廣泛地使用,取代了口味清淡的關西醬油地位。

飯田市郎兵衛在戰國時期就已經開始在野田製造醬油,據傳曾被拿來當作貢品獻給當時的武田家。進入江戶時代後,茂木、高梨兩家開始製造醬油跟味噌,甚至開發出了風味不輸關西地區的產品。大正時代時茂木、高梨兩家合併成立了「野田醬油株式會社」,分別於西元一九六四年及一九八○年將公司名稱改為「龜甲萬醬油株式會社」、「龜甲萬株式會社」;並著手開拓國際市場,如今日本的醬油以英文soy sauce之稱揚名於世界。

另外一方面,江戶藉由銚子以海路通紀州、攝州 [4];使得這兩處與江戶時代有了很深的連結。YAMASA(醬油公司名稱)傳承自紀州湯淺一系,是從紀州移居銚子的濱口儀兵衛所創立的醬油商號。另外一家老店HIGETA則是在攝州西宮的技術指導之下由當地人田中玄蕃所創。醬油製造業會興盛的背景起因於在關東平原就能生產做為醬油原料用的大豆跟小麥。

若是考量到所有的調味料,食鹽的重要性自然不在話下,但江戶時期,在全日本,特別是平民階層,醬油的普及化豐富了人們的飲食生活是值得特別一提的。再加上甜味調味料——砂糖的助陣,飲食領域在江戶時代快速發展;寺廟門前販賣著「櫻餅」一類的和菓子,像「蒲燒」那樣,混合了醬油跟砂糖那令人垂涎的香味也飄散在人們的生活周遭。

曾被視為舶來珍寶的砂糖

西元一七二七年,德川吉宗 [5] 命人從琉球(現沖繩縣)送來甘蔗的種苗分給各地諸侯,致力於推廣製糖技術。甜等於好吃,就連出生沒多久的小嬰兒嚐到糖水時,也會浮現一種看起來好像很舒服、安心的表情。這種表情被解釋為人體攝取熱量時的本能生理反應。也就是說,對於甜味的需求,人類從以前就懂得利用各式各樣的方法探求,比如說從自然界的水果、蜂蜜或是爬藤類植物當中取得。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