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計較薪水,好好工作有一天老闆就會看到」,我親身實踐卻被打槍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視於「階級複製」,無視於「裙帶關係」,無視全世界所有經濟學和社會學家的大規模研究結果。用「你自己要努力」來推卸掉一切;用「你自己要努力」來加強鼓勵並創造更多的不公不義。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我做過很多工作。以前我相信:只要肯努力,就會有收穫。

我曾經跟滿身油污的工人們坐在工地一起吃肉臊飯喝豬血湯,也曾經在私人招待所裡面看總經理或董事長之類的跟小姐們大玩各種噁心的性虐待遊戲。

我做過大哥隨從,我做過高階幹部;我做過金屬工廠,我做過建築工地;我做過泡沫紅茶,我做過網路咖啡;我做過洗車打蠟,我做過物流快遞;我做過私人家教,我做過作文助教;我做過俄文助理,我做過日語講師。

因為個人經歷,我是受「不太標準」的日式教育成長的,高中跟大學也都讀日語,但內心是「不太標準」的歐式價值觀,因為在外面待過一陣子。但這裡畢竟是鬼島,所以沒什麼機會學到真正道地的東西。

無論進到哪間公司,無論從事什麼行業,我一定是全公司最早到的人,我一定是全公司最晚走的人。沒有人要求我這樣做,但我當時想這樣做,因為我想證明自己並不是草莓族。

遇到上司,一定是鞠躬敬禮。面對同事,也是如此。無論是什麼身份,我都用最高規格的禮儀去對待對方;無論是什麼工作,我都用最嚴謹的態度去盡全力完成。甚至,還自己默默地打掃整理整間辦公室、教室、工作區域⋯⋯。因為我想表達我的誠意。

而且不只是份內的工作,我還常常替上司搞定他們自己無法解決的「私人問題」,幫公司想出各種層面的新方案或點子,為公司節省大筆成本或帶來高額利潤。然後呢?除了在會裡被大哥和在學校被教官以及老師「照顧(罩)」的工作以外,所有「在外面」的工作,也就是所謂「沒人罩」的工作,最後的下場是什麼呢?

通通都是:被開除。

上司覺得我「別有用意」,同事覺得我「居心叵測」。因此,結果通常都是:

  1. 被傳謠言。
  2. 被衝康。
  3. 被開除。

是啊,我努力了,而且是盡全力去努力了,那些在台上的老闆們所講的屁話,有實現嗎?並、沒、有。長官覺得我會威脅到他的地位,同事覺得我會曝露出他們每天都在混的事實。你說謠言跟陷害,這些老闆不知道嗎?老闆不會分辨真假嗎?當然知道啊,當然會啊,老闆「都看在眼裏」啊!所以為了公司和諧,為了團隊士氣,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就把我開除了。

追根究底,不過就是,因為我是個異類,到哪裡都一樣:都跟大家不一樣。

我做過很多工作。但從來沒有被老闆賞識過,而是不斷地被老闆毀約及背叛。

我做過很多工作,不用嚎洨我努力就會有收穫,那種屁話,就留給你們老屁股慢慢享用吧,因為你們這些純粹只是幸運的天之驕子,根本沒看過什麼叫作真實社會。或者,更惡劣的,是明明知道社會現實是什麼,但卻完全不想要讓社會朝更健全的方向前進,而是一心只想著要鞏固自身的既得利益,所以使用「個人努力論」來作為最佳的說詞。

無視於「階級複製」,無視於「裙帶關係」,無視全世界所有經濟學和社會學家的大規模研究結果。用「你自己要努力」來推卸掉一切;用「你自己要努力」來加強鼓勵並創造更多的不公不義。

就算有極少數人成功地提升了自己的階級,也不過就是完全的「生存者偏誤」。這詞彙很難懂嗎?那講白話吧!你所以為是「靠著自己辛苦努力而得到的這一切」,說完了也只不過是「純粹幸運」罷了。

這就是現實。

要說我不會做人的可以免了,林北可是常常自動自發請同事喝飲料吃點心、閒聊感情八卦、排解疑難雜症、外加無償幫忙解決問題的。所以省省力氣吧。

我做過很多工作,而我一無所獲。所以⋯⋯現在,我不再相信了。現在,我只知道,「有力後台」跟「裙帶關係」最重要。其它的,在目前的鬼島社會風氣的主流文化價值觀下,盡是空談,皆為枉然。

本文經Objection-蕭奕辰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職場』文章 更多『Objection - 蕭奕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