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外交失言又一樁:毛利王到底有多沒用?

左為現任毛利王Kiingi Tuheitia|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紐西蘭的毛利人有國嗎?毛利王能夠代表所有的毛利人嗎?這要從西方世界殖民者在18世紀後來到紐西蘭開始說起。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Karāhe -卡拉黑

立法委員陳瑩19日在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質詢外交部長李大維時提到,外交部亞東太平洋司副司長林恩真於去年12月立法院長蘇嘉全宴請紐西蘭毛利王幕僚長朗基希羅亞(Rangihiroa Whakaruru)時,於宴會中當著外賓的面前說毛利王「沒有用」(useless),且不受當地原住民支持。陳瑩認為林恩真身為外交官員丟盡台灣的臉,不應該外派。外交及國防委員會罕見地要求外交部檢討並調查林恩真失言一事之報告。

事情還沒燒完,陳瑩20日的時候又帶著幕僚長一起開記者會,指控林恩真不只說出毛利王「沒有用」,還曾於宴會中向外賓秀出手機中影片,表示曾與國王孫子有來往。然而影片中人為老人,國王孫子實則三歲,根本是認錯人

陳瑩立委用兩階段式的方法掀起波瀾,分次將消息釋出,外交部目前對於林恩真外放澳洲代表處擔任公使的決定壓力應該不小。

毛利王是什麼?

部分媒體提到本則新聞時或有將毛利王寫成「毛利國王」之說法,或許是將Maori King直接翻譯而來。紐西蘭的毛利人有國嗎?毛利王能夠代表所有的毛利人嗎?這要從西方世界殖民者在18世紀後來到紐西蘭開始說起。

歐洲人到達紐西蘭後,帶來了基督教,然而毛利人有興趣的不是他們的神,而是歐洲人的槍。毛利人部族間的戰爭因為歐洲人的槍而有了不同的面貌,在1818年至1830年間,毛利部族之間的征戰史稱步槍之戰(Musket Wars),這場戰爭估計比紐西蘭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中陣亡之人數還要多,可能超過一萬八千人,而在當時毛利人總人口約為十萬,戰死的多為青壯年男性,加上歐洲人帶來的病菌,導致毛利人元氣大傷。

面對不斷增加的歐洲移民帶來的壓力,毛利人與英國人在1840年簽訂了懷當義條約(Waitangi Treaty),希望能夠喘口氣,維持雙邊的平等地位。沒有想到簽署之後,來自歐洲的殖民者仍不斷擴張佔領土地與資源,在此種壓力之下,在1850年左右,在紐西蘭的毛利部落便集合起來討論團結的方式,最終「指派一位王」的概念便形成。

第一位毛利王Pōtatau Te Wherowhero在1858年被推舉出來。之所以會選擇Pōtatau,除了因為他是個偉大的戰士之外,他的領地位處懷卡托(Waikato)地區,資源豐富,他和他的人民能夠維持其他部族所需,此外他在歐洲人間亦負盛名,並且與當時的總督有良好之關係。這一段歷史被稱為Maori King Movement (Kīngitanga),然而並非所有的毛利部族皆願納入在新的毛利王之下,有一些強大的部族仍維持獨立性。

然而Pōtatau命不長,只在位兩年,他的兒子Tāwhiao在他死後被各部落繼續推舉為王。由於統一的毛利部落對於英國來說如同芒刺在背,1863年,英國人進攻懷卡托地區,史稱懷卡托戰爭(Invasion of the Waikato)。戰爭後毛利人失去大量在懷卡多地區土地(約50萬公頃),Tāwhiao也被迫流亡,此後便一直要求英國政府歸還土地。

Tāwhiao在1881年選擇不再對抗,並且在1884年設法到了英國希望能見到英國維多利亞女王(Queen Victoria),他想要表達毛利王運動並不是分離主義,他也希望能夠有一個委員會能調查土地的徵收情形。不過英國認為他應該要跟紐西蘭政府請求,而紐西蘭政府則拒絕了他的請求。

毛利王的雖然沒有規範要世襲,但是之後幾代的毛利王都是第一位毛利王的子嗣,有男性也有女性。其中最有名的,應該是上一任的毛利王Te Ātairangikaahu,也就是現任毛利王的母親。

毛利王的經濟實力

毛利王並非具有特定的法律地位,勢力範圍也僅限於北島懷卡托地區周邊,然而毛利王的制度仍繼續存在一直到今天。

Te Ātairangikaahu於1970年成為毛利王,在那個時代背景之下,毛利人開始在制度內向紐西蘭政府爭取權利,而所依據的就是當年與英國人簽署的懷當義條約。

經過長久的努力,紐西蘭政府透過立法、成立特別的懷當義法庭(Waitangi tribunal)來接受毛利人向政府要求賠償之訴求。在1995年,Te Ātairangikaahu與英國伊莉莎白女王(Elizabeth II)見面了,女王以紐西蘭名義宗主國大英國協領袖的身分,簽署了歷史性的《Waikato Raupatu Claims Settlement Act 1995》,除了承認英國與紐西蘭在懷卡托戰爭的錯誤外,並且賠償了1.7億紐幣。

這筆賠償費用,經過良善的投資之後,依據2016年最新的Waikato-Tainui的報告,已經價值12.2億紐幣,大約是260億新台幣左右,略高過台灣外交部一年的預算。如果要說一個擁有260億台幣的人沒有用,可能有點難以想像。

毛利王的政治影響力

在紐西蘭目前的國家架構下,毛利王確實沒有任何實質權力,也並非具有政府正式之角色,再加上並非所有毛利部族皆臣服於毛利王下,因此或許真的看似無用。

但是現任毛利王Kiingi Tuheitia在過去十年在位期間十分強調與世界之連結,曾接待查爾斯王子(Prince Charles)並且拜訪日本皇室,此外還指派特任大使代表國王的利益與美國互動,因此形塑一定的象徵地位。

上一任的毛利王Te Ātairangikaahu對於政治十分小心,自我限制不公開支持任何一政黨。然而現任毛利王在去年時卻公開表示不會再把票投給目前為紐國最大反對黨的工黨,並且公開轉而支持毛利黨(Māori Party)。

毛利黨現任黨魁Tuku Morgan跟毛利王走得很近,跟毛利王幕僚長朗基希羅亞在可查得的網路公開資料更共同平均持有一家控股公司之股份,雙方的合作關係應該非常緊密。

毛利人與紐西蘭政府間的關係其實略微緊張,雖然每年2月6日懷當義條約簽署日定為紐西蘭的國慶日,但是總理是否出席皆是每年爭論不休的焦點。毛利人在經濟上逐漸站穩腳跟,未來在政治版圖上或許也會有更進一步的斬獲。

現任的毛利王曾經在去年說過,希望毛利人能在2025年時能與紐西蘭政府分享主權(Sovereignty),相信只要能夠實踐,應該就能擺脫「沒有用」的稱號了。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