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真正該警戒的敵人:跨國資本大平台的「數位殖民」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直白的說,台灣現在的廣告媒體業,已經完全被歐美綁到無法動彈,而大家最愛玩的手遊跟正妹直播,背後也是中國資金早已根深蒂固。每年都是天文數字流出去、國力不斷降低,多數人卻是根本無感,不是嗎?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文:沈道廷

「被數位殖民統治的國家,造成企業隱藏成本越來越高的真正原因就是-大平台!」

無論食衣住行的產業,近年來幾乎都使用了各種網路服務來協助廣告宣傳、或是提供線上服務,甚至旅館民宿也大量仰賴外國訂房系統,Uber這種共享經濟的模式則更不用說。我們知道原物料、油價、物價、房租、薪資等成本確實有可能降低,那究竟是什麼造成企業的成本「不斷增加」呢?

因為有一樣東西只漲不跌:那就是所謂的「資本大平台使用費」。

舉最簡單的例子。起初Uber剛開始的時候為了養大市場,抽的費用比較低吸引大量自營司機加入,假設我們把每個司機看成一家獨立小公司的話,初期多會因為客戶量大增而賺到錢、然後更仰賴這個外國大平台作為生財工具。

一段時間之後,甚至連傳統的計程車司機生意都被你搶了,吸引更多人投入這塊大餅、或舊的競爭者打輸了離開這領域。預期的結果就是,舊有競爭對手長期被削弱逐漸失去抵抗力、而整個市場也趨於穩定飽和,無論司機或乘客也都養成新搭乘習慣,也就是無形中被「套」了。

最後司機們突然發現,平台使用費(抽頭)的費用越來越高,等於自己得跑更多趟、花更多辛勞才能抽到跟以前一樣的薪水;當然消費者端也是溫水煮青蛙,逐漸感到費率變高但往往還是會因為習慣而繼續使用。

弔詭的問題來了,終端售價變高、每個司機的營業額理論上也會飆高,代表大家賺更多錢了嗎?不,因為真正飆漲的是背後的平台抽頭,也就像是變種保護費!要嘛你乖乖交更多錢、不然也沒第二條路可以選擇。 重點是,保護費通常也不會繳稅,國稅局還會要求可憐的使用者多付20%的境外稅!

極端一點來計算:

假設你每天開車八小時原本能賺1000元,其中100元是平台費、100元是油錢雜支,等於每天工資淨利800元。

現在一樣開車八小時因車資提高可以賺1100元,又因油價下跌油資只剩50元,這時候很多人開始嗆你太好賺,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平台保護費已經默默漲到250元、國稅局還要額外跟你收200元,等於縱使營業額增加,實際淨利只剩600元。

請注意!這並不是個案!

不只是Uber這樣做,其實臉書廣告、直播平台、電子支付、旅遊訂房、餐廳訂位服務、直播頻道、電子商務⋯⋯等橫跨不同領域幾乎都已經進入「養套完成、全面開殺」的階段。可惜,絕大多數消費者只會攻擊「為何不降價?」,而多數員工也直觀抱怨「營業額上升代表老闆賺大錢,為何不分我?」

扯什麼一例一休其實都沒太大意義,明天臉書廣告再漲個兩倍你也沒轍,只能乖乖吞下去,然後被員工幹譙薪水為什麼沒漲?

最後一個問題:「為什麼國際大平台能做到這樣?」

明眼人都知道,初期龐大補貼行銷用來養消費者的人性,仰賴的是「資本銀彈」來打贏經濟戰爭,這無疑的就是強國的終極戰略。當台灣市場已然被這些外國公司全面綁死,才是真正讓我們年輕人受困圍城的背後主因!才是產業難以轉型、薪資根本不可能增長的問題關鍵!

直白的說,台灣現在的廣告媒體業,已經完全被歐美綁到無法動彈,而大家最愛玩的手遊跟正妹直播,背後也是中國資金早已根深蒂固。每年都是天文數字流出去、國力不斷降低,多數人卻是根本無感,不是嗎?

年輕人真正該警戒的敵人,真的不是什麼老屁股。甚至可以說守舊的老人們,反而才是對抗來自歐美、來自對岸的強大數位殖民統治的最後防線。

唯有真正讓更多人看到、了解這類現實問題,才能放下互相認為「對方坑自己」的歧見,放下對立並相互合作,我們年輕人才有突破未來的機會。

本文經沈道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