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世界最大的學校」可汗學院創辦人:創造不用怕丟臉的學習環境

專訪「世界最大的學校」可汗學院創辦人:創造不用怕丟臉的學習環境
親子天下 楊煥世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影片的價值在於,沒有人會來評價你,你可以自己決定觀看的時間、速度。如果哪裡不懂,你可以把影片停下來、去請教別人、去看另一段影片,也就是說,影片把學習經驗個人化,讓學習者覺得安全。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賓靜蓀

或許你以前沒有聽過可汗學院(Khan Academy)。但從此刻起,你必須認識這所「學校」,並且準備好擁抱這所世界最大的學校持續帶來的學習革命。

可汗學院,是一個免費的教育資源網站,是目前全世界使用率最高的二十四小時「網路家教」。比爾・蓋茲(Bill Gates)和Google員工的孩子都曾受惠。可汗學院網站最著名的,是四千多段考各十分鐘的數學、科學、歷史、藝術等教學影片(內容符合從小學到大學的程度),以及相配的互動式習題。

每一個大人小孩只要登錄上網,就獲得一張專屬的「知識地圖」,提醒你還可以挑戰的領域,也留下一份個人的學習紀錄:在哪一題花了多少時間?哪類練習重複做了幾次?截至五月止,可汗學院影片的觀看率已達兩億五千萬次。

可汗學院也已經成為全世界兩萬間中小學教室的教學幫手。網站提供全班每一個學生的即時學習紀錄,讓老師可以在課堂上針對個別學生的需要,立刻給予更適當的指導。

可汗學院揭示了數位時代「個人化學習」的可能,以及科技分享的強大力量。

印度孟加拉裔的創辦人薩曼・可汗(Salman Khan),今年36歲,原本走的是一條美國典型數理資優生的生涯路:獲得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MIT)數學、電腦等三個學位,以及哈佛商學院企管碩士學位後,任職矽谷創投科技公司工程師及避險基金分析師。

直到2004年,科技促成一個美麗的意外。

可汗從擔任表弟妹的「遠距家教」經驗中發現,在家中衣物間自製、並放上YouTube的數學、科學影片,不但恢復表弟妹對數學、科學的興趣和信心,也幫助許多陌生的學生、家長、老師。他從多如雪片的感謝回函中,看到科技在教育上的可能。在工作之餘,他熱血的獨自做出一千多支教學影片及互動式習題。

2010年,是可汗學院擴大影響力的關鍵點。

Google和比爾.蓋茲分別贊助兩百萬、一百五十萬美元,可汗學院從個人義工「很孤單的開始」,擴展成一個有40名全職員工的非營利組織。

除了自製更多影片、改善學習資料庫,可汗學院也舉辦「發現實驗室」夏令營,邀請孩子動手玩那些天馬行空的想法;他們也和中小學老師密切合作,印證教學現場的經驗。

四月中旬,可汗在位於加州矽谷山景市(Mountain View)Google總部附近的新辦公室,接受《親子天下》的專訪。專訪前,這位小時候曾經每天看十二小時電視的數學天才,還在自己的電腦前,親自錄製有關第一次世界大戰歷史的影片,書架上放滿歷史、社會學的書籍,牆面上滿是他隨手的塗鴉。

可汗預言,科技輔助教學的混合式學習,將成為下一波教育的主流。以下為專訪內容。


  • Q:可汗學院是怎麼開始的?

A:2004年我住在東岸的波士頓,家人、親戚從南方的紐奧良來參加我的婚禮。姑姑提到三個孩子的功課,尤其擔心六年級的表妹在中學數學能力分組考試沒考好,我滿訝異為何這個很聰明又用功的女孩,數學會卡住,於是答應當她的家教。

我們約好下班後用電話和電腦(Yahoo Doodle共寫軟體),教她數學。頭幾個月幾乎每天都練習。之後她不但都搞懂了,還超前班上進度。她重考一次分組測驗,結果進入進階班。她七年級時,數學已經達到十年級的程度,高中時她開始選修大學的微積分課程。後來,我又開始教她九歲的弟弟,這個男孩兩個星期前申請進入MIT,我還滿驕傲的。

2006年,我搬來加州,雖然我的正職一直是避險基金分析師,但同時我已經成為家族中十到十二個表兄弟姊妹、朋友小孩的家教,每週要花十幾個小時教他們數學,或解決他們任何課業問題。後來我開始寫互動式的練習題給他們做。

因為我自己是工程師,我也設計出一些程式和軟體,去追蹤他們的進度和進步。後來我又替自己寫報告,看看身為家教,我的表弟表妹覺得哪些練習很困難或很容易。那就是最早的可汗學院。

2006年11月,一個朋友建議我擴大「事業」規模,乾脆做點教學影片放上YouTube。我還說,這太蠢了吧!YouTube是那些「貓咪彈鋼琴」影片的園地,容不下數學如此嚴肅的內容。

但後來還是做了,最先的影片也只是我自己所寫教學軟體的補充教材而已,原來用意是「如果你還不懂,就看看這些影片吧!」

那時,放上YouTube的影片最長只能十分鐘,沒想到後來印證到專注力的理論,剛好那也是孩子能夠完全專心的時間長度。而且我想,如果有人頭出現,可能會分散注意力,所以決定只出現黑板說明的樣子。影片都是在我家衣物間裡錄製的,沒有太多昂貴的器材。

那時做了約八十幾部教學短片,算是建立了解代數的基礎鷹架,後來我又繼續做了幾何、微積分、物理等影片。這變成我上班之餘的休閒活動。

更令我振奮的是,我開始接到陌生人的回應,說我的影片幫助他們通過考試,或幫助他們的孩子了解某個問題,甚至幫助他們重回大學去念書。

目的:透過影片彌補學習落差
  • Q:從你當家教的過程中,你發現了什麼?為什麼學校不能提供你給學生的幫助?

A:我表妹遇到的問題其實很普遍。她是好學生,老師交代的她都照做了,但我們的教育體系下,如果你在規定時間內,有一個簡單概念沒搞懂,你永遠沒辦法停下來搞懂它。

全世界的教育都一樣,把同年齡的孩子編成一班,用同樣內容教他們,希望他們以同一學習速度往前移動、然後參加考試,不管你考了B、 C、 D甚至A,都會讓學生覺得自己「不夠聰明」。在這樣的逼迫下,勢必形成很多知識上的落差,例如在代數上的小落差可能會阻礙你學習乘法,一旦你錯過,就沒有機會再好好搞清楚了。

透過我設計的軟體、影片、各種練習、直接的教導,讓表弟妹們有機會自己去練習,把所有他們在學習過程中累積的落差補起來。那些影片容許我的表弟妹(以及現在的很多很多人)重複觀看、學習,不用感到丟臉或害羞。多少人曾因為害羞、覺得丟臉,不敢承認自己忘記學生時代學過的東西?

影片的價值在於,沒有人會來評價你,你可以自己決定觀看的時間、速度。如果哪裡不懂,你可以把影片停下來、去請教別人、去看另一段影片,也就是說,影片把學習經驗個人化,讓學習者覺得安全。

我設計的軟體可以蒐集孩子的學習狀況和成效,讓做為老師的我可以看到哪裡出現了問題,可以在哪裡補強。通常,老師不容易發現每個孩子卡在哪裡,但現在電腦裡就有每個人的學習數據資料庫,一目了然。

影響:對傳統教育帶來衝擊
  • Q:可汗學院引發了一場學習革命,你自己在這幾年看到哪些因此引發的改變?

A:我會很小心用「革命」兩個字,因為我們還在非常、非常初期的階段。你去看大部分的學校,其實都沒有任何改變。我想可汗學院帶來三件事:一是讓大家驚豔,這樣一個非營利的網站,認真的提供嚴肅的學習內容,竟然吸引那麼多人來使用。現在有很多的營利機構,也開始進入網路學習的領域,這是一件好事。

其次,可汗學院改變了教育相關的對話內容。講到教育,還是難免會提出傳統的問題:一班該有多少學生?教育該投資多少錢才夠?現在因為可汗學院的大受歡迎,希望讓大家重新思考整個教育制度。為何學習一定要局限於規定的上課時間和座位?為何我們要讓學生這樣學習?讓他們覺得自己很笨?為何我們不能把焦點放在學生身上?為何教室裡一定都是老師講課、學生聽?為何師生互動不能多一點,或用專案學習方式?

現在,哈佛、MIT、史丹佛這些頂尖大學,都認真開始重新設計課程並放上網路,讓很多有興趣的人免費學習。這些做法有指標作用,大家會說,連一流大學都開始不再講課,我們也應該不再單向講課,而更增加教室中的互動,才會產生永續的學習效果。

另外,我們收到成千上萬的見證都表示,大家愈來愈察覺可汗學院的價值,我們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和力量,去提升學生的學習能力。很多學生無法負擔請家教的費用,或家教的品質良莠不齊,可汗提供免費的教學,讓父母的擔心有個出口。

改變:老師的角色由主導變成輔助
  • Q:你很強調學生的學習自主權(student's ownership),這個態度對學習有何益處?

A:在傳統學校模式裡,學生得坐好,老師把手指放在嘴脣上(表示「請安靜」),然後開始講課,學生不能講話,否則就有得好看。課程、學習速度由老師、各州制訂,本週我們要學A,下週學B,這讓學生變成很被動的人,完全照著老師說的去做,不會多也不能少,做完了,就問老師:「那我接下來要做什麼?」在你得聽命於老闆的工業時代,這樣的學習是OK的;但今天的世界強調創造力、自己重新定義問題能力,像「自動化過程生產出來」的學習方式,就無法應付。

如何自己去學習一個新觀念?如何訂自己的目標,而非讓別人來替你制訂目標?我們很高興看到一些學生主導的新做法,學生自己制訂學習目標,老師是幫助你達成目標的人。這完全改變了學生對學習的態度,他們不再說:「老師,接下來我該學什麼?」而是說:「這是我的目標,這是我為達到目標所做的計畫,請老師提供我可以利用的資源和工具(老師、同儕、可汗學院等各種教材)。」這不僅對學習很珍貴,更是學生一生都需要的技巧。

  • Q:有些批評說你不是老師,你的教法也不過是讓學生做練習,可汗學院的挑戰是什麼?

A:我的確沒有教師證,也不是合格老師,但我從來沒有宣稱自己是老師。我是一個創造內容的人,當然和在教室裡、面對孩子的老師,是完全不同的角色。我相信,好的內容會為自己說話,不需要太多辯解。

我們從三年前開始和加州的公私立中小學老師合作,很多老師對教學加入可汗學院的資源,抱持正面態度。他們大多認為能更投入教學,因為過去他們無法去處理每一個孩子的個別需求,現在他們有更多時間去面對每一個學生,因為對全班講課的時間減少了,教學可以更個別化,老師都覺得自己的能力提升了。

我們不認為,可汗學院的東西可以取代其他教學資源或方法,我們只是建議,可汗學院建立了這樣的工具,如果學生在學習某個概念有困難,不妨讓他們試試不同的方法。

可汗學院和中小學老師的合作很密切。我們四十位正職員工中,就有六位原本是中小學老師和大學教授。此外,我們有三位全職同事,專門面對直接和我們合作的五十位老師,專門協助我們研發互動內容和練習。

理想:學校要留空白時間給孩子探索
  • Q:你的兩個孩子分別是四歲、兩歲,你能想像當他們入學時,學習會變成什麼樣子?

A:可能學期會長一點,暑假短一點。有人會跳腳說:「什麼?你要縮短暑假?」但學期的每一天,都會是開放式、更有創意、更好玩,讓你覺得上學好像在參加夏令營。我想像的是,他們將混齡、在同一間教室上課,每個人會有適合他能力的課程內容。每天的某個時段,全部的孩子聚在一起分享自己的學習經驗,也許可以互相學習,學得比較快、比較年長的孩子可以當小老師。

未來的學校會有很多的空白時間給孩子去探索、創造,我想像中,也許每天有三分之一時間學核心課程,但按照每個孩子自己的速度和時間學習,個人化的學習會比較有生產力。三分之一會是有架構的探索,孩子有教練或老師來協助去創造、發明、做出什麼來。另外三分之一就讓孩子自己玩。

  • Q:從你的觀點,你認為美國的數位學習發展得如何?

A:我們並不知道,對每間教室來說,數位學習的正確答案是什麼,我甚至不認為有單一答案適用於每間教室。我們只在一個非常非常起初的階段而已,一定會有成功、失敗的經驗,每個涉入其中的人都要有很開放的心態,去實驗,找出有效的教與學的方法。但十年之內,你一定會看到混合式學習(Blended Learning)變成教育中的主流。

認識可汗學院

1. 可汗學院怎麼開始的?

2006年:

  • 薩曼.可汗將第一支數學教學影片放上YouTube

2010年:

  • 可汗學院雇用第一位員工正式成為一個非營利組織,同時獲得比爾・蓋茲投資150萬美元
  • 可汗學院第一次進入中小學教室

2. 可汗學院的紀錄

  • 使用者來自全球216個國家
  • 每月有600萬名使用者登錄
  • 有2萬間教室用其影片學習
  • 教學影片總共被觀看2億5千萬次
  • 網站內容被翻譯成28國語言
  • 每天完成300萬個練習

(以上數字為可汗學院官網至2013年5月底的統計資料)

3.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親子天下2017「教育創新100選」募集,串連創新的想法與行動成為改變教育的推力,邀請您自薦或推薦報名 >>

親子天下2017「教育創新100選」

本文經親子天下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親子天下』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