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社會對於性侵的理解嚴重不足,讓我們來不及救這些思琪

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社會對於性侵的理解嚴重不足,讓我們來不及救這些思琪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書控訴這個社會制度,這些升學主義下塑造的假英雄,法律的偏斜與不公,家庭價值觀迴避的教育責任,對女性要求守貞下的蕩婦羞辱。沒有一個忘的了。全書自始自終控訴社會,要我們看見這些女性,並且自身反省,因為這就是我們的社會。

晨讀《房思琪的初戀樂園》。這本書大概是在一個月前買的,再看到報導者的訪談後,覺得這本書似乎非常值得一買,但買來一直沒有翻開來看,就這樣倒在我的電腦主機上。大概上星期我媽拿去,第二天早上時看他根本沒什麼睡,非常難過的搖頭嘆氣「看了很難受,睡不著。」

因此我決定認真看完這本書。從週一開始,我看完了第一章「樂園」後感覺非常不舒服。但因為工作等原因,斷斷續續的看著。等到我週三去學校座談時,才不經意地划手機,看到作者林奕含接受訪問時說:

當你在閱讀中遇到痛苦或不舒服,我希望你不要認為「幸好是一本小說」而放下它,我希望你能與思琪同情共感。

我突然覺得這樣的閱讀方式是輕慢了,於是我起了一個大早,從早上四點半開始讀到七點半,一口氣讀完,然後整整一天情緒非常混亂,處於一個憤怒與不捨交雜著狀態。讀完時量血壓是偏高的,即使等了15分鐘再量也是高的,我自認自己算得上是能控制情緒並且予以偽裝的人,卻無法制止這突如其來的複雜情綠:憤怒、暴躁,兇惡並且仇恨,不捨、心疼、無力並且自責。

書的主要故事內容其實在網路上都可以看的到,這樣的作品也受到大家廣泛閱讀,書評如潮。我也清楚知道這本書的主要內容是類似《羅莉塔》的誘姦題材:一個掌握知識、社會地位的男子誘姦少女並且受到社會保護。

但這本書的震撼遠比《羅莉塔》來的強,故事中的所有場景,所有文化背景全部都在當下。在閱讀的時候可以同時應證整體社會制度的缺陷與共犯,這使我的情緒更加怒不可遏。

在書裏面,小思琪如同我身邊隨處可見的小女孩:年輕,天真,可愛並且有著女孩特有的倔強和機智。但思琪多了一點早慧和美貌,這些都是美好的,足以讓人欣喜的祝福。這樣一個稍嫌稚氣,卻又體貼早熟的女孩因為熱愛文學而有了和李國華接觸的機會。從作者的文字裡面可以看見,李國華是一個在人前急著說話,表現知識並且賣弄,行為與說話內容虛浮並且迎合他人的「成功男子」。相反的,思琪和怡婷兩人的文字真摯,坦率美麗。

這樣的男子為何可以為所欲為?作者多次運用「聚會」來顯示出社會制度的醜惡,並且配合女孩的動作行為。除了在同樣受到家庭暴力的伊紋外,幾乎所有人多聚會的場合中,女孩都是不重要的,描寫這些女孩也都是孤獨並且與社會隔絕。

從一開始出場時,女孩們在家庭聚會就是不可以討論「性」開始,暗喻了這樣的事情連討論不允許,家庭中只有可能將「性教育」留給需要「性」的人。於是女孩無法和我們一般所認為最親近的父母相談。

接著幾場李國華和一干補教名師聚會,爭相討論如何玩弄年輕幼女的身體及心靈,這種蒐集獵物的醜陋心態在作者筆下毫不帶任何保留的寫出。連同發生在這些女孩身上的悲劇,整個社會的價值觀都是幫凶。補習班的女老師甚至協助李國華,將年輕美麗的女孩以補課名義送至家中供其逞慾。

故事中曾經有過可以幫助思琪的場景,分別是思琪和伊紋獨處時,怡婷和思琪獨處時,以及思琪向母親對話時,這些場景卻都有其原因,沒有人真的幫了思琪。她從頭到尾都是孤獨的在面對這社會以及李國華,這是整本書令人憤怒的根源:

我們整個社會幾乎都是幫兇。

思琪的美麗、可愛反而成為李國華亟欲欺凌,收為性奴的原因。美麗和早慧在我們的體制和價值觀中,反而成為詛咒。房思琪的生命,靈魂就這樣在他的獸慾下結束。最後徹底瘋掉。

我們的社會對於性侵的理解程度嚴重不足,總認為沒有在第一時間呼救報警就無法判定。而如果我們以思琪做為一個沒有求救者,就認為自己沒有責任外,作者寫出了另一個人物郭曉奇去抵抗並且面對社會。她從一開始就是被共犯所帶到李國華的住處,她在還來不及釐清這樣的關係時,就已經被拋棄。李國華並非第一次,在這之前的餅乾,也是這樣被李國華強暴,再獨自一人去面對整個社會的歧見與羞辱。

郭曉奇的遭遇比起思琪一樣悲慘,她從身體到愛情都徹底地被這個男人玩弄於掌心,連同她的家人,在面對李國華時接二連三的羞辱。而李國華毫無壓力,頂多就是在妻子面前表演一番,這是他的專業。他擔心什麼呢?社會制度,輿論價值觀全部都是站在他那邊的。我知道如果真的曝光,那李國華的妻子就會先以「妨礙家庭」和「通姦罪」去控訴這個女孩。

郭曉奇悲憤,痛苦,向社會以網路爆料披露時,卻得到我們網路上所謂鄉民習以為常的回應「所以有爽到」「鮑鮑換包包」。我們的社會制度就是如此,讓一個成功男子可以安然逞慾,卻只是硬生生地撕毀著一個個單獨無助女孩的靈魂。郭曉奇對社會的抵抗,理所當然的在李國華更大的恐嚇和暴力下結束。

全書中唯一能理解真實的思琪,唯有伊紋和怡婷,但他們兩人依舊無力。伊紋的丈夫是個家暴份子,喝酒後就打老婆,無來由地打,而從未嫁進去時整棟樓的高知識份子都知道,卻還自以為的媒合婚事。「別人的女兒死不完」一樣的上演。伊紋和怡婷兩人離著最近,卻依舊沒辦法讓思琪求助。伊紋自己受到家暴,外人卻只是認為他嫁入有錢豪門,直到讓她絕望的暴力出現。只是,人們還是認為能住在這樣的豪宅人生就完滿了。

唯一像樣的男人是毛毛,但太過夢幻,幾乎不可能在現實出現。作者刻畫他的才藝,描寫他的溫柔寬容,我卻清楚知道毛毛先生這種男人世間無幾,多的是一維和李國華而已。並非每一個女人都有足夠的運氣,去認識並且接受毛毛。

讀完這本書讓我情緒很不爽,非常不爽。那種真實的恐怖是不可能忘卻的。全書控訴這個社會制度,這些升學主義下塑造的假英雄,法律的偏斜與不公,家庭價值觀迴避的教育責任,對女性要求守貞下的蕩婦羞辱。沒有一個忘的了。全書自始自終控訴社會,要我們看見這些女性,並且自身反省,因為這就是我們的社會。

這本書讓我像是被一個先知定罪:這個制度你在其中,你有罪,你就是那個幫兇。你就算從中得到什麼,也可能已經來不及救這些思琪。

這種憤怒和不捨,痛苦和屈辱,我會推薦所有人都應該讀。

本文由林立青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