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世界地球日】循環經濟煉金術:把你的廢棄物,變成我的資源

【422世界地球日】循環經濟煉金術:把你的廢棄物,變成我的資源
Photo Credit: 財訊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循環經濟是國家重要經濟發展政策之一,如何在舊概念下創造新價值,需要工業和農業兩方並進,推動系統化的重整計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孫蓉萍|財訊雙週刊 第527期

「我們不能再像過去,無止境地揮霍自然資源及國民健康。所以,對各種汙染的控制,我們會嚴格把關,更要讓台灣走向循環經濟的時代,把廢棄物轉換為再生資源。」總統蔡英文去年在就職演說中提到「循環經濟」,頓時炒熱了這個名詞。

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距小英上任周年相差不到一個月,但關於循環經濟,除了就職演說時口號式地宣示外,還看不到政府任何具體的行動,只規畫要在高雄市大林蒲等地設立循環經濟專區,並尋找合適的工業區,設立示範點。

「循環經濟」概念最早出現在1966年。美國經濟學家鮑爾丁(K.E.Boulding)把地球比喻為太空船,這裡沒有無限的物資儲藏庫,必須不斷重複利用自己有限的資源,才能生存下去。只是人類並未牢記在心,為了追求更好的物質生活,大量生產、大量消費、再大量廢棄,導致環境被汙染、能源逐漸枯竭。資源從開採、製造、使用到廢棄,呈現一條直線的「線性經濟」已經行不通了,循環經濟的概念才又再被喚起。

線性經濟到循環經濟
把A產業廢棄物 變成B產業資源

中技社執行長余騰耀指出,循環經濟和以前一直在談的資源再生利用、節能減排雖大同小異,但是加了「經濟」二字,就要強調它的「經濟有效性」。立法委員余宛如也強調,循環經濟必須在回收或再生資源時,創造出一個產業或經濟價值。

致力推廣循環經濟概念的英國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把循環體系分成工業和生物兩大類。以工業來說,除了原有的線性模式加上3R——減量化、再利用、再循環之外,還可以加上另一個3R——重新定義、重新設計和重新模組化。循環經濟特別強調商業模式的重新設計和創新,使A產業的廢棄物甚至變成B產業的能源,賦予新的價值。

以很早就重視循環經濟的日本為例,約50年前,日本就出現了痛痛病、水俣病等產業廢棄物任意排放導致的公害病。台灣資源再生協會創會理事長蔡敏行回憶就讀日本東北大學資源工學研究所時,同學就自動自發地研究公害來源。現在大家常提到「城市礦山」,知道城市中的大量廢家電等物品,內含珍貴資源可以回收再利用,這個觀念最早就是在80年代,由東北大學教授南條道夫等人所提倡。

中技社《循環經濟的發展趨勢與關鍵議題》報告中指出,從化學元素的週期表來看,如果維持現有的開採速度,約半數金屬不出50年就會開發殆盡。目前許多金屬元素的回收率仍低於50%,幾乎所有新科技仰賴的稀土元素回收率甚至不到1%。

d25b1c682936476f9a4f8942a9857e16
Photo Credit: 財訊
採礦不如回收廢棄物提煉
處理成本更便宜 元素含量也更高

台灣業者也看到這個商機,例如蔡敏行協助成立的永源化工原料,是國內最大銅汙泥回收廠、瑞大鴻科技材料是專業金屬錫冶煉回收製造廠商、佳龍科技工程回收處理電子廢棄物並精煉出貴金屬等。

另外,1995年成立的台灣鋼聯,是由經濟部工業局輔導、豐興等十餘家業者聯合成立的電弧爐煉鋼集塵灰處理廠。工業局永續發展組技正葉繼開解釋,集塵灰的處理原本是一大問題,但因為集塵灰內含有鋅、鉛、鎘等有價金屬,於是這座處理廠收集各廠的集塵灰,利用熱處理法把其中的鋅濃縮提煉出來。

台灣鋼聯一年的集塵灰處理量達到20萬公噸左右,以往鋼鐵業者每噸要花上萬元的費用,以固化等方式來處理集塵灰,現在交給鋼聯,處理成本降到十分之一左右;而且鋅的含量比率達到40%以上,遠高於占比只有個位數的鋅礦。許多環保人士抨擊商人,為了開採極微量的礦卻必須破壞大自然,城市礦山的可貴之處,就在於它彷彿施展煉金術,使城市中回收廢棄物處理後的礦物含量,比荒郊野外的原生礦還高。台灣鋼聯這套技術還名揚海外,讓巴西也曾經來取經。

工業局努力催生、協助資源再生產業,永續發展組組長凌韻生指出,台灣投入資源循環的廠商家數在2002年是305家,2016年已成長為五倍,達到1,628家。資源再生產業的總產值由249.2億元提升到677億元,成長1.72倍。工業資源循環的比率則由56%成長到79.8%。

余騰耀曾任台灣綠色生產力基金會執行長,長期關注企業推動環保事宜,他看到大企業很早就開始推動循環經濟,原因包括善盡企業社會責任或提升形象、或藉以降低成本、公司內部也有相關專業人才。但不可諱言,在台灣企業占比高達97.7%的中小企業有很強的創新力,只是缺乏知識觀念或投資能力,因此未來台灣發展循環經濟的潛力十足。

生物循環潛力價值大
畜牧廢物機轉 能做生質柴油和發電

以春池玻璃實業公司為例,每年回收並處理玻璃超過十萬噸,占國內總量的七成左右。春池將廢玻璃破碎、篩分、研磨、熔燒,最後的碎沙可製成建材配料,或直接再製成容器。春池還花十餘年研發,利用廢棄液晶螢幕的超薄玻璃板製成輕質節能磚,具有隔音、隔熱、防火等功能,重量更只有水泥和紅磚的八分之一,價格卻比紅磚低。

余騰耀點出發展循環經濟的關鍵課題,就是產品能不能讓消費者埋單?廢棄物如果不能做成有用的、有市場價值的、有價格競爭力的產品,最後就會被淘汰。

至於循環經濟中的生物循環,傳統方式是回歸大自然,即使未造成汙染,卻也沒有善用它的潛在利用價值。余宛如指出,只要我們肯顛覆傳統,加上足夠的資金和市場,很多農業資材都可以再創造新的價值。

在資源逐漸匱乏的情況下,生質能源成為最受矚目的再生能源,也就是利用酵素、微生物分解等生物性技術,將這些有機物質轉換成生質柴油、酒精、電力等能源。因排泄物汙染河川而為人詬病的養豬戶來說,目前全國約有7,600家養豬場,養了將近550萬隻豬;動物糞尿產生的沼氣雖能發電,但需要一筆不小的設備投資費用。

為改善問題並創造價值,環保署預定兩年內投入兩億元提供補助,鼓勵大型畜牧場擴大設置厭氧發酵及沼氣發電設備,協助小型畜牧場收集處理糞尿。農委會的目標是至2020年止,設置沼氣發電的豬隻量達到250萬隻,也就是兩隻豬中就有一隻可以發電。

此外,屏東科技大學生物機電工程系副教授李柏旻指出,美日和台灣也積極研發利用藻類作為新的生質能源,日本預定2020年東京奧運時作為飛機燃料,正努力克服成本問題。

串聯不同產業組聯盟
循環經濟重「系統」 政府應協助重整

對於循環經濟的想法,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李根政表示歡迎,因為它解決工業汙染和有機廢棄物的問題,工業和農業循環兼顧,是一個調和現階段工業汙染與環境矛盾的系統化策略方案。不過他也強調,「這個觀念不應該被濫用,而且現在已經開始有這樣的傾向。政府不能把一些低層次的再利用聲稱是循環經濟;其實從回收再利用到循環經濟中間,還有很多環節和過程。」

他認為,與其新設一個循環經濟園區,政府更應該做的是重整既有產業;而且循環經濟講的是「系統」,不同產業也可以形成一個策略聯盟,資源互用,因此現在迫切需要的是一個整合性的國家計畫。除了企業自動自發大規模翻轉外,政府可以先引導,例如執行綠色公共採購。台灣未來能否靠循環經濟再創經濟奇蹟,有賴政府以及每一個人的努力。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國仲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商業』文章 更多『財訊』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