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政要義》書摘二:言論自由的四種價值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介紹言論自由的四種價值,儘管還有其他為言論自由辯護的進路,但這四種學說在學界和司法領域影響較大。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那麼,為何要保護言論自由?其價值何在?一般而言,言論自由至少有四種價值

有助於個人自我實現

首先,它有助於個人自我實現(individual selffulfillment)。51 人存在的目的是實現自己的個性與潛能,每個人在發展自己的個性時,離不開對自己信念和觀點的表達,因為表達是觀念和心智發展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壓制信念、觀點及表達就是對人的尊嚴和人性的否定。

雖然人是社會和政治動物,但社會或者政治共同體本身不是目的,其目的是促進個人的福祉,促進每個個體的發展。從這個意義上講,言論自由本身就是社會的目的,就是一種價值,為了實現其他目的——比如平等、正義等——而壓制言論自由是不可接受的,雖然人的行動可以在特定的條件下受到限制。思想和交流是表達個性的源泉,言論自由對其他自由而言具有根本重要性。52 正如湯瑪斯.戈登(Thomas Gordon)所言:「沒有思想自由,就不可能有智慧這種東西;沒有言論自由,就不可能有公共自由(public liberty)這種東西,言論自由是每個人的權利,只要它的行使不侵犯或者妨礙他人的權利;這是對它唯一的限制,它應該了解的唯一邊界。」「這種神聖的權利對自由政體是如此必要,以致於財產安全和言論自由總是相伴共生;在一個人不能聲稱其擁有自己舌頭的那些糟糕國家,他幾乎不能稱自己擁有任何其他東西。無論何人企圖摧毀一個國家的自由,必定始於壓制言論自由;這是公共叛國賊幹的可怕事情。」53

有助於發現真理

其次,言論自由有助於發現真理。為了發現真理,必須允許人們自由地思想和言論,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將各種事實和觀點呈現出來。每個人都會犯錯,只有讓人們進行自由表達和交流,才能發現和改正錯誤,獲致真理。英國詩人密爾頓(John Milton)於1644年提出了這種看法,54 但其最著名的倡導者是約翰•密爾。他的著名論證是,被壓制的觀點也許是正確的,否認這一點,就等於假定我們自己不可能犯錯;即使被壓制的觀點是錯的,它也可能包含部分真理,由於流行的觀點幾乎不是全部真理,只能通過不同觀點的碰撞發現餘下的真理;即使公認的觀點是全部真理,除非它遭受有力而真誠的挑戰,持有它的大多數人也幾乎不解其原理,並且,這種觀點本身的含義面臨消失、削弱及失去影響人們品行的危險,阻礙源於理性或者個人經驗的真實信念的生長。55 這種論證常被喻為「思想的市場」(marketplace of ideas),經由大法官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 Jr.)在「艾布拉姆斯訴美利堅合眾國案」56 中闡發後得以流行,並成為解釋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重要理論之一。他在該案的著名異議意見中指出,人們「渴望的至善通過思想的自由交流更有效地達致—真理的最好檢驗標準是思想的力量在市場競爭中自動被接受,真理是其願望得以可靠實現所能依賴的唯一基礎。」57

有助於政治參與和公共決策

再次,言論自由有助於政治參與和公共決策。民主意味着自治,意味着廣泛的政治參與,意味着民眾能夠決定或者影響公共政策,而這要求他們能夠表達自己的看法和見解,能夠對公共事務發表意見。

言論自由不僅為政府的決策提供必要的訊息,而且迫使政府回應民眾的需求。實際上,民主政體的有效運作離不開言論自由。58 米克爾約翰(Alexander Meiklejohn)是這種觀點的代表人物,他曾說:「言論自由原則源於自治綱領的需要。它不是抽象的自然法或者理性法則。它是從公共問題應通過普選決定這一根本美國契約推論出來的。」59「恐懼任何思想,都與自治不容。第一修正案絕不贊成對任何事關公共福祉的思想的壓制。思想的自由不應受到限制。」60

不過,米克爾約翰並非主張所有的言論都受到言論自由原則的保護,相反,他認為只有公共言論(public speech)——即涉及公共利益的言論——才受到其保護。他指出:「第一修正案並非保護所有的言論。它只保護與選民不得不處理之事直接或者間接相關的言論——因此只保護涉及公共利益的言論。另一方面,私人言論(private speech),或者事關私人利益的言論,無論如何都不受第一修正案的保護。如果人們之間發生了涉及私人利益、私權利、私人財產的爭論、辯駁、鼓動或者煽動性言論——正如我們常常如此做的一樣,我們的舉動當然受到『正當程序』的保護。但是,第一修正案對此毫不關心。」61 根據米克爾約翰,這種植根於民主或者自治的言論自由理論並不要求每個人都參與公共論辯,也不能確保每個人都有機會表達自己的看法,相反,它主張,「重要的不是每個人都應發表言論,而是所有值得發表的言論都應被發表。」62

有助於維持社會穩固與變遷之間的平衡

最後,言論自由有助於維持社會穩固與變遷之間的平衡,防止暴力革命的發生。言論自由給人們提供表達不同看法並形成理性判斷的機會,讓人們學會說理及接受自己不贊成的決策。在言論自由受到保護的社會裏,人與人之間既保持着健康的分歧,又存在着必要的共識。壓制言論自由將使強力代替說理,人為製造社會成員之間的裂痕,即使存在表面上的思想統一,也無法掩蓋他們之間的衝突與矛盾。同時,由於言論自由給人們提供了提出新思想和新觀點的機會,保護言論自由的社會通常具有靈活性和自我革新能力,能夠適應新的變化。相反,壓制言論自由則讓一個社會變得僵化或者停滯,難以適應時代的需要。還有,言論自由給心存不滿或者持有異見的人們提供一個「出氣筒」,讓各種問題暴露出來以引起社會的關注,並得到及時的解決。壓制言論自由只是將矛盾或者衝突暫時「隱藏」起來,並不能消除或者解決問題,相反,這必然引發更大的不滿和危機,致使妥協難以達成,結果可能是發生革命。63

儘管還有其他為言論自由辯護的進路,64 但這四種學說在學界和司法領域影響較大。有的理論家篤信言論自由的某一種價值,有的則認為其價值不是單一的,而是多元的,這幾種價值之間不存在孰優孰劣或者相互排斥的關係。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法官們似乎也認可言論自由價值多元的看法,其典型表現如布蘭代斯大法官(Justice Brandeis)在「惠特尼訴加利福尼亞案」(Whitney v. California)中表達的附帶意見。65 他寫道:

「那些為我們贏得獨立的先賢們相信,國家的最終目的是讓人們自由地發展其能力,在其政府中,商討的力量應當勝過專斷的力量。他們珍視自由,認為自由既是目的也是手段。他們相信,幸福的秘訣是自由,自由的秘訣是勇氣。他們相信,自由地想你所想,以及自由地表達所思,是發現和傳播政治真理(political truth)的必要手段;沒有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討論就是一句空話;有了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討論通常即可提供防止有害思想傳播的充分保護。對自由的最大威脅是,民眾缺乏生氣活力。

公共討論是一項政治義務,這應是美國政體的根本原則。他們認識到所有人類制度易受的危險,但他們知道,不可能只靠對違法行為懲罰的恐懼來確保秩序。抑制思想、希望和想像力是危險的,恐懼滋生壓迫;壓迫滋生仇恨,仇恨危及政府的穩定。安全之路在於讓人們自由討論可能的不滿和提議的救濟,對壞意見(evil counsels)的適當救濟是好意見。他們相信適用於公共討論的理性的力量,避免法律強制下的沉默—使用強力的最壞理由。他們認識到偶爾會發生的多數的暴政,因此對聯邦憲法進行了修正,以使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受到保護。」66

顯而易見,在這段廣為傳誦、影響深遠的判詞中,布蘭代斯提到了幾乎所有的主要言論自由理論。

49. Jefferson, Thomas. 1904. The Works of Thomas Jefferson. Vol. 5. ed. Paul Leicester Ford. NewYork: G. P. Putnam’s Sons, p. 253.
50. 1798年,傑弗遜和麥迪遜分別起草了《肯塔基決議》(Kentucky Resolution)和《維珍尼亞決議》(Virginia Resolution),批評國會通過的懲治外國人與煽動叛亂法案,聲明其違反了聯邦憲法,侵犯了邦權(states’ rights)。關於懲治外國人與煽動叛亂法案及其引發的爭論,參見Feldman, Stephen M. 2008. Free Expression and Democracy in America: A History. 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pp. 70–100; Curtis, Michael Kent. 2000. Free Speech, “The People’s Darling Privilege,” Struggles for Freedom of Expression in American History. Durham: Duke University Press, pp. 52–79。
51. Emerson, Thomas I. 1963. “Toward a General Theory of the First Amendment,” Yale Law Journal 72(5): 877–956, p. 879.
52. Emerson, Thomas I. 1963. “Toward a General Theory of the First Amendment,” Yale Law Journal 72(5): 877–956, pp. 879–881.
53. John Trenchard and Thomas Gordon. 1995. Cato’s Letters, or Essays on Liberty, Civil and Religious, and Other Important Subjects. Four Volumes in Two. ed. Ronald Hamowy. Indianapolis: Liberty Fund, p. 110。卡多佐大法官(Justice Cardozo)曾說,思想與言論自由「是幾乎所有其他自由的源泉和必要條件。」見Palko v. State of Connecticut, 302 U.S. 319, 327 (1937)。布萊克大法官(Justice Black)亦曾指出:「我總是相信,第一修正案是我們政府的基石,它所保護的自由為防止所有自由的毀滅提供了最好的保障。」見Cat Dennis v. United States, 341 U.S. 494, 580 (1951)。
54. 在其著名的關於出版自由的演講中,彌爾頓指出:「儘管所有觀點都可以在大地上隨意傳播,但真理已經披甲上陣,如果我們懷疑其力量而審查和禁止她,就一定會傷害她。讓她與錯謬搏鬥,誰曾聽說過真理在一個自由而公開的交戰中敗下陣來?」見Milton, John. 1918. Areopagitica.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 58。強調為原文所有。
55. Mill, John Stuart. 1956. On Liberty. ed. Currin V. Shields. Indianapolis, IN: Bobbs-Merrill Company, Inc, p. 64.
56. Abrams v. United States, 250 U.S. 616 (1919).
57. Abrams v. United States, 250 U.S. 616, 630 (1919).
58. Emerson, Thomas I. 1963. “Toward a General Theory of the First Amendment,” Yale Law Journal 72(5): 877–956, p. 883.
59. Meiklejohn, Alexander. 1948. Free Speech and Its Relation to Self-government. New York: Harper & Brothers, pp. 26–27。強調為原文所有。
60. Meiklejohn, Alexander. 1948. Free Speech and Its Relation to Self-government. New York: Harper & Brothers, p. 27.
61. Meiklejohn, Alexander. 1948. Free Speech and Its Relation to Self-government. New York: Harper & Brothers, p. 94.
62. Meiklejohn, Alexander. 1948. Free Speech and Its Relation to Self-government. New York: Harper & Brothers, p 25.
63. Emerson, Thomas I. 1963. “Toward a General Theory of the First Amendment,” Yale Law Journal 72(5): 877–956, pp. 884–886.
64. 譬如,有學者主張,保護言論自由的理由不在於實現某種特定的價值,而在於對政府的不信任,不信任其規制言論或者區分真理與謬誤的能力,經驗表明,政府對言論的審查和規制經常是帶有偏見或者錯誤的。如果承認政治決策者也會犯錯的話,那麼,沒有理由信任他們更有能力做出合理的判斷。參見Schauer, Frederick. 1982. Free Speech: A Philosophical Enquiry.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Schauer, Frederick. 1989. “The Second-Best First Amendment,” William and Mary Law Review 31(1): 1–23。
65. Whitney v. California, 274 U. S. 357 (1927).
66. Whitney v. California, 274 U. S. 357, 375 (1927).

相關文章:

書籍介紹

《憲政要義—有限政府的一般理論》,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2017年。

作者:王建勛教授

9789629372958
photo credit: 城市大學出版社

本書從古典自由主義出發,以美國憲法為現代政治建構的典範,簡明扼要地介紹了憲法制度的重要方面,對有限政府、分權制衡、聯邦主義、基本人權的基本內涵和依據作出了系統的闡釋。

作者以令憲政知識在中國得到普及和提升理論水平為己任,書中不但清晰地呈現了現代文明社會的基本政治法律建構和價值基礎,更在摒棄西方左翼學者對古典傳統的曲解的同時,着力澄清了瀰漫於國內學界的重重迷霧,讓讀者掌握現代人應具 備的基本政治法律常識,同時還能初窺這些常識的學術縱深,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入門書。

本文獲授權轉載。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