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身份不同,但「閱讀傾向」相似 「書蟲計畫」揭示社會進步

二人身份不同,但「閱讀傾向」相似 「書蟲計畫」揭示社會進步
Photo Credit: Hannibal Hanschke /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大可擴閱「世界閱讀日」的意義,作者認為,假如「閱讀」像多元又廣泛的光譜,不同人閱讀傾向不同,從默克爾和佛里曼身上會否有更多啟示?

狗狗不懂閱讀的意義,但我們又站在怎樣的「閱讀光譜」上?

忘了甚麼時候,看到威廉.詹姆士(William James)把閱讀和狗狗扯上關係,大意說狗狗望見他長時間坐著閱讀,很可能把他看成個「白癡」,為什麼一動也不動看著那怪東西呢?倒不如花時間一起玩拋接遊戲來得快樂。詹姆士之所以這樣說當然是比喻,借愛犬不懂他從閱讀而來的心靈體驗與意義,類比其他動物基於心理機制不同,難以理解人類各種層次的快樂。記得讀到那段時,筆者立即望向家犬白龍,剛好她就是一副莫名其妙又苦悶的眼神望過來,這巧合的有趣情境一直印在腦海裡。

狗固然很難理解人類閱讀的體驗,不過即使回到了解人與閱讀的意義,也是個龐雜又曖昧不清的課題,猶如千萬人有千萬種看法,各有不同亦各有意義,在多元又廣泛的「閱讀光譜」裡,這裡聚焦在其中一類閱讀傾向。相對而言,重視思想啟蒙、學識與實踐並重的人,很少高舉「閱讀量」,他們往往是有方向地閱讀,一切務求「弄懂」一件事為依歸,甚至閱讀只是其中一環,也會直接跟充滿學問的人聊天,對這類人來說,為了「看很多書或文章」通常不是重點,重點是最終可以「懂得 / 掌握多少」認知來衡量閱讀價值。

默克爾除了強烈的好奇心與學習能力,也擅長讀人

先以德國總理默克爾為例,史蒂芬.柯內留斯(Stefan Kornelius)在《梅克爾傳》便提及,強烈的好奇心牽引默克爾不斷學習:

「想要好好研究她(默克爾),一點兒都難不倒政治評論者以及長時間追隨她的人。她身上有不少正面特質:很好奇,正確來說是求知慾強、好學。她在思索一個問題時,首先會要全面徹底了解那件事情。無論思考的是養老金計算公式、房市泡沫化或者南海爭議,她都要看事實,即使反面沒有任何證據,她還是會要了解事情的反面。2012年7月8日,她與新當選的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於德法和解五十週年紀念日會面,她才上了第一堂城市關係歷史課。她會研究外國對話夥伴的生平經歷,認真搜尋他們個人的相關資料。」

此外,默克爾若碰到不同學者,尤其討論她較不熟悉的課題,她會非常熱切跟他們詳談,恐怕自己會錯過一些重要見解,對一切能夠刺激她思考和擴濶認識的人和事,都流露充分的熱情,而且絕不會忽略那些平靜、沉著又有智慧的人。

名作家佛里曼拆解主題的驅動力

又例如著名作家與新聞工作者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在新著《謝謝你遲到了》分享他從事工作的閱讀與寫作,有一種強烈的驅動力:

「我喜歡拆解一個複雜的主題,諸如中東問題、環境議題、全球化或美國政治,探究其來龍去脈,為讀者解說,使人不再有霧裡看花之感。唯有當選民了解這個世界是怎麼運作的,在面對五花八門的政策時,才能夠做出明智的抉擇;如此一來,民主政治才可能運作良好,我們也不會輕易被言語煽動,或是被某種意識型態牽著鼻子走,甚至落入陰謀論的陷阱中。一時迷惑還算是輕微的,嚴重的話則可能被誤導。在我密切關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戰況期間,我發覺居禮夫人(Marie Curie)所言益發真切:『生命無足畏懼,只須了解。現在,就是該好好了解的時候;了解愈多,恐懼愈少。』」

確實,他撰寫新著的深意,就是把當前影響我們生活既深且鉅的三大力量——科技、全球化和氣候變遷,透過整合各項事實和分析,扼要且立體地呈現在讀者面前,希望讀者透過實實在在的「了解」反思國家與社會的未來,該如何面對。在這急速的經濟與社會亂局當中,更需要稍停下來認識世界到底發生怎麼一回事。

你聽過「書蟲計畫」嗎?它揭示了數十年來的「權利革命」

千萬別小看為了解一件事,透過「閱讀、思考、討論、改變」由個人乃至社會環環緊扣的威力,當一個社會愈來愈多人熱切議論與探究一件事,甚至會成為改善政策、推動文明與普世價值的重大力量。

有一項稱為書蟲計畫(Bookworm program)的數據分析,他們曾針對Google圖書收藏約五百萬本電子書的內容,以1948年至2000年為範圍,發現20世紀中葉後,世界各地(以歐美為主)在「公民權利、女性權利、兒童權利、同性戀者權利、動物權利」等政策逐漸得到改善,背後跟許多作者著書立說不斷泛起議論不無關係,有互為牽引之效,透過不同書籍涉及這些議題的關鍵字統計,便可看到思想、輿論不斷在影響社會政策,加快推進落實保障不同層次的權利,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回顧這數十年的議題可視之為「權利革命」。

坊間談及閱讀習慣 / 傾向,比較多援引比爾.蓋茲(Bill Gates)作為例子,其實,許多美國企業家也有相似的傾向,就是閱讀能夠讓他們了解世界「如何運作 」的著作,掌握一事一物之原理、發現和精要,不管寫的人是行內人士、學者、作家抑或記者,均無所謂,誰能夠讓他們好好認識世事,皆視之重要的作者和著述。

當前統合知識大趨勢,你感受到嗎?

就上述的閱讀傾向和面貌,背後還揭櫫21世紀「統合知識」的大趨勢,在近代科學崛起之前,從認識事理層面來看,人類偏向倚靠「思想」認識萬事萬物,未有先進的科學技術探究經驗世界,知識人主要把腦海中的思考、感受、直覺及部分零碎經驗「著書立說」,從宗教、文學、哲學、歷史一步步累積。

直至今天,得益於科研與技術發展,我們對了解 / 認識世事有了更全面和立體的視野,尤其近20年,一旦知識人著力把各知識範疇相關部分提煉統合(不論新舊),它帶來的啟發極其深邃,筆者相信隨時間演進,可稱之步入「新啟蒙時代 / 二次啟蒙時代」,而這時代趨勢之中,又以「大歷史、大數據、人工智能、生命科學」至感震撼。

適逢世界閱讀日,假如各位有閱讀習慣,也大可偶爾給予自己空間思考一下,你的「閱讀傾向」又是甚麼?或有否加深啟蒙的可能?不論你站在閱讀光譜的那一處,但願我們也能夠在人類珍貴的思想與文明中獲益。

延伸閱讀:

  1. 書展前不必酸香港人少讀書,提一種讀書方法(兼略評速讀法)
  • 史蒂芬.柯內留斯(Stefan Kornelius)著:《梅克爾傳:德國首任女總理與她的權力世界》(Angela Merkel Die Kanzlerin und ihre Welt),台北市,商業周刊,2016年2月,初版27刷。
  • 湯馬斯.佛里曼(Thomas Friedman)著:《謝謝你遲到了:一個樂觀主義者在加速時代的繁榮指引》(Thank You for Being Late An Optimist’s Guide to Thriving in the Age of Accelerations),臺北市,天下文化,2017年1月初版。
  • 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著:《人性中的良善天使》(The 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Why Violence Has Declined),臺北市,遠流出版,2016年10月。

核稿編輯:周雪君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