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加達大選後:本土伊斯蘭崛起,總統佐科威能否領印尼走向「多元而一統」?

雅加達大選後:本土伊斯蘭崛起,總統佐科威能否領印尼走向「多元而一統」?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元」向來是印尼社會的最大特色,其意指的是印尼社會包含了不同的族群與宗教信仰,以及豐富的語言和在地文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雅加達的省長選舉雖然已正式落幕,但是餘溫卻依舊在印尼社會持續發酵,焦點從原有的省長競選,擴至議論兩年後的總統選舉活動;雅加達首都的未來發展趨向,到印尼整個政治體制之變革,均備受多方揣測。

此次的省長選舉被視為中庸派與強硬派穆斯林的一場拉鋸戰。伊斯蘭政治勢力雖然在這次省長選舉中起著巨大的影響力,但是此現象卻不是印尼選舉政治發展史上的特例。伊斯蘭勢力過去在蘇哈托32年專制統治下受到強硬鎮壓,在1998年「新秩序」(New Order)政權垮台後,印尼進入「從一位至多位總統」的執政時代,伊斯蘭勢力紛紛浮出政治舞台,牽動著印尼的政治發展趨勢。自此,伊斯蘭政治勢力可說是長期揮之不去。例如: 在2008年,印尼國會通過了充滿伊斯蘭意識形態之《反色情法令》,再到後來時常不絕於耳的反娼和禁酒條例,甚至是2014年總統選舉,佐科威藉助民族復興黨(Partai Kebangkitan Ba​​ngsa,PKB)在東爪哇一帶的伊斯蘭政治勢力替他成功當上現任總統一職,這些例子均說明了伊斯蘭勢力長期盤據於印尼的政治體系裡。因此,與其說此次選舉是本土伊斯蘭勢力崛起的先兆,其實更像是伊斯蘭勢力藉由不同議題再次壯大聲勢。

鐘萬學(Ahok)的敗選中,「宗教」固然是主要因素,但「階級」和「種族」因素同樣在這次的競逐活動中發揮其重要性。普遍上,鐘萬學的票源多來自中產階級民眾,至於敵對政營的前教育部長阿尼斯(Anies Baswedan)則多獲得草根階級的支持。雅加達雖然作為印尼第一大城市,亦是印尼重要的政治與經濟重鎮,但是,在現代高樓矗立,一片繁華景象的背後,貧民窟依然到處可見。印尼進入全球化洪流,發展持續拉大了貧富差距,使雅加達出現了大量「城市貧民」(urban poor)的嚴重現象。支持鐘萬學競選省長的鬥爭派印尼民主黨(Partai Demokrasi Indonesia-Perjuangan,PDI-P),向來被認為是維護中產穆斯林和非穆斯林選民的政黨。鐘萬學在任期內,大刀闊斧進行改革,亦曾被撻伐忽視「城市貧民」之訴求與權益。

AP_667905014865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再者,「種族」議題一旦被挑起,必然引起軒然大波。印尼之「我族/他族」間的隔閡有其脈絡可循。從荷蘭時期分而治之,華裔掌握經濟活動;再到蘇卡諾「指導式民主」時代,華商透過本土化經濟政策(Benteng Program)榨取經濟資源;以及後來「新秩序」時代,華裔與蘇哈托的貪汙與裙帶政治文化皆離不開關係,凡此皆深化了華人與印尼人之間的歧異。這次的選舉中,雅加達民眾對鐘萬學的不滿,還包括了指控他的政策:「服務中國國家利益」。近年來,中國在印尼進行高度投資,大量中國勞工被引入,一則謠傳1000萬中國人士已湧入印尼的消息,更直接讓反華情緒升溫。此類事件,自然讓雅加達民眾把鐘萬學的「華人身分」跟「他族」掛勾,繼而透過省長選舉進行「排外」。這「三重」的不滿,實屬印尼草根穆斯林社會的反撲現象。

鐘萬學競逐省長失敗,是否將直接影響現任總統佐科威(Jokowi)在2019年的總統選舉戰,依然存在著高度的不確定性。根據省長選舉中雅加達民眾的投票傾向言之,鐘萬學在敵對政營選前的強勢攻擊與抹黑下,仍然把票數拉近至57%對43%的差距,此結果反映了阿尼斯(Anies Baswedan)以及其背後龐大的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政營並未大獲全勝的事實。兩方勢力看似旗鼓相當,不難估計接下來的總統選舉將益發激烈。

然而,鐘萬學之落選,某程度上的確為普拉伯沃政營注入了一支強心針。普拉伯沃政營在這次的省長選舉中高調推舉阿尼斯,普遍被解讀是他為了兩年後的總統選舉一事試水溫。如今阿尼斯脫穎而出,未來或將出現普拉伯沃與阿尼斯搭檔競逐總統選舉的局面。省長選舉正式結束,鐘萬學亦允諾在剩下的任期內完成先前的發展計劃。此交接階段,以及距離總統選舉的兩年限期內,將是考驗佐科威政營的關鍵時刻。兩方的關係在此階段將會顯得更緊張且不穩定。普拉伯沃政營勢必抓緊任何機會,把任何有關雅加達未來的發展困境歸咎於鐘萬學所領導的前任政府身上,同時在佐科威與新任首長合作期間,倘若出現效果未達預期的局面,將可預見普拉伯沃政營如何連珠炮發中央政府施政不當,從中為自己在未來競逐總統一職上累積更多政治籌碼。

另外,值得關注的另一個面向則是伊斯蘭政治勢力在來屆總統選舉所扮演的角色。從這次的省長選舉中可見,兩方政營皆無法擺脫拉攏伊斯蘭政治勢力來增加本身之支持率。阿尼斯的政治策略是將本身塑造成穆斯林代言人,並附和伊斯蘭防衛者陣線(Front Pembela Islam,FPI),以批判鐘萬學褻瀆宗教一事提高競逐勝算。另一邊,即使堅稱以亮眼政績競逐的鐘萬學,亦不得在選舉前的最後一分鐘,依靠民族復興黨 (Partai Kebangkitan Ba​​ngsa,PKB)、建設團結黨(Partai Persatuan Pembangunan,PPP),以及印尼最大伊斯蘭團體伊斯蘭教士聯合會(Nadlatul Ulama,NU)下的安梭爾青年組織 (GP Ansor)為其站台與發聲。可見伊斯蘭勢力絕不容小覷,相同的現象將在來屆總統大選再次上演。

有鑑於此,佐科威當務之急必須思考的是如何在兩年限期內,除了確保繼續獲得原有政黨盟友的支持,還需要進一步拉攏更多的伊斯蘭勢力,進行合作與結盟。然而,印尼的政黨聯盟向來具有高度的脆弱性,政黨領導人是否會因為一黨之利投靠敵方政營,這也不無可能。

再說,縱使成功拉攏伊斯蘭政黨結盟,佐科威還必須滿足來自於伊斯蘭政黨有關權益瓜分的過度要求。再加上佐科威而今與現任副總統尤索卡拉(Jusuf Kalla)的關係持續惡劣中,須知尤索卡拉在穆斯林團體中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這使得佐科威欲跟伊斯蘭團體合作的步伐更嚴峻難行。簡言之,佐科威唯有在三方勢力中,即:抗衡來自於普拉伯沃敵對政營的龐大政治勢力,成功爭取更多伊斯蘭勢力的新加盟,以及安撫中庸派穆斯林和非穆斯林對其拉攏伊斯蘭勢力的「反民主」質疑下,才有可能在來屆大選中脫穎而出。

AP_16229275637588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印尼總統佐科威和副總統尤索卡拉

「多元」向來是印尼社會的最大特色,其意指的是印尼社會包含了不同的族群與宗教信仰,以及豐富的語言和在地文化。然而,誠如學者Rex Mortimer所言,印尼的「多元」同時意味著這是一個充滿分歧與矛盾的國家。一場省長選舉,看到了印尼政治派系如何利用宗教沙文主義包裝民主理念爭取政治權益,此舉顯然讓尚未健全的印尼民主體制再度蒙受巨大挫折。印尼民主之路充滿荊棘且顛簸,佐科威政權可否繼續帶領印尼,朝向國家民族「多元而一統」(Bhinneka Tunggal Ika)之目標,在來屆總統選舉中備受矚目。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