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歲的團隊打造一部院線片:留給台灣的青春,就是我們的競爭力

25歲的團隊打造一部院線片:留給台灣的青春,就是我們的競爭力
Photo Credit:壹玖八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留在台灣,年輕又不被肯定,你可以選擇出走或屈服,但有一群年輕人卻選擇獨立製作一部院線電影《時下暴力》,誓言打造讓自己發光的舞台。

編按:憑著一股熱情和毅力,以平均年齡25歲的團隊拍攝出《時下暴力》的壹玖八七,不僅電影上映後佳評如潮,創辦人廖哲毅也當選關鍵評論網未來大人物,即將在3月29日實體活動現身,分享他在創作過程中的得與失。想搶先聽見「後《時下暴力》階段」的廖哲毅與你談論創作嗎?那麼你絕對不能錯過— 【3月29日  松山文創  未來大人物實體論壇】我們不見不散!

想像你眼中還在牙牙學語的孩子,有一天突然對你說:「爸媽,我要開車,給我車子!」你的腦海裡會冒出什麼想法?也許,多數人只會想到「搞什麼?你連煞車在哪、方向盤怎麼用都不知道,怎麼可能會開車?」

然而,因為年紀輕而被與不成熟劃上等號,在上一代的眼裡變成沒有足夠能耐的小孩,滿懷夢想卻遍尋不著舞台實現的每一天,正是廖哲毅和陳心龍這一代台灣年輕人所面臨的窮途。

「年輕,絕對不是被否定的理由!」

廖哲毅、陳心龍,兩個初生之犢不畏社會成見,反骨地不願相信這就是夢想的末路,靠著自己的力量集合了60位1987(加減3)年出生、平均年齡25歲,領域橫跨音樂、舞蹈、藝術、影像編導、行銷和製作的一群人,成立了「壹玖八七工作室」,以院線片規格拍完了一部長片電影《時下暴力》,並且進軍群眾募資平台flyingV,準備進軍各大戲院的螢光幕。而這,就是他們故事的開端:

留在台灣的青春,絕對不是被否定的理由

「我相信上一輩並不是想阻撓年輕人大展身手,只是覺得現階段的我們還無法勝任;但,年輕怎麼會是被否定的理由?」—壹玖八七創辦人暨導演.廖哲毅

3年前的廖哲毅,也曾經滿懷熱情踏入夢寐以求的影視產業,卻往往在找到證明自己實力的舞台以前,就因前輩「沒經驗、不成熟」的憂心而敗下陣來。從自己的經驗裡,廖哲毅看見了全台灣年輕人共同面臨的苦楚;他們必須想盡辦法在社會上爭取生存空間,卻又在資源不被釋放的情況下背負著草莓族的罵名,甚至連渴望留在自己的土地為台灣打拼,都被看作是「走不出鬼島、沒競爭力」的魯蛇。難道在這編織夢想的年紀,年輕人只能選擇等待機會?

「如果沒有辦法等到機會,為何不自己創造機會?」面對上一代的不放心,我們可以選擇避開碰撞、走一條安穩的路,在年歲流逝之中等待不知何時到來的好時勢;然而廖哲毅卻決定咬緊牙關奮力一搏,從好友陳心龍開始,一步步串聯身邊每一位單打獨鬥的倔強靈魂,要親手打造一個能讓自己被看見的環境。

因為他們深信要被肯定不能只靠等待,想獲得前輩的信任、讓台灣不再是人才出走的鬼島,就必須靠自己在這片土地上主動創造機會,「我們想證明年輕人留在台灣,也絕對能找到出路。」

於是,擁有獨立製作能力的壹玖八七工作室,和他們初出茅廬的電影作品《時下暴力》,就這麼誕生了。

Photo Credit:壹玖八七

(左起)壹玖八七創辦人暨導演陳心龍、廖哲毅;和一路看著壹玖八七工作室首部長片電影《時下暴力》募資專案成長的flyingV執行長鄭光廷。Photo Credit:壹玖八七

用專業為年輕背書,就是我們對夢想的態度

「在台灣現在的環境,光是敢大聲說這是我要的,還敢真的去做,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flyingV執行長.鄭光廷

大膽用專業為自己的年輕背書,讓我們看見壹玖八七對夢想的態度;然而自賣自誇不算什麼,能做到讓一路看他們走來的群眾募資平台flyingV都拍手叫好,才真的能描繪出壹玖八七決心的高度。在flyingV執行長鄭光廷印象裡的廖哲毅和陳心龍,是兩個年輕有活力的年輕人,還很注重打扮,看起來和路上社會新鮮人沒有太大差別,然而他們選擇的道路卻讓鄭光廷印象深刻。

「被老一輩看輕是每一代人都會經歷的事,而當多數人選擇以社會期待的方式向上一輩證明自己,或是枯坐著抱怨大環境不好的時候,壹玖八七願意挺身而出為自己而活的想法,其實才是真的難得。」

在鄭光廷眼裡,壹玖八七以平均年齡25歲之姿拍出一部專業規格的電影固然厲害,然而整個團隊對目標的堅持和靈活身段,才真正讓他驚覺這群年輕人的與眾不同。

「對flyingV來說最好的專案,就是能夠清楚傳達自己信念的案子。畢竟想要成功就得自己先準備好,沒有其他任何人能幫得了你,而這一點壹玖八七做到了。他們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還能在有限的資源下善用群眾募資這樣的工具。在多數人的夢想都只是空想的環境之下,他們不只有熱情更有實踐力;而當其他同齡年輕人還在迷茫的時候,他們已經開始前進,這是很難得的事情。」

對鄭光廷來說,台灣從來都不是缺少希望,而是缺少發現。「社會上有很多有能力的人,可是卻缺少一個舞台讓他們能夠被看見,並且由此踏出第一步。這正是flyingV想做的,我們把環境準備好,當有想法的人也預備好了,火花就自然而然誕生了。」而壹玖八七的《時下暴力》,也正是他們期待的那一道閃耀火光。

22

對看過flyingV上無數募資案的鄭光廷來說,壹玖八七願意挺身而出為自己而活的想法,是真的難得。Photo Credit: 壹玖八七

「其實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比別人優秀,我們只是比其他人提早開始嘗試而已。」聽著flyingV對壹玖八七的印象,讓我們幾乎以為這群年輕人毫不費力就確定自己要走的路,然而壹玖八七實際走過的風景卻遠比我們想像的更加曲折。廖哲毅露出淡淡苦笑,表示壹玖八七拍完《時下暴力》後的光鮮背後,其實也曾藏有很多迷惘。

「我們以前也繞過好大一圈,有的成員甚至當過游泳選手,在這之前有很多失敗、或者沒有走到最後的嘗試,都是大家看不見的部分。」廖哲毅這麼說著,但也因為各自經歷過學生時代的追尋以及流浪,讓這群人更加把握匯聚在一起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