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歲的團隊打造一部院線片:留給台灣的青春,就是我們的競爭力

Photo Credit:壹玖八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留在台灣,年輕又不被肯定,你可以選擇出走或屈服,但有一群年輕人卻選擇獨立製作一部院線電影《時下暴力》,誓言打造讓自己發光的舞台。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編按:憑著一股熱情和毅力,以平均年齡25歲的團隊拍攝出《時下暴力》的壹玖八七,不僅電影上映後佳評如潮,創辦人廖哲毅也當選關鍵評論網未來大人物,即將在3月29日實體活動現身,分享他在創作過程中的得與失。想搶先聽見「後《時下暴力》階段」的廖哲毅與你談論創作嗎?那麼你絕對不能錯過— 【3月29日  松山文創  未來大人物實體論壇】我們不見不散!

想像你眼中還在牙牙學語的孩子,有一天突然對你說:「爸媽,我要開車,給我車子!」你的腦海裡會冒出什麼想法?也許,多數人只會想到「搞什麼?你連煞車在哪、方向盤怎麼用都不知道,怎麼可能會開車?」

然而,因為年紀輕而被與不成熟劃上等號,在上一代的眼裡變成沒有足夠能耐的小孩,滿懷夢想卻遍尋不著舞台實現的每一天,正是廖哲毅和陳心龍這一代台灣年輕人所面臨的窮途。

「年輕,絕對不是被否定的理由!」

廖哲毅、陳心龍,兩個初生之犢不畏社會成見,反骨地不願相信這就是夢想的末路,靠著自己的力量集合了60位1987(加減3)年出生、平均年齡25歲,領域橫跨音樂、舞蹈、藝術、影像編導、行銷和製作的一群人,成立了「壹玖八七工作室」,以院線片規格拍完了一部長片電影《時下暴力》,並且進軍群眾募資平台flyingV,準備進軍各大戲院的螢光幕。而這,就是他們故事的開端:

留在台灣的青春,絕對不是被否定的理由

「我相信上一輩並不是想阻撓年輕人大展身手,只是覺得現階段的我們還無法勝任;但,年輕怎麼會是被否定的理由?」—壹玖八七創辦人暨導演.廖哲毅

3年前的廖哲毅,也曾經滿懷熱情踏入夢寐以求的影視產業,卻往往在找到證明自己實力的舞台以前,就因前輩「沒經驗、不成熟」的憂心而敗下陣來。從自己的經驗裡,廖哲毅看見了全台灣年輕人共同面臨的苦楚;他們必須想盡辦法在社會上爭取生存空間,卻又在資源不被釋放的情況下背負著草莓族的罵名,甚至連渴望留在自己的土地為台灣打拼,都被看作是「走不出鬼島、沒競爭力」的魯蛇。難道在這編織夢想的年紀,年輕人只能選擇等待機會?

「如果沒有辦法等到機會,為何不自己創造機會?」面對上一代的不放心,我們可以選擇避開碰撞、走一條安穩的路,在年歲流逝之中等待不知何時到來的好時勢;然而廖哲毅卻決定咬緊牙關奮力一搏,從好友陳心龍開始,一步步串聯身邊每一位單打獨鬥的倔強靈魂,要親手打造一個能讓自己被看見的環境。

因為他們深信要被肯定不能只靠等待,想獲得前輩的信任、讓台灣不再是人才出走的鬼島,就必須靠自己在這片土地上主動創造機會,「我們想證明年輕人留在台灣,也絕對能找到出路。」

於是,擁有獨立製作能力的壹玖八七工作室,和他們初出茅廬的電影作品《時下暴力》,就這麼誕生了。

(左起)壹玖八七創辦人暨導演陳心龍、廖哲毅;和一路看著壹玖八七工作室首部長片電影《時下暴力》募資專案成長的flyingV執行長鄭光廷。Photo Credit:壹玖八七
用專業為年輕背書,就是我們對夢想的態度

「在台灣現在的環境,光是敢大聲說這是我要的,還敢真的去做,就已經非常了不起了。」—flyingV執行長.鄭光廷

大膽用專業為自己的年輕背書,讓我們看見壹玖八七對夢想的態度;然而自賣自誇不算什麼,能做到讓一路看他們走來的群眾募資平台flyingV都拍手叫好,才真的能描繪出壹玖八七決心的高度。在flyingV執行長鄭光廷印象裡的廖哲毅和陳心龍,是兩個年輕有活力的年輕人,還很注重打扮,看起來和路上社會新鮮人沒有太大差別,然而他們選擇的道路卻讓鄭光廷印象深刻。

「被老一輩看輕是每一代人都會經歷的事,而當多數人選擇以社會期待的方式向上一輩證明自己,或是枯坐著抱怨大環境不好的時候,壹玖八七願意挺身而出為自己而活的想法,其實才是真的難得。」

在鄭光廷眼裡,壹玖八七以平均年齡25歲之姿拍出一部專業規格的電影固然厲害,然而整個團隊對目標的堅持和靈活身段,才真正讓他驚覺這群年輕人的與眾不同。

「對flyingV來說最好的專案,就是能夠清楚傳達自己信念的案子。畢竟想要成功就得自己先準備好,沒有其他任何人能幫得了你,而這一點壹玖八七做到了。他們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還能在有限的資源下善用群眾募資這樣的工具。在多數人的夢想都只是空想的環境之下,他們不只有熱情更有實踐力;而當其他同齡年輕人還在迷茫的時候,他們已經開始前進,這是很難得的事情。」

對鄭光廷來說,台灣從來都不是缺少希望,而是缺少發現。「社會上有很多有能力的人,可是卻缺少一個舞台讓他們能夠被看見,並且由此踏出第一步。這正是flyingV想做的,我們把環境準備好,當有想法的人也預備好了,火花就自然而然誕生了。」而壹玖八七的《時下暴力》,也正是他們期待的那一道閃耀火光。

對看過flyingV上無數募資案的鄭光廷來說,壹玖八七願意挺身而出為自己而活的想法,是真的難得。Photo Credit: 壹玖八七

「其實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比別人優秀,我們只是比其他人提早開始嘗試而已。」聽著flyingV對壹玖八七的印象,讓我們幾乎以為這群年輕人毫不費力就確定自己要走的路,然而壹玖八七實際走過的風景卻遠比我們想像的更加曲折。廖哲毅露出淡淡苦笑,表示壹玖八七拍完《時下暴力》後的光鮮背後,其實也曾藏有很多迷惘。

「我們以前也繞過好大一圈,有的成員甚至當過游泳選手,在這之前有很多失敗、或者沒有走到最後的嘗試,都是大家看不見的部分。」廖哲毅這麼說著,但也因為各自經歷過學生時代的追尋以及流浪,讓這群人更加把握匯聚在一起的能量。

採訪過程裡每次聽廖哲毅和陳心龍談起壹玖八七,都讓人深深感受到他們舉手投足間的謙虛,相信自己只是比別人早走一點路、多得到一些好運。

「我和心龍很幸運,在大學時代就有機會一起合作拍攝影集,讓我們除了學業之外又比別人先跨了一步。在當時拍攝影片的過程裡,我們確定了這就是自己想要發展的路線,才決定在畢業退伍之後一起來完成。同時也因為大學拍片的經驗認識現在壹玖八七的許多夥伴,我們早已熟悉彼此的工作默契,才能夠順利挑戰《時下暴力》這個規模龐大的計畫,這真的是我們的幸運之處。」

還在假裝嗎?一起來凝視彼此身上的暴力成份吧

「我們設定了一個目標,要以自己的力量做到業界能夠認同的程度,這樣壹玖八七踏出的第一步才有意義。」—壹玖八七創辦人暨導演.陳心龍

壹玖八七的第一部作品《時下暴力》,從一起校園體罰事件開始探討生活中充斥的群眾壓迫,試圖描繪出整個社會盲從的冷漠現況。談起選擇拍攝《時下暴力》議題的初衷,廖哲毅表示,一個好的作品應該要能反映作者所看見的問題,並且帶著自己的論述而生,這也是他們想嘗試對台灣社會帶來的省思。

「每一個時間點都有可能在我們的目睹之下發生暴力,但最恐怖的往往不是肉體上的拳打腳踢,而是那些看不見的部分。每當群眾暴力發生的時候,你會跟著大家的意見隨波逐流,還是先觀察再提出自己的脈絡?《時下暴力》並不是要教育大家,而是希望引起大家的反思,用各式各樣的聲音來審視這些現象;而無論最後你支持哪種立場,都勝過於盲從。」

「相較家庭暴力、霸凌等等不斷發生在社會中的各種亂象,其實很少有電影在探討這些社會案件;然而卻有許多議題需要整個社會去共同關注與認同。」懷抱著對攝影的熱情,陳心龍相信藉著電影能讓更多台灣人關心這片土地,也期待壹玖八七能帶著這個理念持續前進。

他回想起自己最初的信念,也是想衝破社會的藩籬,帶來能說服自己的新方向,「一開始之所以想拍攝《時下暴力》,其實並不是想挑戰前人不讓我們放手去做這件事情,而是想在所有人都否定我們的時候去嘗試,看看自己究竟能創造什麼?沒想到最後我們就這麼開出一條路,整個團隊都一起上路了。」

《時下暴力》前導片:付出代價篇

《時下暴力》前導片:我錯了嗎篇

警覺於未知的挑戰,也不忘享受探索的迷茫

「前方的未知提醒我們隨時保持警覺,無法說自己有100分的準備去迎接所有挑戰,只能叮嚀自己保持在60分的狀態,再以剩下40分的力量去隨機應對所有無法預料的狀況,才能讓團隊在意外來臨時迅速達到80分的水準,回應任何挑戰。」—壹玖八七創辦人暨導演.廖哲毅

對於壹玖八七這個平均25歲,作品即將挑戰上院線的團隊來說,什麼是拍攝電影的過程裡遇上的最大挑戰?陳心龍坦承,「貫徹始終才是最難的事情。」自從2012年決定要開始拍攝《時下暴力》開始,整個團隊共同承受了人事異動帶來的混亂,儘管大家都是最好的朋友,面對現實的殘酷,依然有人走、有人留,而資金也因為資助計畫申請的成敗來來去去,像在體驗人生三溫暖,有始有終其實一點也不簡單。

而對廖哲毅來說,2013年末曾經是他難以度過的難關,「2013年10月到12月,是壹玖八七拍攝過程裡遇到的一次最大危機。當時我們已經完成拍攝,卻發現成品非常不成熟,只好狠下心來重拍,被迫重新寫劇本、聯絡演員、重整團隊,在兩個月內完成半年裡該做的事;當時每天都在龐大壓力之下面對自己可能失敗的恐懼,覺得沒有臉面對大家。」

那份無助和恐懼,廖哲毅必須靠自己消化承受,「當時唯一的解藥竟是誠品裡那些勵志書籍,也許是因為它們才讓我沒有選擇捲款潛逃。儘管曾經想逃走,但我對自己的要求告訴我一旦開了頭,就必須走到最後。」

而在《時下暴力》現階段看似成功的背後,其實是一段段滋味難以言表的自我掙扎。儘管成功度過最艱難的時候,廖哲毅仍舊無法有一刻鬆懈,因為對壹玖八七來說,跨出的每一步都充滿未知。「整個團隊一起探索未知,其實很令人害怕。眼前正嘗試解決的問題背後又藏著更多的未知數,讓團隊必須在短時間內將能量累積到一定的狀態,以因應所有的突發狀況。」

這樣的緊繃情緒,讓拍攝過程中的每一天都籠罩在龐大的壓力之中。「我無法精準說出哪一段時間是最困難的,因為每一步都舉步維艱,就像《時下暴力》殺青後看來一切順遂,但未來還有院線片的票房、觀眾的反應等還沒遇上的眾多考驗,在前方等著我們接招,我們面對的挑戰從來都沒有停止。」

而對陳心龍來說,經歷過重重關卡才走到了電影殺青的這一刻,然而一切並沒有結束,他更期待電影上映後能聽見觀眾對壹玖八七的真正想法。

「目前為止,《時下暴力》點出的社會議題確實能獲得大家的共鳴,但這對我們而言還不是終點。當《時下暴力》真的被看見,大家對壹玖八七和《時下暴力》的回應開始湧現,對我們來說才真正是一個計劃的結束。」目前這段宣傳期,對陳心龍是一個享受的時刻。和用盡全力的夥伴們並肩期待著來自觀眾席的回應,儘管看來迷茫,卻更讓他期待。

陳心龍和廖哲毅互相誇獎時的坦率,讓人相信他們對待彼此和夥伴時,肯定毫無保留。Photo Credit: 壹玖八七
互補哥倆好,打造出壹玖八七這塊寶

從成員彼此的凝視裡,往往能捕捉到團隊在外人眼中的模樣;這讓我們不禁好奇,在廖哲毅和陳心龍心中,彼此是什麼樣的人?「我不想輸,而陳心龍是個自我要求很高的人。」看著身邊的伙伴,廖哲毅回想起自己和陳心龍認識的過程,慶幸兩個人擁有的互補個性,才能一路攜手過關斬將。「陳心龍擁有許多我缺乏的特質,像是某種特殊的自信、討人喜歡,組織能力強又有金錢概念,這互補的特質讓我們一直走到現在。」

「我不認同他說我討喜這點啦,我覺得廖哲毅比較有人緣!」聽到廖哲毅對自己的形容,陳心龍忍不住反駁,卻讓場面變得像兩人互誇一樣略顯害羞尷尬。「其實我們兩個都很有人緣啦,只是用不同的方式。廖哲毅很會收集資料,我常在簡報前偷懶被罵,但能把廖哲毅整理好的資料以有趣的方式呈現給客戶,這樣的互補讓我們合作起來總是有一定水準的默契。」

這樣默契絕佳的兩人,如何處理團隊成員磨合時發生的衝突?廖哲毅笑著說,「個性上的差異也讓我們在面對成員有心事的狀況時,有不同的處理方式。像陳心龍發現大家臉色怪怪的時候會提議出去玩、散散步,我則會說不如去買辦公室用的垃圾袋吧!然後聊聊彼此悶在心裡的話。但我們有個共識,就是在團隊相處的過程裡有事情就要直說,這讓壹玖八七如今已經是彼此都能互相了解的最佳狀態。」

在廖哲毅和陳心龍的互補之下,60個人的龐大團隊現在已經順利朝著心中的共同目標筆直前進。

而儘管團隊溝通見不著大問題,陳心龍卻無法否認一路走來常常伴隨著不安,「過程裡我們當然也會有不安,而這不安大部分來自於我們對自己的要求。在我們失誤的時候很多長輩會說沒關係,你們還年輕,這樣就可以了;但我們無法接受一個不漂亮的成績單,只能以此激勵自己完成對自我的期待。」而這份嚴謹的自我約束力量,也推使著壹玖八七一路往下一個階段邁進。

這場迎面而來的青春創意狂潮,你準備好加入了嗎?Photo Credit: 壹玖八七
從flyingV來,往壹玖八七而去:這,是屬於年輕人的台灣奇蹟

「如果flyingV讓創意被看見、跨出了第一步,那麼壹玖八七未來的角色就是收集,並且讓這些理念繼續發光發熱。」—flyingV執行長鄭光廷

《時下暴力》的籌備如今已暫告一段落,只等著上映後在觀眾心中發酵,而我們不禁想問,《時下暴力》之後的壹玖八七將何去何從?

陳心龍說,「這的確是我們最近面臨的新關卡,我們在討論時不斷回想起壹玖八七創辦的初衷,其實我們最希望能提供年輕人一個舞台。像電影就是一個載體,能讓20幾歲、被社會認為不成熟的導演、美術人員和製片都找到發光的機會,所以我們期許自己未來能成為實體平台,開發各式各樣的載體活動,讓新一代的創作者能在我們創造的舞台上盡情發揮。」

聽著陳心龍對壹玖八七未來的期許,也激起了廖哲毅心中想像已久的計畫,就是期待與flyingV之間能擦出新的火花。「大家目前對我們的印象可能是影像製作團隊,而我們未來發展的遠程目標,其實是提供各種不同創意生長的實體平台。如果能和flyingV這樣的線上平台合作,例如挖掘在flyingV上有趣的專案,三方一同策畫更盛大的計畫,也許能讓分散的力量合而為一,將年輕的創作實力拓展到整個亞洲,而不再侷限於台灣。」

「其實群眾募資只是flyingV的第一步,」鄭光廷對此表示,他們也相當期待能與壹玖八七碰撞出無限想像的未來;而募資平台後的下一步在哪裡,其實也是他們一直在摸索和試探的方向。「flyingV儘管已經是亞洲最大的募資平台,可是比起美國的Kickstarter還是差了一大截。台灣地方小、交通方便,面對面交流也更容易;往壞處想是市場小,但往好的方向一思考,就會發現我們能激發的創意跟可能性也更多。」

不僅未來的合作令人雀躍,flyingV在壹玖八七一路走來的路上,也一直是像導師一般的存在。對廖哲毅來說,「flyingV能夠客製化地為我們規劃專案發展的方向,對專案鎖定的客群和露出機會的規劃,也能提供最快最專業的建議,讓我們有了比自己埋頭苦幹更多的可能性;而對電影類的專案來說,flyingV更是宣傳上的最佳助力。」

而在壹玖八七身上,鄭光廷看見了什麼樣的特質?他笑著說自己其實沒有資格評論,因為他認為一個清楚自己目標的好團隊,即使沒有flyingV也能發展得很好,而募資平台只是提供一個降低風險的工具。「只能說我相信壹玖八七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繼續下去就對了。」

出聲吧!留在台灣年輕的你

採訪結束以後,腦中仍不時響壹玖八七和flyingV輕聲在耳邊訴說的,「各式各樣的創意我們都不抗拒,因為這個社會需要的,就是更多不同的聲音。」也許你早已學會在社會替你貼上標籤時保持沉默、因為年輕而被否定的時候再也不還口;但是,這裡有一群人告訴你,不要拒絕自己心裡的聲音,他們邀請你加入一個不需要習慣壓迫的亮麗舞台,讓全世界都能成為你的觀眾。

來吧,他們準備好了,那你呢?

想幫助壹玖八七達成《時下暴力》募資計劃嗎?快參加:電影《時下暴力》發行宣傳計劃
更多《時下暴力》:《時下暴力》Facebook 粉絲專頁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名人』文章 更多『Zou Chi』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