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大樹公加持,松菸「護國神樹」基地再也不怕被抄家

有大樹公加持,松菸「護國神樹」基地再也不怕被抄家
Photo Credit: Hsuan Lin Chen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世態炎涼。你做公益護樹,沒人理你。但如果你做「宗教」公益護樹,所有阿狗阿貓都會來挺你。台灣就是這麼屌的地方。

松菸護樹志工的營區在日前被拆了。警方趁深夜人少,跑去抄家。當然,抄家之後,要再蓋回去也不難,但抄抄蓋蓋,蓋蓋抄抄,總不是個解決辦法。小弟在此要提出個管窺之見,看護樹善心大德是否可以參考。

話題要先扯遠。

幾年前我去參加一個政府辦的公聽會,主題是宗教立法。現場亂成一團,幾乎你知道的大小宗教山頭都派人到場抗爭。因為這個法,說穿就是要管各宗教團體的「土地」和「進出帳」,要這樣搞,大家當然跳腳囉。所以你看到一堆和尚尼姑在那舉牌拉布條抗議,力陳此法破壞宗教信仰自由。老實說,政府要看你的帳,和宗教自由是沒啥鳥毛關係的。大家都很清楚,這就是一場錢鬥。

但也有一些小宗派到場提問。他們在意的不是錢的問題,因為就一個路邊半個人高,土地公廟大小的建築而已。他們的困擾在於,如果政府要他們成立社團法人來管理,有實務方面的困難。會中有個教授與會者,就提出了這樣的質疑:(詳情當然忘了,大意如下)

「我家的廟,其實我也不太管。但這個廟是我爸有天夢到一個女的,這女的要他在阿里山上的 XX公路邊的樹旁邊蓋一座廟。我爸去那邊,發現真有顆樹,就在路旁空地起了個小廟。這個廟通常只有他會去拜,他過世後呢,就變成是我來維護這個廟。除了我們家人外,這廟根本沒啥信徒呀!要怎麼成立信徒管理委員會呢?難道我們這種信徒少的宗教就活該被忽視嗎?」

台上的政府官員當場傻眼。這土地產權,不可能是他們的,也不會有建照,這就是佔用國有地的違建,應該直接拆了。可是誰敢拆?當建管處吃飽閒著?他們就算再閒也不會主動選擇去得罪這種「神秘事物」好唄。沒有立即危險,都馬先放著不管。

但這種東西在那放越久,這「既成事實」就越難處理。台灣有一些大廟(雖大,但歷史只有幾十年),其實都是用這種佔地方式慢慢發展起來的。

宗教方面的問題目前仍是無解,但既然在台灣已經有了現成的佔山為王模式,官員也睜隻眼閉隻眼的屈服了,我想護樹志工應該也不妨參考一下這樣的思維。

你們只要把自己的護樹營地宗教化就好。

Photo Credit: Emery

Photo Credit: Emery

首先去找幾個師公。請不起也沒關係,找個乩童也行。連乩童也沒有,找個阿伯當「禮生」也可以。如果連阿伯也生不出來,那就隨便找個人穿唐裝上陣吧。上陣幹嘛呢?開壇(就拜一拜啦),擲筊(這個總會吧),看選定哪一棵樹或哪幾棵樹是大樹公。確定了「大樹公」,就在上面綁紅布,前面放香爐,開始點香。一柱就好,比較省,也少污染。

這時你就可以成立信徒委員會了,有委員會之後呢,就收一點錢,開始印發善書,說明大樹公的由來、顯靈事跡,還有這個管理委員會的濟世理念。如果一切順利,也可以架棚子讓大家在旁邊泡茶休息,順便賣香和水果。如果需要,就架帳棚當成臨時的香客大樓。

若要擴張勢力範圍,你們還可以架「五營」這種有三千年歷史的兵將防禦系統。你就在大樹公東南西北四方(中營當然是大樹公前面)的重要道路出入口,架起或找東西綁上一根竹竿,竿尖上面分別綁上五色布條,下面供上「水草」(嫌麻煩的話,直接找有雜草的地方架)。點支香,默唸「東南西北中,太公在此」這就完成了基本的天兵天將佈防。有警察去亂拆,天兵天將晚上會去和他一起睡覺。

如果你委員會人不夠,輪班人力不足,就去找附近沒有在讀書的阿弟啊阿妹啊,組成大鼓隊。(練八嘎窘太難了,大鼓隊就好。)平常也不需要練鼓,在那邊幫忙泡茶賣香,滑手機也可以,反正人有來看店就OK。

記得要發給他們一件「信義天上至聖大樹公」的T恤。要做白底紅字的哦!還要記得買白毛巾、斗笠和紅短褲,因為全球暖化,夏天很曬又很熱。高階的人員可以做棒球帽,紅底金字寫大樹公就好。

只要你們完成這些配備,我認為基本上就沒人動得了你們了。不只如此,管區還會主動派人來泡茶陪笑,像現在選舉到了,議員市長候選人還會天天來問安呢!夠狠的話,就把大樹公聖誕千秋辦在十一月中,在國父紀念館廣場辦大拜拜,我看馬英九王金平江宜樺蔡英文蘇貞昌都會親自來拜,加送「護國神樹」「樹公嘉澤」等匾額一附。

世態炎涼。

你做公益護樹,沒人理你。但如果你做「宗教」公益護樹,所有阿狗阿貓都會來挺你。台灣就是這麼屌的地方。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人渣文本

Photo Credit:  Hsuan Lin Chen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Hsuan Lin Chen CC BY SA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