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浪漫以外的另一面? 妻子:他劃下的界線沒有人能夠逾越

馬克龍浪漫以外的另一面? 妻子:他劃下的界線沒有人能夠逾越
photo credit: REUTERS/Benoit Tessier/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馬克龍的中學同學Antoine Marguet:「所有認識他的人應該都會同意,他是與眾不同的......他是一個複雜的人,我認為可能根本不存在一個真正的馬克龍。」

*馬克龍已於5月8日雅認當選第25任法國總統(8/5/2017更新)

說起法國史上最年輕的總統候選人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近幾天討論度最高的應該是他跟妻子特羅尼厄(Brigitte Trogneux)的忘年師生戀,馬克龍彷彿成了浪漫堅忠愛情的代表。不過,這個極速冒起的年輕政治家,不只有浪漫一面,正如他的妻子曾說過:沒有人能夠踰越他所劃下的界線。

特羅尼厄是馬克龍的文學老師,他認識她時15歲,當時她39歲,已婚,育有三名子女。他說要娶她時16歲,真正娶她時29歲(時為2007年),她54歲。就連特羅尼厄當初也沒想到馬克龍如此有決心,不顧父母反對,也戰勝了遠距離的挑戰,馬克龍離開自小長大的城鎮亞眠去巴黎繼續讀書後,仍經常打電話給特羅尼厄,「一談數小時。就這樣一點一滴,他以耐心讓我放棄了抵抗。」

馬克龍對愛情的意志堅定毋庸置疑,他的政治野心也是。曾經是前總統薩爾科齊非正式顧問,也是馬克龍顧問兼密友的Alain Minc說:「我跟他相識15年,非常熟絡,但他的政治天份還是令我吃驚,只不過是數個月的時間,(在政壇上)他已經由孩子變成年輕人,再變成一個成年人。就如一隻貓,你把牠拋出窗外,牠能夠安全著陸。15年前我問他:你可有設想過20年後自己在做什麼?他的答案是『我會是總統』。」

然而,Alain Minc還是一度游說馬克龍不要急於出戰,要等到2022年才參選總統,但馬克龍說:你錯了,現在就是機會。

AP_1703574552076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2016年4月,馬克龍還是當時法國執政黨社會黨的經濟部長,他輕描淡寫的向現任總統奧朗德說:「哦,對了,我想告訴你,4月6日我會去亞眠發起一個青年運動,類似智庫之類。」

這個青年運動——「前進」(En Marche)就是他步向參選總統路的第一步,那是一場非常低調的聚會,沒有電視台轉播,沒有宣傳單張,參加者很多都是馬克龍和特羅尼厄的親友,有人形容「在小場館內有個演說,有點激動人心,感覺像參加了一場婚禮」。

馬克龍的行動被當權者取笑,認為他太傻太天真,注定要失敗,一名部長甚至在社交媒體貼了一首歌〈我孤身上路〉來揶揄馬克龍。然而,馬克龍很快就不孤獨了,加入「前進」運動不用繳費,也無須背棄原有政黨,他成功吸引了年輕人的注意。

2016年8月馬克龍辭去經濟部長職位,11月宣布參選總統,提倡「非左非右」的中間路線。今年春天他發表參選宣言,那時電影La La Land(《樂來越愛你》)剛成為奧斯卡金像獎大贏家,反對他的人嘲笑他是Bla Bla Land,空口講白話,言詞漂亮卻沒有實質內容。

極右翼政黨候選人瑪麗·勒龐在競選辯論中嘲笑馬克龍:「你可真是天資聰穎,能夠一口氣說七分鐘,卻讓我總結不出你到底說了什麼。」

縱然如此,這位年輕政客還是贏過了一票政壇老將,成為當代法國冒起得最快的政治明星,並成了瑪麗·勒龐的唯一對手。

除了年輕、新鮮感,馬克龍的個人魅力與感染力不容忽視。在出席支持者的集會時,馬克龍全情投入,有如救世者或搖滾明星般,聲嘶力竭,昂首高舉雙手,高喊熱愛支持者。他對自己信心十足,正如他的傳記作者Anne Fulda說:「他要讓人知道,他既然有能力令一個大他24年,育有三個孩子的小鎮母親,無視眾人的嘲諷跟他在一起,他也有能力征服法國。」

馬克龍是菁英一族,出身富裕家庭,父親是神經醫學教授,母親是兒科醫生,投身政治之前當過投資銀行家,但他很在意要建立一個非建制,開明且願意走入草根階層的形象。他樂於同人討論事情,無論對方是支持還是反對者,跟粉絲自拍更是來者不拒,「他有本事令你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馬克龍的朋友Antoine Marguet說。

他也會讓你知道他何時動氣了。當他還是經濟部長時,有次出席活動遇上示威活動,矛頭正是他主張的經濟改革,然後突如其來,馬克龍憤然離開會場,走出去同示威者對話。

「我負擔不起你那套西裝。」一名示威者揶揄他出身權貴。

「你那件T-裇嚇不倒我。」馬克龍不甘示弱,「要負擔得起一套西裝最佳方法是去工作。」

今年初他在訪問阿爾及利亞期間,形容法國上世紀在當地的殖民統治是「反人類罪行」,隨即被政敵狠批他侮辱國家。

這些衝動與失言,令人覺得馬克龍是真性情的,但法國政治作家Nicolas Prisette認為這都是經過精心計算,目的是爭取極左人士的歡心,但同時又可能博得右翼支持者的一點同情。

明明是富家子、投資銀行家,但又發動政治改革,稱要為草根發聲。明明是建制的產物,卻又打著反建制旗號。明明率性而為,但他的妻子特羅尼厄在接受Anne Fulda訪問時說了一句:「只要他劃下界線,沒有人可以逾越,他同人會保持距離。」他的中學同學Antoine Marguet說:「所有認識他的人應該都會同意,他是與眾不同的......他是一個複雜的人,我認為可能根本不存在一個真正的馬克龍。」

無怪乎另一位政治作家Endeweld Marc於2015年出版有關馬克龍冒起的書,題為:曖昧不明的馬克龍先生(L'ambigu Monsieur Macron,The Ambiguous Mr Macro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