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年金制度改革之內涵與思考

臺灣年金制度改革之內涵與思考
此圖為2017年4月25日反年改抗議照片。Photo Credit: 監督年金改革行動聯盟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會保險資源分配的基本原則之一,即在於由全體成員共同分享社會發展與成長之果實。與此同時,全體成員也應共同承受衰退時降低給付的不利益。

基於前述之諸多原則觀之,社會保險之被保險人所提撥之保費並非個人所屬之資產,而是交由團體執行風險分攤的共有財產。被保險人於提撥保費後,便依據其投保資歷累積期待權,並成就請求權。被保險人所能獲得之給付內容、形式與水準,則依據法律予以保留、保障,但需視請求給付時之各項社會條件與制度之財務狀況,而決定分配形式、比例等(孫迺翊, 2012)。

  • 3.3 個人年金點數(Entgeltpunkte)或薪點制度制度之應用

在此次年金制度改革過程中,是否延長平均投保薪資之計算期間,仍為爭議之一。舉例而言,若某甲投保勞工保險之年資達40年,而每投保一年可獲得1.55%之給付率,代表40年之年資能夠獲得62.5%之給付率。據此,每月之老年年金給付水準,則係以平均投保薪資乘以62.5%之給付率。換言之,若平均投保薪資越高,則給付水準相對較高。據此,被保險人會期待以職涯最後的投保薪資,或最後幾個月或幾年的平均投保薪資為計算基礎,而可獲得較高的給付水準。

尤有甚者,於受僱期間皆低報薪資,藉此降低保險費之提撥,並於最後的平均投保薪資計算期間提高投保薪資級距,以獲得較為有利的給付計算基礎。然而,高薪低報之行為將導致保費提撥與給付水準之間不具公平性,甚且危害社會保險之財務永續性,至為明顯。因此,於本次年金改革擬進一步延長平均投保薪資之計算期間為最佳的15年投保薪資之平均值。

然而,對於公教人員或勞工身份之被保險人,過去之薪資水準或普遍低於現職,故而擔心平均投保薪資因此降低。對此,建議參考德國的個人年金點數,或謂薪點制度,一方面得以反應不同時間點下的相對薪資水準,另一方面則能更為彈性結合其他增額或減額給付要件之操作。再者,此等薪點制度需搭配年度年金係數值(aktueller Rentenwert)運作,而能每年在一定程度上依據物價、工資與基本生活保障等原則釐定,以達到維繫老年經濟安全之目的(林宏陽, 傅從喜, & 施世駿, 2016)。

薪點制度在投保薪資方面之原則,係以各年度的平均薪資與個人的被保險薪資相比較,並以此計算生涯之平均薪點數,確定被保險人在整體社會中的相對平均收入位置。舉例而言,若某年度的平均薪資為新台幣30,000元,而某甲於該年度的投保薪資為新台幣25,000元,則某甲該年度的薪點數為0.83。其他依法可獲得年金點數之條件,例如某甲因照顧子女而留職停薪達三年,則養育子女期間可獲得三個薪資點數,亦能於此納入。另外,亦得有其他政策考量,將諸如低收入與中低收入身份、失業身份等給予一定程度的薪資點數保障,而能增進社會保險的所得重分配性質。

若某甲欲於達到法定退休年齡前即請領減額老年年金給付,亦能以每提早一年降低一定比例之點數為方式,計算其薪資點數。最後,將該點數乘以各年度之年金係數值,即獲得每月之給付水準。據此,若某甲之職涯平均薪資點數為1.30,該請領老年年金給付之年度年金係數值為新台幣22,000元,則每月可獲得之老年年金給付為新台幣28,600元。

  • 3.4 部分退休制度(partial pension)

歐洲國家在1970年代中期第一次石油危機(Oil Crisis),引起大規模且長期的失業問題後,諸如瑞典等國採用提早退休(early retirement)制度,讓達到一定年齡之失業者得以提早領取老年年金給付,而解決青年失業問題與中高齡失業問題。然而,歐洲國家在1990年代面臨另一波失業潮,導致提早退休制度面臨成本難以負擔之挑戰,故紛紛取消。與此同時,因為歐盟國家當時密集探討知識經濟、延後退休與延長中高齡勞工就業期間之可能,以充分運用人力、延緩老化與進一步舒緩長期照顧服務資源使用之可能性,轉以部分退休制度取代之(Ebbinghaus, 2008; Hinrichs & Aleksandrowicz, 2008; Walker, 2009)。

部分退休制度最早可回溯至1976年瑞典首次採用,其後為丹麥、德國所效法,並應用於私部門事業單位之受僱者。法國公部門則於1982年引進部分退休制度,以促進其人力的新陳代謝(林宏陽, 2013)。舉例而言,若某甲為年齡屆滿60歲之公私部門受僱者,於該年起選擇減少原工作時間,由每週40小時的全時工作降為每週20小時的部分工時工作(原工時的50%)。如此一來,可於持續工作之期間領取每週20小時部分工作之工資,以及足額老年年金給付之50%,或一定之比例。實際上之給付條件,仍應透過精算確定。此外,在參與部分退休制度之期間,仍可繼續累積年金權。

2017042801
圖片來源:經濟部電子報2014-08-19
瑞典漸進式退休制度的發展。

據此,在部分退休制度之使用,或可達到一定之優勢。一方面,若公私部門之雇員達到一定之年齡後欲減少工作時數,但又不願完全離開職場並請領減額老年年金給付者,得選擇其他方案,並延長其貢獻之期間。[7] 此等貢獻年限之延長,慮及有效維持長輩每天的時間結構、身體各部分之持續使用,以及社會地位之認知與自我價值之展現等,能延緩功能退化。

若以各社會安全制度體系間的牽動觀之,部分退休制度與增減額年金機制或各有其效果。部分退休制度能延續中高齡勞動者之工作年限;隨著逐漸推延的法定退休年齡,得使實際之退休年齡向後平順挪移。至於增減額年金機制,在一定程度上係延續提早退休機制而來,讓被保險人在考量下提早或延後退休之時間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