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改決議:終審法官減為21人,並改由「總統任命」

司改決議:終審法官減為21人,並改由「總統任命」
蔡英文總統參與司法院大法官提名審薦小組第一次會議。Photo Credit: 總統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旦終審法官改由政治任命,未來元首面對自身案件判決結果,將永難擺脫政治、政黨影響的烙印,難使人民相信司法獨立!」 

(中央社)
司改國是會議第二分組召集人林子儀今天表示,會中決議終審法院法官員額縮減為21人,不須經過立法院同意,改為司法院遴選委員會通過人選後,由總統任命,法官沒有任期,會中16票贊成,1票反對。

司改國是會議第二分組今天在司法院進行第五次會議,就終審法院成員、員額及選任程序改革議題,做出重大決議;林子儀於會後表示,現行最高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員額94人,將於訴訟組織金字塔化立法後,五年內實施人事新制,縮減為最高法院法官含院長14人、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含院長7人,由總統任命,2名院長由總統從辦案法官中指派,均採沒有任期,但年紀到了70歲,須停止辦案,辦理退休或優遇。

林子儀說,終審法官的任用資格須符合法官法第5條第2項規定,曾任司法院大法官、公懲會委員,實任法官12年以上,實任檢察官12年以上,實際執行律師業務長達18年以上,大學或學院法律學系畢業並專任教授10年以上者。

選任程序部分,將改為由司法院院長提出應任名額三倍人選,由司法院法官遴選委員會就司法院院長提出的人選中,遴薦應任名額二倍人選,陳報總統予以任命,不須經過立法院同意。

司法院法官遴選委員會成員組成方式?林子儀說,還沒討論好,初步傾向成員包含法官代表、檢察官代表、律師代表、學者、公正人士以及立法委員等,下次開會續行討論,也由於議題多,時間不夠擬增開2次會議。

此外,司法院就終審員額改革部分指出,必須從員額、組織及訴訟程序等方面進行,首先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員額精簡及選任(訴訟組織金字塔化),民事、刑事及行政訴訟程序改革(訴訟程序金字塔化),日出條款及其他配套(包含新制施行後最慢五年內實施人事新制)以及公務員懲戒委員會的整併(待最高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完成改革後,將公務員懲戒業務併由行政法院處理)。

林子儀指出,今天僅就最高法院、最高行政法院法官員額精簡及選任(訴訟組織金字塔化)做出初步決議,後續將開會繼續討論。

蘋果報導,一名法官表示,2008年馬英九首度當選總統時,他的市長特別費案剛好被最高法院判決無罪定讞,馬才得以用清白之身出任元首。「一旦終審法官改由政治任命,未來元首面對自身案件判決結果,將永難擺脫政治、政黨影響的烙印,難使人民相信司法獨立!」

台中也有法官罵:「這不就是控制司法?根本亂了套!搞關係者就可升官,大大打擊基層士氣。」北部也有法官擔憂,未來政治力會介入司法,影響公正性。南部某法官認為,法官受終身職保障,「被總統提名的終審法官,可以一直做下去,終審法院不就成為『實質一言堂』?」

司法院秘書長呂太郎坦言,「這是政治任命,但不是干預司法」,他解釋,司法院提此方案並非獨創,與我國一樣採最高法院與憲法法院分立的國家,終審法官幾乎都是政治任命,包括德法義韓等十九國,「終審法官地位崇高重要,總統代表全國總意志,由總統賦予職務才妥適。」

聯合報導,會議上只有代表台灣透明組織監事的委員王文玲反對,包括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等其他16位委員都投下贊成票。

王文玲指出,最高法院及最高行政法院是對個案為終局判決,國內民眾對政治運作仍然沒有信心,在此情況下,驟然讓政治力介入司法人事,民眾會不會質疑司法公信力?她舉例說,如果政黨贏得大選,贏者全拿,行政、立法及司法人事一把抓,司法將受質疑;她指出,訴訟金字塔制度尚未建構完成,需要如此急迫改變現在並沒有過多質疑的終審法院法官人事任命制度?

中時報導,對此,最高法院多名法官無奈表示,憂心政治將影響審判獨立,高度政治敏感性案件,恐成下級審法官們「燙手山芋」,深怕判錯,就永遠與終審法院無緣。

一、二審法官們也相當不服氣,他們質疑以後終審法官是總統說了才算,這不但無法讓終審法官獲得信服,也會給人一種黑箱作業、搞關係就可升官的聯想。

也有基層法官指出,大法官雖由總統提名,但須經立法院審查表決,且有交錯任期的設計,避免政治力干預,但未來終審法官由同一任總統任命後,且可做到退休,豈不成為「一言堂」?況且人數、庭數減少了,雖說見解易統一,但也少了更多元的看法,對司法未必是好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