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問題背後的根本原因,就是「不夠美好的社會」

少子化問題背後的根本原因,就是「不夠美好的社會」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實答案很簡單,少子化的背後,就僅僅是不夠美好的社會帶來的壓力。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過去的農業社會強調家庭人力,不只是純粹的傳宗接代,而家族的雜務需要更多的農丁去完成,所以女性就會被強迫生產。

然而現代社會變遷,我們工作的形式早已超過農業時代家天下的方式,每個人都是獨立給不同企業單位受僱的,鼓勵各別性的差異及發展,所以這種生產動機就自然消失。

這就是社會連帶的改變帶來人口結構的改變,成為生孩子動力不強的主要因素。所以其實對於現代社會年輕人來說—我指的是那些沒有資產階級背景來繼承可觀財產的年輕人—生孩子不再是他們人生的義務。

少子化的關鍵並不在女性,政府前陣子的宣傳似乎著重在對於女性的鼓勵,其實女性在懷孕生產這一關,我認為是沒問題的。

台灣醫療在過去曾有一度是婦產科的黃金時代,累積的經驗足夠,直到今天醫療科技的進步,自費產檢也有引進且接受度高,算是迎得上優生的需求,勞動法規也有跟上腳步。

但讓女性不願意生孩子的往往還是社會因素,一般女性在前述注重差異化的結構下,也不再背負有多生孩子的義務。在社會要求競爭及20至30歲年齡為拼事業的共識,在有限生育年齡內,產婦偏高齡亦會有阻卻「多生」的動機。

在稅制改革不足的社會,遺產繼承造成資本累積於少數族群,這是社會財富壟斷一個很關鍵的因素。我們的收入來自薪資所得與資本利得,我們可以想像成我們的生活有許多基本需求:我們需要溫飽,我們需要基本的居住與通勤,所以所得就會被被需求消耗。

只有多餘的財富,能夠在「負債」多出的儲蓄或投資,能成為「資本」: Money make money。而多生,就是多了需求,除非有繼承足夠的資本,否則選擇不生算是個體存活有利的選擇。因為這是減少需求、減少負債,跟培養皿一樣。有壓力的環境,菌落成長就會有限,人類社會亦是如此。

有壓力,選擇就會保守

當不敢生就是不足以負擔生育的需求,這些需求包含「時間」、「空間」、「金錢」。窮忙與工時不正常就是沒有「時間」;居住不正義和友善幼托不足就是沒有「空間」;薪資所得不足購買衣食教育則是沒有「金錢」,孩子生了之後,以上指標對一個家庭可就是長長久久的事。

在Robert & Edward Skidelsky所寫的《多少才滿足?決定美好生活的7大指標》這本書中所表達的,應該是「生產閒暇」,多出的時間空間與金錢,才能夠有懷孕生產直至養育成人的空間。

一般的經濟學都是太把人給物化,強調在富裕的社會繼續生產工作,忽略了人以社會為基礎,也忽略了階級上人性的選擇:繼續強調生產工作,用更少的人投入更漫長的工作,而不願意有效運用工作,來增加更多人分擔工作,這就是現代社會不自由的來源。

強調競爭的社會,就不會有生孩子的動力

孩子出生有背負甚麼義務嗎?我們有準備給予他們什麼舞台?競爭導致薪資越來越低,難以調漲,為了便宜的商品和服務,我們付出的代價是貧窮、環境惡化、健康風險,以及破壞我們都依賴的社會結構。

經濟成長率轉化為國民所得的「初次分配」整體失靈,而社會福利是第二道的「再分配」,對「初次分配」最直接的理解就是來自企業分配給予勞工的薪資,「再分配」 也就是很多稅收制度中的「勞雇負擔比」。

如果本薪不足,或是企業家負擔責任實踐不足,則羊毛出在羊身上,福利亦無可談起。薪資差距越大,福利再好都追不上,更何況我們的福利都留給年老的自己,長照高過幼托,加重年輕世代的努力和報酬失去比例,孩子生下來背負的是這樣的環境,這是一種不幸。強調競爭的社會,就不會有生孩子的動力。

減少壓力、促成美好的生活,才是生產的動力

所以在強調勤勞美德的富裕社會,沒錯,也就是已經發展到以服務業為主的現代社會,必然以M型化區分出兩種階級,寡頭的管理者和普遍窮忙的大眾,寡頭管理並消費普遍窮忙之人,這是富裕社會的脆弱真相。

當社會有這種趨勢,我們就不能再以追求「成長」作為經濟政策的長期目標,反倒是要強調如何促成美好的生活。

在英國統計局的Jill Matheson指出,生產「幸福感」最主要的是健康、人際關係、工作與環境。這其中強調的精神就是幸福來自於「減少壓力」,太多的壓力來自於高壓的業績要求與管理、競爭而非互惠、炫燿式商業消費、貶低基本所得。

細枝末葉無意義的道德要求,讓人變得在社會中變得不自由,沒有閒暇投入對社會有提升的活動—像是生孩子這一環。執政者只會繼續看到欲振乏力的實質經濟成長,以及每況愈下的人口結構變化和扶養比。

終究,我們應該思考如何超越上一個世代的本位主義,帶給予下個世代更好有價值的舞台,認真探討這個讓年輕世代越來越弱勢的問題,不只是制度要變,在推動制度改革背後的思維也需要做轉換,創造更多價值和自由。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姜冠宇』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