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夢-遊臨港線

高雄夢-遊臨港線
Photo Credit:林佩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窗外是一片的塵土,龐然大物廠區消失無蹤,只留下一根煙囪,夕陽掛在港區波光粼粼之上,風一刮起,所有灰色與繁華被吹散如一場夢境。

籬仔內附近,沿著已鮮少火車行駛的臨港線,繞過大片荒廢的台鐵機廠,穿過南高雄的煙塵,就到達目前高雄輕軌的第一站,位在一心路和凱旋路交叉口的高雄輕軌出發-籬仔內站

高雄氣爆的殘壁,早已清理乾淨,二聖路上焦黑傢俱店被移為平地,曾開膛剖腹的凱旋路縫得乾乾淨淨,新鋪上的路面特別好騎。綠色圓頭的輕軌列車停在軌道上,小小的車廂陸續坐滿,許多臉龐都帶著一點興奮,窗外的景色依舊,但框在車窗裏,顏色都鮮豔了起來。

輕軌的終點
Photo Credit:林佩穎

林佩穎,《輕軌的終點》,2017,紙本,A4。
輕軌的終點站,背面是高聳的八五大樓,這裡是大家爭相拍照的景點。一種被塑造出的、摩登的高雄。

輕軌已完成的一半,正位在南高雄最為喧囂的區域,起點的籬仔內站住商混合人口眾多,終點的高雄展覽館站位於高雄港的中央,這條半圓弧的輕軌路線,原來是日治以來臨港線鐵路,是高雄港的沿岸工業區命脈,一路運送原料、產品、人力、軍力,在港區中吞吐。戰前配合二次大戰日本軍需開發的重工業區,奠定了高雄以重工業為發展基礎的方向。二戰後成立的的台肥、台塑、台鋁、火力發電廠、苓雅儲油槽、中石化、205兵工廠,以及鄰近的前鎮加工區、前鎮漁港,連結小港一帶,讓這個舊名苓仔寮(苓仔:漁網)的小區,沿線不見苓仔,只見煙囪。

若說愛河前端的高雄海岸線:西子灣、哨船頭、哈瑪星,稱的上風光明媚,有藍天,可踏浪;愛河出海口後的整列海岸線,就由一根根的煙囪在煙塵中點亮,直到高屏溪的出海口。火力發電廠的煙囪、肥料廠的氣味瀰漫,前鎮河黑幽幽地流過,典型灰撲撲的高雄。

愛河出海口往南的高雄港區對市民來說,是上班的地方,不是下班去的地方。更早之前,軍隊駐守、入夜森嚴。早晨到深夜,一輛又一輛的連結大卡車伴隨煙塵出沒,民國70年代的上下班時分,加工區湧出大量的機車,將寬闊的馬路塞得滿滿,每一日,到工廠打卡工作,下班騎著機車回到港區周邊住所,成為台灣錢淹腳目的招牌風景,為了大把把的外匯,在灰撲撲的空氣裡,每日振奮地向前走。

民國80、90年代,高雄城市發展面臨產業轉型的轉折,原為廠區的土地一一改頭換面,土地重劃之下,工廠或者往南搬遷,或者關廠、轉型,出現的是八五大樓、夢時代、IKEA、好市多、家樂福等大型的跨國企業、販賣中心,假日推著推車全家大小在購物商場一整天躲太陽的生活型態,是高雄的市民生活。量販店和百貨公司出現在地平線上,高聳的豪宅一棟一棟地遮住了天際線;中鋼總部像變型金剛一樣豎立;遠一點的軟體科學園區亮麗而新穎;輕軌的終點站-高雄展覽中心的玻璃帷幕弧線反射了港區波紋,小巧的綠色車廂剛好停在出海口,背後襯著八五大樓,引的每個人都舉起了鏡頭。最新寵兒則是有著黑色鐵皮外表,內裏挑高華麗的書櫃,既有流行工業風又有文青味的台鋁書店,假日人群穿梭,進了書店不大買書,忙著拍照,一日購物圈顯然已經成行。

輕軌的兩側
Photo Credit:林佩穎

林佩穎,《輕軌的兩側》,2017,紙本,A4。
一邊漫漫沙塵的荒廢廠區,一邊是亮麗的時代廣場。

凱旋一景
Photo Credit:林佩穎

林佩穎,《凱旋一景》,2017,紙本,A4。
少了陸客的凱旋夜市,多了下午的水產拍賣。

加工出口區工作的台灣各地移民已經散去,散進了百貨公司的專櫃,或者新建案的工地,加工出口區仍有幾座工廠,在星期六、日擠滿了排隊等公車的黝黑面孔,從東南亞來的移工,假日終於可以離開廠區,他們會前往火車站,或者進入新興的凱旋與金鑽夜市。

凱旋與金鑽佔據了大片的空地,那原是盛大開幕預備給陸客專用,卻遇上陣陣緊縮,生命自己尋找了出路,引進了被美術館周邊擠壓而出的十全二手市場,在假日納進了周圍的居民,以及廠區的移工,二手市場裏會有十幾坪的攤位躺著二手的各種工具,鑽牆打壁、螺絲、鐵釘,也會有不知從何而來的手錶、手機,堆成小小山丘。

輕軌車廂內,對面的老夫妻,丈夫有著指節粗大的大手,黝黑的臉龐,太太一臉興奮,丈夫的眼內則印著些許滄桑。他指著窗外說:「那原本是台肥。」窗外是一片的塵土,龐然大物廠區消失無蹤,只留下一根煙囪,夕陽掛在港區波光粼粼之上,風一刮起,所有灰色與繁華被吹散如一場夢境。

責任編輯:曾傑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