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SIS特別搜查隊:所謂的邪惡,往往不是一批邪惡的人幹盡壞事

CRISIS特別搜查隊:所謂的邪惡,往往不是一批邪惡的人幹盡壞事
《CRISIS 特別搜查隊》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所謂的邪惡,並不是由一個邪惡的人,帶領一批邪惡的人幹盡壞事。事實是,邪惡從不會以大壞蛋的形式出現,而毋寧是透過一種結構性地,更細緻精巧的手法,來掩護其惡之本質。

2017年春季檔日劇以《CRISIS 特別搜查隊》(日:《CRISIS 公安機動搜查隊特搜班》)收視告捷拉開了序幕。在本季日劇清一色的警偵片造成觀眾一片感官麻痺的狀況下,CRISIS還是不負眾望,以緊湊刺激的情節和同中取異的題材,交出了漂亮的成績單。

除了兩大實力派帥哥一動一靜、顏值爆表和俐落帥氣的武打動作非常吸睛以外,編劇金城一紀質地緻密、結構嚴明的創作風格,在既有的警偵片格局下,以「反恐」和「公安」兩大元素為主軸,跟向來被拍到爛、偏偏日本人又愛看得要命的傳統警偵片,成功地作出了市場區隔。

《CRISIS》開宗明義揭曉該特勤組織的宗旨。日本警察體制下的「公安」和「刑警」皆隸屬於警視廳下。但兩者執掌權責各有不同。我們一般較為熟知且日劇中頻繁出現的「刑警」,主要負責的是刑事上的犯罪事件,像是殺人、強暴、綁架、或者是暴力犯罪。而日本警視廳公安部,主要負責阻止並排除任何可能危害到國家和公共安全的相關事件,管轄具有高度政治機密性、或國際恐怖組織等國安事務,是日本政府執行反恐任務的主力戰隊。

20170216-1
《CRISIS 特別搜查隊》劇照

第一集一開頭,毫無冷場的以連續兩個恐怖攻擊事件,直接挑明了重點。公安機動搜查隊特搜班這群身懷絕技的高手,冒著生命危險,誓死保護的卻是藏汙納垢的政府體制,要不就是壞事做盡的高官廢二代,甚至最後更有可能被這個名為「政府」的恐怖組織當作免洗筷用過即丟。金城一紀企圖架構一個比絕對的善惡二元對立來得更複雜宏觀的視角,去定義國家、組織、社會與個人之間的權力互動脈絡。這樣的企圖在第一集末尾,以劇力萬鈞的配樂烘托而出的壓卷詞,震撼得讓人頭皮發麻:

「對於善與惡,國家會使用所有詞彙來說謊,國家所說的一切都是謊言,國家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偷竊來的,我們已受夠了謊言,我們要建立一個沒有謊言的國家,同時也是不會讓人民蒙受損失的國家,為此,我們直接採取行動,直接和滿口謊言,中飽私囊的政治家官僚鬥爭,除非我們被連根拔起,否則這場戰爭不會停歇。」

延續第一集的漂亮開場,第二集的故事原型,取材自2003年發生至今仍撲朔迷離的《小天使事件》(プチエンジェル事件)【註1】。據報導,一名29歲的男性,於2003年起雇用數名女高中生假扮星探,在澀谷和新宿一代發送載有「伴遊唱K 5,000円,提供內褲10,000円,裸體攝影10,000円」等標語的傳單誘騙未成年少女。並將四名拐騙到手、僅有小學六年級的少女,監禁位於赤坂的閒置公寓,以掛上啞鈴的手銬和腳鍊限制行動,並用電擊棒施以威脅,嚇阻其逃跑。

詭異的是,其後不久,犯人就燒炭自殺死亡,死無對證。所幸其中一位少女掙扎脫困,事件方得以曝光。案發後,警方旋即扣押1,000支以上的兒童色情影片與2,000名顧客名簿。遺憾的是,傳聞因涉案常客涉及政府高層,受到上級施壓,終究未朝兒童賣淫組織犯罪的方向去偵查,導致至今全案原委仍然成謎。

編劇以該起社會事件為原型,強調了組織文化下,警察個人在追求真相的過程中,堅定信仰必須馴服於體制化,與政客黑箱交易進行妥協的內在衝突,以及深層的無奈。它告訴我們,所謂的邪惡,並不是由一個邪惡的人,帶領一批邪惡的人幹盡壞事。事實是,邪惡從不會以大壞蛋的形式出現,而是透過一種結構性、更細緻精巧的手法,來掩護其惡之本質。

截止目前為止,《CRISIS》僅僅用了二集的篇幅,即一筆貫穿建立了由上而下的「 國家-組織-個人」之敘事結構,更將其中涉及矛盾複雜且暗潮洶湧的陰謀、權力運作、上位者鑽營掛勾利益交換,及背後涉及的人性與心理的交鋒論戰,一一鮮明赤裸地曝曬在觀眾眼前。相較於為警偵片開闢出一條新徑、破格出彩的前作《靈異界限》,以陰/陽、邪惡/正義、黑/白的影像語言強烈表述的二元對立,這次的金城一紀反其道而行,千絲萬縷地穿梭在國家權力、科層體制與個人意志之間的模糊分際和灰色地帶,辯證自由、人權與安全的奧義,再次展現其在駕馭萬年老梗的警偵片時,平衡娛樂性與哲學辯證的上乘功力。

可以預期的是,接下來全劇核心將以國土安全防範恐怖攻擊出發,故事也適時將「機密情報蒐集體制」和「恐怖主義及反恐政策作為」等理論適時套入。恰恰呼應了主演的小栗旬對編劇金城一紀的評價:

「金城編劇總能在釋出龐大資訊量的同時,兼顧作品的高度娛樂性,我認為這部作品將以『反社會』的形式呈現,想必能為當下活在日本這個國度的我們,以及正發生在這個國家的現實境況,傳遞出某種訊息吧?!」

「劇中的五人反恐小組,個個身懷絕技,只要稍微走偏一步隨時有成為恐怖份子的可能,當這樣的一群人被政府賦予權限,從事一些遊走於法律邊緣,社會陰暗角落的秘密任務,如何掙扎於正義和邪惡的心理交戰,等待著他們的會是什麼樣的結局,是接下來最精彩的看點所在!」

或許,在這個國家權力與結構性之惡掛勾纏繞的時代裡,個人的人身自由、社會安全,以及國家權力合法/非法的界線游移,乃至組織科層與個人意志的拉扯,都不斷在模糊化與灰色化。不再是《大搜查線》那種過度浪漫、阿Q式的一人在基層捍衛正義,一人往組織頂峰攀爬,希冀翻轉整個體制的自我催眠;更不存在傳統刑事劇裡頭,正義總是戰勝邪惡,這種過度簡化的善惡二元論。

金城一紀試圖提醒身為觀眾、同時也是國家公民的我們,別忘了赤裸裸地去向政府大聲疾問每項政策的正當性與合法性,重新思考安全與自由的分際,又如何發揮公民監督的力量,在政府以各種方法掩飾其恣意濫權或治理失靈時,確保其各種作為,是真正指向保障每一個公民所應該享有的自由與人權的終極目的。在這一場正邪難辨而灰色渾沌的賽局裏頭,或許唯有集公民總體之力量,才是抗衡結構性之惡的唯一解藥。

註解

  1. 《小天使事件》(プチエンジェル事件)

本文經Shel Lin授權刊登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