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互斬銅像製造仇恨,我寧可八田與一默默地坐在烏山頭水庫

比起互斬銅像製造仇恨,我寧可八田與一默默地坐在烏山頭水庫
Photo Credit: 活水來冊房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大家說犧牲了八田的銅像,換來更多人了解八田的貢獻;但其實,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我寧可它毫髮無傷地坐在烏山頭水庫。斬了對方其實根本不在意的銅像,讓對方有「藉口」破壞真正的歷史記憶,怎麼算都划不來。

文:活水來冊房

經歷蔣中正銅像八田與一銅像再度蔣中正銅像被斬首後,據我的觀察與思考,有一些話想說。

先說結論。(忠信體句法)

歷史必將給予蔣中正公正的評價,不可能再像我小時候那樣神格化,連他的家書都拿來當課文。蔣銅像一個個消失是時代趨勢,並無必要急著動「私刑」破壞它。

不必自己動手破壞,這些過度神話的銅像在民主的腳步下,終究會碾壓過去。

固然,在近年來新出土的史料顯示,蔣中正對於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其中的屠殺、非法審判,或知情、或授意、或親自下令,絕對難辭其咎。然而現在應該做的是從社會教育著手,讓全國了解為什麼林立的蔣中正銅像是個荒謬的產物。然後在共識下,慢慢將銅像拆除掉。

如同蔣友柏的反思:中正紀念堂的蔣介石銅像,是繼列寧(Vladimir Lenin),史達林(Joseph Stalin),毛澤東後,全球第四大雕像,這是不對的。當年蔣中正還在世,便大造銅像,這也是不對的。

而現在先動手斬蔣,便讓對方有理由「斬日」。於是,嘉南農民素來感其德澤的八田與一,成了無辜的犧牲。

雖然為什麼一派斬蔣,另一派就要「斬日」?其中因果關係完全牛頭不對馬嘴,畢竟蔣與八田又無冤無仇,蔣中正還在書裡推崇過嘉南大圳是個偉大工程、日本人的精神值得學習云云。但是仇恨製造仇恨,仇恨是不會管邏輯的,只想找個出口宣洩。

可以預料的是,斬蔣運動繼續下去,另一派只會繼續拿台灣僅存的日式建築(雖然本來就常自焚)、神社、銅像、石碑出氣。我說白了,斬蔣,泛藍其實沒什麼人在意——真在意的話,泛藍就不會親共了,顯然早就將蔣公的反共大志拋到腦後;而且,也沒聽說有泛藍的首長將拉掉的銅像重立。但是換來的破壞日治文物報復,對於泛綠——如果泛綠真的有那麼在乎本土文史的話——真的是不可承受的文化傷害。

我不知道泛綠怎麼想,但八田與一的銅像被破壞那天,我真的超悶。雖然大家說犧牲了八田的銅像,換來更多人了解八田的貢獻;但其實,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我寧可它毫髮無傷地坐在烏山頭水庫。

我打對方一拳,對方口裡喊痛但其實裝痛;因為他說痛所以要回打我一拳,卻真的打到要害。斬了對方其實根本不在意的銅像,讓對方有「藉口」破壞真正的歷史記憶,怎麼算都划不來。

這樣的互相仇視、破壞,對社會的意義不大。這是我這陣子思考的結果。雖然這些話寫出來必定兩面不討好(這邊說我不感念蔣公,那邊說我華毒華膠),但我希望大家可以再斟酌看看。

本文經活水來冊房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