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聰明所以不幸福?生活在若干時空中,和世界一樣老的資優者

太聰明所以不幸福?生活在若干時空中,和世界一樣老的資優者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節奏的不協調總是會導致與他人的溝通交流出現問題:大家互相不理解對方,大家無法同步。無法處於同一節奏,將引起資優者和這個世界之間的不和與誤解!

文:讓娜・西奧-法金(Jeanne Siaud-Facchin)

讓我們忘記「未成熟」,談談「超級成熟」

我們在談論資優者,尤其是資優兒童時經常遇到一個概念,即情感未成熟。這是一個錯誤的概念,因為人們總是混淆未成熟和情感依賴,但這兩者一點關係也沒有。

是的,資優者的情感非常豐富,他們本身就是一個情感的存在,情感干涉總是出現在資優者身上,其中包括認知行為。資優者先是用情緒思考,然後才用大腦思考,這就是他們被認為是未成熟的原因,情感占優勢好像只是小孩的特權!

然而,資優者是變色龍,他會不斷改變自己:調整自身行為、思維、行動,來適應環境的各種約束條件。在一定程度上,資優者運用自己的智力和敏感性來決定自己適應社會的方式。

舉個例子,如果大家期望你像個「嬰兒」一樣處事,因為你知道這種做法能夠獲得一些東西,你應該是資優者。如果你的推理水準(很高)能夠讓你說服你的談話者,你應該是資優者。如果你可以根據你的地位或職位調整自己的形象,你應該是資優者。如果大家從你身上得到,只有能細緻理解事物的人才可以給出的建議和智慧,你應該是資優者。如果你必須仔細分析某個困難的情境,並得出別人沒有預想到的結果,你應該是資優者。

注意,我並不是說資優者就是無所不能的!當然不是這樣。我是說資優者的大腦運作方式,無論是智力方面還是情感方面,都讓他具有非常典型的超級成熟性(hypermature)。超級成熟性需要被理解為,用典型的敏銳性分析某一情境的所有因素,並與之適應(或者與該情境抗爭)的、獨一無二的能力。

十五歲的格雷瓜爾,目前要上高二。他感覺自己與別人之間存在著距離。他還沒有到青春期,他比同學矮,看起來就像個小男孩。對於那些覺得他非常可愛的女孩,他無法與她們相處,而這些女孩也無法和他「出去約會」,因為他還不是真正的男人。

當他在課堂上好像跟不上時,老師們會讓他覺得他還年幼。校長約見了他的爸媽,因為校長認為,讓他再讀一次高二能夠使他更加成熟。他問格雷瓜爾如何看待此事,他是否同意因為自己的年齡導致了與其他同學之間的差距。格雷瓜爾勉強承認了。

然而,在我的辦公室,他爆發了:「這快讓我發瘋了!我必須讓他們相信我同意了,讓他們相信我就是沒有其他同學成熟。因為他們就是這麼看我,因為我的青春期遲到!我怎麼向他們解釋真實情況恰恰相反?這無法解釋。我感覺自己損耗了自己的成熟,好像我強壓住怒火。在我腦中,我已經二十歲了,甚至更大。我無法忍受要等到所謂合適的年齡才能像我所想的那樣行動、發表自己的看法,像我自己期望的那樣生活。我受不了了。當我和二十歲表哥的同學們在一起,感覺太棒了。我的表哥向他們介紹我時,好像我是超級成熟的人。雖然我年紀不大,但這種感覺蠻好的。他們接受我,我也很高興,感覺很好。可是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瀕於崩潰,總是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無法向外界展示內心世界

怎麼做才能幫助格雷瓜爾呢?他的問題在於,雖然身體發育的程度只是青少年,卻已經具有年輕成年人的成熟,對此他也無能為力。別人也只是看到了他的外表,而他自己則希望做真正的自己,依據自己的內心世界說話或動作。可是這麼做的話,他就有可能被別人排斥,因為他看起來很奇怪。而對於格雷瓜爾來說,最重要的是擁有朋友。

因此,就像他自己說的,他「損耗了」自己內心的成熟,這讓他筋疲力盡。無論是生理方面還是心理方面,他都感覺很差。生理方面,他經常肚子疼;在心理上,他總是感到沮喪,但他仍咬牙堅持,用盡全力,不惜一切代價。因為他希望度過這艱難的幾年,因為他看得很遠,他的超級成熟賦予了他寬闊的視野!

「安托萬看起來擁有和狗一樣的年齡。當他七歲時,他感覺自己精力衰竭,就像一個四十九歲的男人;十一歲的時候,他對世事感到失望,就像一個七十七歲的老頭;現在他二十五歲,期望能過上愉快安逸的生活,於是他決定用『愚蠢』這張裹屍布將自己的大腦蓋上。他經常感覺到,智力這個詞就是愚蠢的替代詞,只不過以好聽一點的方式說出來而已。他總覺得聰明是非常墮落的,以致於人們寧可笨,也不要聰明。當智力的偽裝呈現出如光面紙般的不朽,以及外人所看到的資優者並對其讚嘆時,智力是讓人感到不幸、孤獨、可憐的。」

時空斷層:生活在若干時空中

這就更複雜了。資優者感覺自己多齡,但同時也處於多個時空裡:過去-現在-未來。個人經歷的時間,但也在宇宙的時空中重新定位。如果考慮到以前、以後與他處,在當下做決定就變得非常困難。因為對自己的看法在時空層面會被相對化,對自身的看法也就變得非常不同。這也符合資優者無法脫離背景這個事實。資優者的存在,存在的理由和生活的理由都取決於「他的人生」。他自己的人生與世界的意義有關,即使該意義離他而去,他也不能認為自己與外界相離。他的整個個體生命沒有意義,需要永遠和宇宙聯繫在一起。

對於資優者而言,只有這種宇宙視角和無時間性才具有意義,也才使得每個人的日常生活具有意義。很明顯地,對於事物、對於自己的人生、對於自己的這種看法,將導致一些不可能有答案的疑問,而這些疑問會不可避免地導致莫名的憂慮旋渦。真實的自己和所作所為之間幾乎無法和諧,存在著一種距離,就算這種距離微不足道,也會導致不適,並將超越自我,或者無可奈何地接受,成了沮喪的源泉。

為了擺脫這種狀況,某些資優者採取與此相反的態度和行為:高估自己的重要性,高估自己人生的重要性,他們嘗試朝使自己痛苦的問題挑戰。這些問題被抑制,資優者不再聽到這些問題,而是忙於讚揚自己和自身的存在。但我們不要被此欺騙了,這只是騙人的把戲。這種做法有時或許有用,因為它具有保護性,但情況通常是不堪一擊。這永遠不能讓資優者避免內心的震盪或外界的打擊,而是使資優者的本質從內心深處表現出來。

節奏:總是處於不協調狀態

節奏是一種運動,是步調,意味著有的運動比別的運動快,慢的運動在快節奏之後。處於節奏中,就是處於人生的運動中,和所有人的步調保持一致。

節奏是資優者的主要問題之一:資優者的節奏永遠都不對!他永遠無法與大家的運動同步。他處於永恆的不協調狀態:超前,或落後;退後,或停滯不前。

  • 超前狀態

資優者的節奏總是快於他人,而且快很多,表現在感知、分析、理解、概括等方面。資優者能夠借助自己總是處於警戒狀態並能夠捕捉、處理、整合各種細節的官能,從宏觀角度把握某個問題或某個情境的所有資料資訊。資優者具備移情(empathy)能力,有時近乎受虐傾向,總是能夠間接感受他人的情緒。因此,資優者擁有具有預見性的視角:當別人才剛剛開始,他卻已經完成;問題還沒有結束時,他已經理解;當大家還在猶豫時,他卻已經知道該怎麼做。總之,他的速度太快了!在這些情況下,別人的節奏在他看來好像是放慢了速度。人生的節奏在資優者看來無精打采。

這種超前的狀態讓資優者困擾,因為他總是孤單一人,無人與他分享。這種超前的狀態使得資優者不得不等待他人,看別人做事,指出他們錯誤的做法,而他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但是說什麼,一直要告訴別人需要做什麼,究竟該怎麼說,怎麼做才能不被認為是傲慢的、驕傲的、自以為了不起的?怎麼做才能不讓大家對你說:「不管怎樣,你總是對的。」在這句話中,隱藏著很多挑釁、敵對、嫉妒、羡慕和不快。

在個人生活或職業生活的很多領域,都能發現資優者的超前狀態——超越他人、超越自己的時間、在自己的人生裡也處於超前狀態。腦中有些革命性的想法是好事,但要別人「接受」,就得去證明這些想法是可行的,可這卻更加困難。

當別人話還沒說完時,資優者就已經知道對方要說什麼,這對說話者而言是難以忍受的,會覺得內心受到了傷害。而在公司裡,比那些「應該知道一切」的人更快理解,並且更充分地理解,將導致嚴重的後果⋯⋯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這都屬於生活的「不協調」時刻,最終令人感到困難或尷尬。既然如此,為什麼要超前呢?

  • 停滯不前或退後

在這種情況下,因對環境的超級敏感性使得資優者對於一些極小的細節進行觀察,並且加以闡明。但其他人已經繼續前進,討論也繼續進行,繼續生活,可是資優者卻駐足不動,被細節纏住。這種極小的細節,無人關注,甚至無人注意,卻對資優者而言非常重要,因為如果不考慮到問題或情境的小層面,就無法得出令人滿意的結果,錯過事物最重要的部分。所以資優者會停下腳步,檢查,思考,試圖融入這一部分真實的內容,也就造成了當其他人已經走遠,資優者卻仍留在原地這樣的狀況。

  • 落後

另一種形式的不協調,而且是主要的一種。在這種情況下,對人生的超意識使得資優者處於不同的節奏。對他而言,有些人過度重視在他看來不那麼重要的價值觀,譬如:成功、金錢以及物質財富。有時,資優者會感覺到很多人一直在追逐,卻沒有真正的目標,沒有賦予生命意義。這些人走得太快,卻沒有思考一些最重要的問題:我走這麼快到底是要去哪裡?為什麼?我到底希望得到什麼?我的首要任務是什麼?這樣一種無節制的高速追逐真的能給我帶來幸福嗎?等等。

於是,資優者任由他們追逐,自己卻慢慢前進,慢慢做好自己認為是「真的」的事情。他可能停下來欣賞風景、藝術作品,觀賞大自然的景色、街上的表演或別人的演出。他可能參與一場自己希望全身心投入的討論或經歷一次邂逅。他可能充滿離奇的想法,帶著點懷舊感傷或者滿心歡喜地回憶過去或展望未來的計畫。他把時間花在所有這些事上,這可能是他希望全身心投入的生活時間。但是,他已經脫離別人的節奏,只能看著人生如時光匆匆流逝,像站在高速路旁,而他只能透過一條更小的路去追趕人生。

資優者很少能夠處於正確的節奏中,而這種不協調可能會導致令人討厭的奇怪感以及無法理解這個世界的感覺。

節奏的不協調總是會導致與他人的溝通交流出現問題:大家互相不理解對方,大家無法同步。無法處於同一節奏,將引起資優者和這個世界之間的不和與誤解!

當節奏與我們的經歷無法同步:無法享受事物

這是時空斷層和節奏不協調的組合:資優者難以完全融入他所做的事、他所經歷的事。資優者的思維,使得他們將自己的現在重置於自己的回憶或廣義的過去中,或將自己投射到未來,便回憶起自己在當下時正經歷的事情。

例證:波拉在山中散步,欣賞著美麗的秋日風景,這是一次非常愉快的散步。然而,波拉會問自己,這樣的風景相對於上個世紀而言發生了哪些變化?她的祖先看到的是同樣的自然景觀嗎?為什麼有這樣的變化?但在幾個小時之後,當她跟朋友描述這次美妙的散步時,她會問自己,她怎麼能夠如此細緻地描述出自己所看到的和感受到的事物。而現在呢,她經歷了什麼?實際上,她對此一無所知,因為她並沒有完全與現實相連接。

相關書摘 ►資優者頭腦那麼好,為什麼想表達什麼意思都說不清楚?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太聰明所以不幸福?》,遠流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讓娜・西奧-法金(Jeanne Siaud-Facchin)
譯者:梅濤

「產生變化的是自己對自己的看法,而不是『自己』這個事實本身產生了變化。也就是說,重點不是改變自己的生活、改變一切,或全部從頭開始,任何事都要成功。關鍵是在於內心,在於個人。這是與自我的和解,與人生、與他人的和解。」本書將告訴你,如何活出自身的「特殊性」,為自己的人生重新注入活力,再次與社會、與他人連結。

本書要告訴你——

  • 如何尋找自我?
  • 「資優」意味著什麼?
  • 擾人的過度敏感該怎麼辦?
  • 追求微小幸福的藝術。
  • 無聊感和感情:從過度投入的感情到愛情不穩定。
  • 為什麼你會有無盡的孤獨感?與他人、和這世界為什麼互相不理解?
太聰明所以不幸福-立體書
Photo Credit: 遠流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之瑜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