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中學生冒名受訪,不是ㄧ句「我不知道這麼嚴重」就能解決

建中學生冒名受訪,不是ㄧ句「我不知道這麼嚴重」就能解決
Photo Credit: Winertai @ CC BY-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很多時候,不是ㄧ句「無傷大雅」或「他還是個孩子」就能解決。所以希望有個溫柔的聲音能告訴他,這件事如果有什麼後果,他得ㄧ力承擔,不是一句「我不知道這麼嚴重」就能解決的。

文:陳敏莉

建中學生冒名受訪事件,網路上論戰不休。怪學生的覺得,「細漢偷挽匏,大漢偷牽牛」,然後開始學歷無用論,會唸書沒有比較誠實,會唸書反而一堆人不學好等等。覺得學生沒什麼錯的則認為「記者被耍剛好」「反正媒體公信力不夠」,或者也有人比較寬容地認為「反正只是好玩」「無傷大雅」,然後開始攻擊記者不查證。

事實上,查證這件事情好像被無限上綱了。記者要在不疑處有疑,但沒有記者會在這樣已經經過校方把關,校方照理說能夠確認學生身分才會推出來受訪的情況下,去要求對方出示證件,以供查證。記者能做的也只有對受訪者姓名和制服上的名字而已。如果把問題全都歸咎記者,是不是太奇怪?(當然後續的報導有些可能過了線,包括去訪問學生的未來學校,不過在此先不討論,因為那是另外一個層次的問題。)

而直接攻擊學生和大喊學歷無用論的人,一次就定下了這個學生的生死,甚至替其他無辜建中生也貼上標籤,是不是又太激進?甚至有朋友告訴我,「這學生如果以後來我公司應徵我一定不會用他。」因為這表示他人格有問題。

多重的一句話。

整個事件中,我最好奇的是到底要有多疏離的校方、老師與學生之間,才會造成這次冒名受訪事件沒人發現,得等到學生自白?如果這樣疏離的話,那麼是否有一種可能:不願受訪的建中生除了謙虛怕麻煩外,或許更有一種「我的成績是我自己努力的成果,為什麼我要為了學校受訪曝光」的感覺。

學生自己讀自己的,自己規劃自己的人生,有點小小成果,卻被幾乎無關的校方急著瓜分,告訴媒體作為宣傳的畫面,幾乎就在眼前浮現。怎麼感覺跟所有自己默默奮鬥後來變成台灣之光的各領域人士,有點成果就被政府官員急著沾光的感覺很像?

而這位以為自己開了小玩笑的建中生,但願有位溫柔的師長,能好好和他說這件事有多嚴重。因為,很快有天,他就是成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如果他再開了ㄧ個自己覺得無傷大雅的玩笑,有些狀況下,他可能要面臨刑責;如果因為這個玩笑,失去了別人的信任,那信任很難再修補;如果因為這個玩笑,他被人貼上了標籤,他得要很努力很努力地才能撕下。

很多時候,不是ㄧ句「無傷大雅」或「他還是個孩子」就能解決。所以希望有個溫柔的聲音能告訴他,這件事如果有什麼後果,他得承擔,不是一句「我不知道這麼嚴重」就能解決的。

因為這是一堂真實人生的體驗課。

這好像台灣社會縮影,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大家立馬分成兩邊論戰,但沒有人想觸及事件核心。所以到底,有沒有人要去溫柔地引導那個孩子,讓他知道自己做了什麼?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