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治精神疾病並非無解:淺談非法藥物迷幻蘑菇、LSD、MDMA的醫療潛力

難治精神疾病並非無解:淺談非法藥物迷幻蘑菇、LSD、MDMA的醫療潛力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com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只有當我們撇除一切對於「毒品」這個詞近乎反射式的激憤、先入為主的想像及預設立場時,才能更加明白不是所有「毒品」都一定會毒害人身心,也不是所有「藥物」都是有益健康的。

從昨天開始,某位年輕女性作家過世的新聞和動態就不斷出現在我的臉書上。

從媒體對於她的專訪中可以側面了解,她罹患精神疾病且長期就醫,我並不知道她的確切死因、真實感受或實際症狀,但近年來國外精神病學有突破性發展,某些與其類似的難治心理狀況並非完全不可能改善或治癒的。

我無法、無權也不想對個案來做評估,在此只是和大家單純分享一下我對幾種難治精神疾病及未來可能醫療方式的了解。

其實我對該名作家認識並不深,我沒讀過她的著作或臉書PO文,只是因為之前有看過她的相關報導,所以知道台灣有許多人跟她一樣每天掙扎過活,所以我一直都提醒自己要持續努力。

至於有人會問「你做了什麼努力?」,有在網路上看過我的文章的人就會知道,我是台灣唯一持續深入在撰寫非法藥物(也就是社會大眾口中的毒品)醫療潛力報導的人。

我每天都花許多時間在閱讀國外最新的原文期刊研究與新聞,所以我深知現行精神醫學無法處理的心理狀況,是有可能透過某些非法藥物來舒緩甚至治癒的。

也因為我知道有這個可能,所以當我昨天得知她自殺過世的消息時,就一個跟她素未謀面的人來說,其實我內心是感到無比遺憾的,但一方面卻又更堅定自己是走在對的道路上。

網路上的資料可以非常片面得知,該名女性作家或許受到重度憂鬱症、躁鬱症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等病症所苦,無論是否為真,我僅就上述三種疾病來做簡單介紹。

事實上,近期英國頂尖學府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做了一項研究並刊登在權威醫學期刊《The Lancet Psychiatry》上。研究人員對12名患者進行臨床實驗,其中有九人是重度憂鬱,另外三人則有中度憂鬱。

這些人平均已承受了近18年憂鬱之苦,所有參與實驗的患者至少都接受過兩種憂鬱症治療方式但都失敗,其中一位受試者更曾嘗試過多達11種不同的療法,皆無效。

簡單來說,這12位重度與中度憂鬱患者中沒有一個對現行精神醫學的一般治療方式產生效果,例如合法藥物「選擇性血清素回收抑制劑」(SSRIs)等。

6889838296_aba609a6c9_o
Photo Credit:VictorFlickr CC BY 2.0

在實驗第一週時,研究人員給病患服用少量迷幻蘑菇中的主要精神活性成分「裸蓋菇素」(兩片各5mg),經過嚴謹的實驗操作及受試者身心狀況評估後,研究人員在實驗進行到第二週時加重劑量(五片5mg),同時輔以諮商療法。

實驗結束三個月後,有八名患者不再感到憂鬱,成功率達66%,相較於迷幻蘑菇,一般治療的緩解率只有20%

最後該研究團隊表示,因為是小樣本open-label設計的研究, 因此不能做出對治療有效果的推論,並且強調未來應該以雙盲的隨機控制研究(RCT)來區辨預期及暗示效果的重要性。

不過,時間拉到2016年底,有另外兩項由美國紐約大學和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所執行,與迷幻蘑菇相關的研究在短時間內獲得舉世關注,這兩項研究都同時指出,裸蓋菇素能夠顯著地降低癌症病患的焦慮和抑鬱,且服用一次的效果就可以長達半年。

此外,由蘇格蘭鄧迪大學(University of Dundee)與倫敦帝國學院的學者合作,另一項刊登在權威期刊《Journal of Psychopharmacology》的研究也指出,服用迷幻藥LSD或許可以幫助精神疾病患者避免在往事經歷裡徘徊,幫助他們嘗試有效克服自己的情緒狀況。

究竟為何迷幻蘑菇與LSD具有高度治療精神疾病的潛力?要了解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們要先認識一下人類大腦中的預設模式網絡(default mode network, 以下簡稱DMN),科學家發現,當我們在課堂或公司會議上發呆、躺在床上睡覺時,大腦內DMN仍有活躍信號傳遞。

科學家懷疑,從簡單的心智錯亂到各種複雜的腦部疾病(例如阿茲海默和憂鬱症)可能都與DMN異常有關。

例如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很常會回想到悲傷往事,也容易沉浸在苦思中,因此就算身邊親友苦苦開導也無法往正面的方向思考,其實就是受困於自己大腦的預設模式網絡。

因此,科學家發現人類在服用迷幻蘑菇與LSD時,會影響原本被抑制或不活躍的大腦區域或迴路,簡單來說迷幻藥擾亂了大腦的DMN,而與情緒和記憶有關的系統則是變得完全相反的十分活躍。

這種跨出預設模式的改變能夠激發創造性思維,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服用迷幻藥的人都會變得非常有創造力與生產力的原因。另一方面,精神疾病患者則可能透過迷幻藥脫離既有的DMN模式,讓情緒得到前所未有的改善。

至於談到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症狀,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在去年的11月底,批准了MDMA用於治療PTSD的大規模第三期臨床試驗,形同向MDMA成為合法處方藥物邁向最後也最重要的一哩路。

MDMA是什麼大家可能沒聽過,但你肯定聽過他最為人熟知的衍生產物——快樂丸(或搖頭丸,Ecstasy)。

Ecstacy-04
Photo Credit:DEA, US@

MDMA是快樂丸裡面主要讓人嗨的成分,但快樂丸絕不等於MDMA。因為大多數不肖藥頭會節省成本在快樂丸裡面加入各種危險其他成分,而這些危險成分是很可能對人體造成危害甚至致人於死的,但事實上純淨的MDMA對人體並不會比菸酒甚至大麻危險到哪裡去。

根據倡導用藥安全的非營利組織「DanceSafe」在幾年前進行的快樂丸檢測結果顯示,送檢的藥丸中大約只有40%是純的MDMA,有一半再多一些含有或多或少的MDMA,約有一半完全不含MDMA。所以在此鄭重呼籲,請勿任意在醫療環境外服用來路不明的快樂丸,非常危險。

目前醫界普遍使用兩種SSRIs及其他抗焦慮藥物來治療PTSD,但這些藥物的療效並不顯著,也並非專門用於治療PTSD,因此學界不斷致力於找出具有PTSD治療潛力的藥物,近年來也獲得一些令人振奮的成果。

這項由美國迷幻藥研究協會(MAPS)資助的第三期臨床研究會有至少230名患者參與,迷幻藥研究協會先前已經為MDMA治療PTSD的6項第二期臨床研究提供資金,總共有130位PTSD患者參與實驗。

令人振奮的是,在其中一項有19名PTSD患者參與的研究中,56%的人表示他們的症狀在接受三次MDMA治療後有顯著下降,在研究接近尾聲時,有三分之二的人不再符合PTSD的診斷標準。

究竟MDMA會對人造成什麼影響?根據美國杜克大學藥理學教授威爾遜(Wilkie Wilson)、庫恩(Cynthia Kuhn)等人在《藥物讓人上癮》一書中對於MDMA的研究,他們發現幾乎所有使用者都說MDMA使人具有同理心、變得直率且關心他人,也有人說MDMA能減輕自我防衛、恐懼、疏離感、侵略性及執念,因而提升正面情緒。

書中提到,有位首次使用的人是如此形容MDMA:

我的感覺是,這種藥丸能帶走你的恐懼反應,你會感到直率、清白、充滿愛。我無法想像有任何人在這種藥丸的影響下還會生氣,或流露出自私、刻薄甚至防衛。你會對自己的內心有更深刻的洞察,這是真正的洞察,在以上感受結束後還繼續存在你的心中。這種藥不會給你任何原本並不存在的東西,這不是嗑藥產生的幻覺,你不會因此與世界失去聯繫,你還是可以打電話給你母親,而她完全不會察覺。

據了解,迷幻藥研究協會的研究者目前也已向FDA提交突破性治療(Breakthrough Therapy)的申請,突破性治療是一種在治療嚴重疾病上已有初步的臨床證據,證明新藥遠比現行治療藥物為佳的開發與審核程序。

簡單來說,新藥的臨床證據必須展現出明顯勝於現行治療方法的優勢,一旦此項提案獲得批准,最快在2021年美國的心理治療師就可以合法執行MDMA輔助治療。

套用我前一篇文章說過的話,當你口中迷幻蘑菇、MDMA及LSD這些「毒品」,未來某天可能在醫院透過合法、安全的程序拯救你的心靈或身體健康,這樣的非法藥物,我們現在應該繼續稱之為「毒品」嗎?

我想,也只有當我們建構出對「藥物」這個詞的正確認知,並撇除一切對於「毒品」這個詞近乎反射式的激憤、先入為主的想像及預設立場時,才能更加明白不是所有「毒品」都一定會毒害人身心,也不是所有「藥物」都是有益健康的。如此一來,這個社會的藥物及物質濫用問題才有可能得到前所未有的改善。

※若想進一步獲取LSD及其他管制藥物的相關資訊,可前往AsiaTripper亞洲藥物論壇)、蘑菇魂大爆炸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