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阿莫著作權的合理使用?

谷阿莫著作權的合理使用?
Photo Credit: 谷阿莫 AmoGood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亦有Honest Trailer(老實說系列)也是擷取電影片段,另加上自己旁白後所改作之影片,創作內容及方式均與谷阿莫相似,但Honest Trailer與谷阿莫比較,仍有差異。

文:范國華、朱崇佑、郭凌豪*(眾律國際法律事務所)

谷阿莫是台灣網路紅人,自104年1月26日在Facebook上傳了第一支影片「5分鐘看完熱門韓劇《皮諾丘》」,自此以詼諧語調分析熱門電影,以「X分鐘看完電影」系列短片在網路上快速累積人氣,Facebook粉絲團人數已超過200萬人,YouTube頻道已累積近部500影片,並於105年8月4日獲得人民幣3000萬元A輪投資【註1】。

但谷阿莫所製作的「X分鐘看完電影」系列短片,並未取得相關影片之授權,近日「又水整合」片商以及影音串流平台KKTV都對谷阿莫提起告訴,認為谷阿莫侵害包括《哆啦A夢》、《腦漿炸裂少女》、《近距離戀愛》、《模仿遊戲》及韓劇《W兩個世界》等影片之著作財產權【註2】。

谷阿莫所創作之影片應屬「衍生著作」(或稱二次創作),係利用自創詼諧的語調及旁白,搭配影片之挑選及剪輯,二者組合而成具原創性之新視聽著作。依著作權法(下同)第6條【註3】規定,雖然衍生著作是受獨立之著作權保護,但是原影片之著作權仍不受影響。故縱使谷阿莫擁有「X分鐘看完電影」系列短片之「衍生著作」之著作權,但就原影片剪輯是否侵害原影片之重製權、改作權及公開傳輸權等著作財產權,仍待確認。

依著作權法規定,若欲重製他人之著作,須取得著作財產權人之轉讓或授權,否則即可能構成第91條,應負擔刑事責任。但依第1條可知,著作權法之立法目的包含:1. 保障著作人著作權益。2. 調和社會公共利益。3. 促進國家文化發展。因此於第一章第四節第四款(第44條至第66條)設有著作財產權之限制,即符合特定要件下,構成「合理使用」,即使未經著作財產權人授權,利用他人著作仍不構成著作財產權之侵害。

本件谷阿莫主張其符合第52條規定:「為報導、評論、教學、研究或其他正當目的之必要,在合理範圍內,得引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谷阿莫所製作之「X分鐘看完電影」系列短片是否屬於評論或其他正當目的仍待討論,且依第65條第2項規定,是否為合理範圍,應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下列事項,以為判斷之基準,並綜合判斷之。依本件事實,是否符合65條的注意事項,角度不一。

一、利用之目的及性質,包括係為商業目的或非營利教育目的

(一)有認為因谷阿莫未向觀眾收費,所以屬於非營利教育目的。(二)但也有認為谷阿莫於YouTube頻道累積之大量訂閱人數及觀看次數,可能可以自YouTube獲取報酬,或藉此訂閱數賺取廣告費或其他商業利益,另從谷阿莫獲得3,000萬元人民幣投資亦可知,雖未向觀眾收費,但可能因另有營利之管道,故本件利用之目的,可能不屬非營利目的。

二、著作之性質

(一)有認為即使原影片均為電影,但票房好壞皆有可能,且自改作當時觀察,可能無法得知原影片之價值,不得因日後之商業價值,而影響是否構成合理使用之判斷。(二)但也有認為原影片創作多屬電影,目的係為供人娛樂欣賞,所以具有較高之商業價值,因此認定是否構成合理使用之標準,應該比較嚴苛。

三、所利用之質量及其在整個著作所占之比例

(一)有認為谷阿莫所改作之影片長度僅為數分鐘,僅利用原影片內容十分之一至百分之一,占原影片比例不大。(二)但另一方面,谷阿莫改作之影片,全數皆為原影片之內容,且所擷取之內容應屬原影片精華、重要部分,所以認定是否構成合理使用之標準應該較為嚴格。不過,若將谷阿莫二次創作之著作原創性,著重在其自創之詼諧語調以及旁白內容(即非僅是原影片之剪輯結果),所引之原影片畫面僅為輔助或符合其旁白內容所用,則所利用之原影片,是否占谷阿莫著作之高比例,值得思考。

四、利用結果對著作潛在市場與現在價值之影響

(一)有認為有人是因為看了改作影片之後,才得知該影片或對該影片產生更大之興趣,而進戲院觀看完整影片,因此利用結果對著作潛在市場與現在價值之影響可能是正面的。(二)另有認為因為谷阿莫改作影片,使得觀眾已對原影片缺乏興趣,而不願意進戲院觀看完整影片,已取代原影片之市場,或有認為若谷阿莫改作影片對原影片為負面評價,會明顯排除觀眾觀看原影片之意願。(三)但重點是,不論主張之影響為何,正面或反面,在法庭攻防上,如何證明這(正面或反面的)影響,與谷阿莫的影片有因果關係,才是困難之處。

谷阿莫之改作影片是否屬於戲謔仿作(Parody)?

本件另一值得討論之觀點為,谷阿莫之改作影片是否屬於學理上之「戲謔仿作(Parody)」,所謂「戲謔仿作」有以下特性:一、就知名的原著作加以改作,使觀眾在既有著作的印象中,從「戲謔仿作」感受到與原著作有關聯,卻又是透過不同方式的呈現,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二、因「戲謔仿作」與原著作內容差異大,甚至影響原著作所欲呈現之成果,故難以取得原著作之授權。三、越成功的「戲謔仿作」越具創意,其創意更須獲得合理使用之保護。四、對原著作之市場無替代性,反而是知名度之輔助性。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1994年在Campbellv.Acuff-RoseMusicInc.(114S.Ct.1164)【註4】一案中的結論,認為「戲謔仿作」是合理使用的行為,不會因為使用目的具營利性質,而構成侵害著作權。需於個案當中針對著作權之立法目的和促進科學、藝術之間加以衡量,及考量仿作和原作間的差別,若仿作轉換程度越大,則越容易主張合理使用,而不以無商業性質為限。

我國雖然沒有對戲謔仿作有明文規定,只有曾經在著作權修正草案中提及,另有經濟部智慧財產局104年4月14日電子郵件1040414號解釋函【註5】:

「參酌網路上針對『毀滅帝國』所為之改作作品,通常多係對當時社會上發生的爭議事件,利用電影片段予以改作,置於社交網路上流傳,藉以嘲諷時事,在學理上稱作『詼諧仿作』,參考國外司法實務,作品已與原著作所欲傳達之目的或特性有所不同,已具備所謂『轉化性之利用』,依我國著作權法第65條第2項主張合理使用,須參酌其利用之目的及性質、所利用著作之性質、質量及其在整個著作所占比例、利用結果對著作潛在市場與現在價值之影響等要件,如不致影響原著作權人之權益,有依該條規定主張『合理使用』之空間。」

但是否可參為法理或解釋為第65條第2項「其他合理使用之情形」而為我國法院參考,或谷阿莫可否藉此來抗辯不具民刑責任,值得注意。此外,美國亦有Honest Trailer【註6】(老實說系列)也是擷取電影片段,另加上自己旁白後所改作之影片,創作內容及方式均與谷阿莫相似,經營之時間、YouTube頻道及觀看次數等均遠大於谷阿莫,目前Honest Trailer仍繼續創作中,但Honest Trailer與谷阿莫比較,仍有以下差異:

一、Honest Trailer無法得知原影片結論,谷阿莫則是完整濃縮原影片,已可知悉原影片結論。

二、另有說法指出Honest Trailer使用合法來源之影片,谷阿莫則是使用非法來源之影片,此消息有待確認,惟若谷阿莫所使用之原影片尚未公開發表,即與第52條要件不符,谷阿莫恐無法主張係為報導、評論而引用「已公開發表」之著作,僅能看有無符合第65條所謂其他合理使用之情形。

如上所述,本件是否構成「合理使用」正反方說法均有其道理,仍有待法院實際審理後認定。惟若從著作權立法目的觀之,為促進國家文化發展及鼓勵創作,加上目前網際網路發達,若能配合合理之授權金,建立原著作財產權人與改作者間順暢的授權管道或平台,而非一味地禁止他人改作,不但使原著作人獲取額外之授權金,改作者亦可合法創作,創造雙贏之結果,更有助於著作權法文化推廣之立法目的。

*註釋

  • 范國華律師,中國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法學博士、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法學碩士、國立台灣大學法學院法律系財經法學組法學士,眾律國際法律事務所所長。
  • 朱崇佑律師,國立政治大學智慧財產研究所碩士、國立政治大學資訊管理/法律學士,眾律國際法律事務所律師。
  • 郭凌豪律師,東吳大學法律學系法律專業碩士、國立彰化師範大學教育學士,眾律國際法律事務所資深律師。

  1. 谷阿莫獲得3000萬元A輪投資,IT桔子
  2. 谷阿莫挨告!重製非法影片濃縮電影侵權,TVBS新聞網
  3. 著作權法第6條:「就原著作改作之創作為衍生著作,以獨立之著作保護之。衍生著作之保護,對原著作之著作權不生影響。」
  4. Campbell v. Acuff-Rose Music Case Brief
  5. 經濟部智慧財產局 電子郵 件 1040414 解釋函
  6. Honest Trailer相關影片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